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女尊之怨
    看清来者,狼母顿感诧异。不解间忍不住看向狼辰,眼神中不知为何竟是蒙上了一丝恼怒。

    “辰儿现在之所以能活着,多亏水灵宗弟子豁命相救!”

    似是察觉到狼母心思,狼辰脸色有些沉重的向狼母说道。

    “什么?”

    狼母满脸的不可置信。

    雪狼一脉与水灵宗之间的关系一般,甚至可用如履薄冰来形容。这一切只因冰无漪与狼母年轻之时发生的一件不快之事。

    那时候冰无漪初接水灵宗宗主之位,而狼母也是初任雪狼一脉的狼后。

    在那期间,雪狼一脉当时的一位亚尊喜欢上了水灵宗的一位年轻女灵修,两人恩爱欢好,情投意合。那时候水灵宗与雪狼一脉毫无来往,两人怕说出去后不被认同,就偷偷的暗结连理,最后女子竟然怀了身孕。

    怀孕之后,女子打算远离此地,择一座山就此终老。雪狼一脉的男子答应,两人便偷偷的开始筹备,约定时间地点只待逍遥远去。但天不遂愿。

    雪狼一脉中的那名男子,血脉纯正气度不凡,在雪狼一脉中有着不少的追求者,其中一位女子爱他如疯魔。整天茶饭不思的默默关注着男子的一举一动。只想将其彻底了解后投其所好来讨男子欢心。但机缘巧合下竟是发现了男子与水灵宗女修之事。

    待到发觉那名人族女修竟然已怀孕,并且两人意欲私奔后。雪狼一脉中的女子醋意大发,嫉妒心和占有欲催促着她义无反顾的向狼母告发了此事。

    狼母听罢,勃然大怒。

    只因雪狼一脉为保证血脉的正统和纯正,是决不允许雪狼一脉的骨血外流到其他族群。这乃是雪狼一脉的禁律。而男子身份在那,狼母更是不许。

    于是根据那女子提供的地点和时间,将意欲离开的两人抓了个现行。狼母将水灵宗女修带到雪狼谷,责令其将孩子打掉。

    女修自是誓死不从,男子自也是百般向狼母求情。

    但事关血脉流传,狼母铁石心肠态度坚决。见两人始终不肯,狼母便欲用强。

    为保护女子以及腹中胎儿无虞,男子失手之下将围上来的雪狼打死。

    狼母震怒。为护律令正族规,对男子下了格杀勿论的命令。

    就此,男子殒命。

    女修悲伤难抑,自觉活着无趣。引颈自刎!

    事后,狼母派两只雪狼将女修的尸体送回了流云冰河。看着那名弟子的尸体,冰无漪悲愤难抑。原来这名女修竟是冰无漪的亲传弟子。

    冰无漪怒不可遏,出手将护送尸体的两只雪狼杀死,随后提着雪狼的两具尸体独闯雪狼谷。

    去到后,冰无漪直接将那两只雪狼的尸体丢到了谷中,顿时引起群狼的围攻。冰无漪怒火攻心,出手毫不留情,围攻上来的群狼损失死伤大半。

    这么大动静瞬间引来了狼母,看到兀自逞凶的冰无漪,狼母震怒,霹雳出手。

    两女俱是一介尊者,修为超绝。此番出手自是毫不保留。一时间两女斗得天昏地暗。那时候冰无漪修为堪堪尊者境月阶中期,而狼母仅是月阶初期,自不是冰无漪的对手。冰无漪手持寒雨蛟脉,狼母更是不敌。最后狼母使出“风雪无痕”,才堪堪与冰无漪打成平手。

    一番激斗,两女俱是负伤,但彼此心怀怨怒竟是不死不休。最后还是狼王出面制止了这场争斗。

    权衡之下,狼王与冰无漪代表雪狼一脉与水灵宗签订了《洪定干戈录》,自此两族互不相犯互不往来。

    自那之后,为防雪狼一脉暗中报复以及憾事再生,冰无漪便下令将雪狼谷以及其方圆三十里的地界化作了禁区,水灵宗弟子严禁靠近。并且若在流云冰河外遇到雪狼一脉的狼众,务必闪避开去。

    而狼母也是下令,将流云冰河以及水灵宗灵修划入了雪狼一脉避之唯恐不及的狗屎行列。

    看似事情已了,但冰无漪与狼母的梁子就此结下。

    而这梁子,一结便是两百多年。而两女,自那之后也不曾再见面,直到今晚。

    “若没有冰宗主两位弟子的舍命相互,只怕辰儿现在早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看着狼母脸现疑虑,狼辰继续说道。

    “而且。。。冰宗主是来帮我们的!”

    听到狼辰所言,狼母脸色瞬变,扫了眼狼辰,随即抬头看向山顶的冰无漪。虽二百多年未见,但那再熟悉不过的气息,却是瞬察。

    狼母眼神闪动,怔怔的看着冰无漪,不知在想些什么。

    山顶上的冰无漪,似是察觉到狼母看向自己的眼神,定定的瞥了眼狼母,随即莲步轻移,踏空而行,徐徐的向着谷中走来。

    一步灵动,雪莲生空。

    冰无漪御风缓缓落下,足踏虚空,落脚处,朵朵冰莲凭空绽放,白芒闪动间,散发出一道道圣洁的光华。

    “这是。。。大道化形!”

    看着在冰无漪脚下盛开的冰莲,四尊脸色巨变。唯有修为达到一定境界者,外放的灵力便会自发化为有形的物质。而修为最高境界,生或者死,天堂与地狱也不过是在一念之间。

    本以为来者修为高绝非易于之辈,但不曾想竟是这般高手。

    四尊满脸震恐,怔然的看着那徐徐落下的身影,眼神中满是忌惮和不安。

    狼辰见识过冰无漪的狠辣,但此番见到那大道莲花,内心敬畏之心尤甚。

    而狼母,脸上神情变换莫测,眼神也是明灭不定,心绪噪杂,往事如烟瞬浮脑海。

    冰无漪,就在众人各异的眼神中,翩然落至谷中。

    “你。。。你是水灵宗宗主?”

    貂尊清了清嗓子,向冰无漪寒声问道。

    “嘘!”

    冰无漪秀指竖于嘴边,向着四尊做了个禁声的手势。随即在四尊诧异的目光中,转身看向狼母。

    “寒月影,好久不见!”

    语气轻柔,言语间颇有一丝慨然。

    看着那熟悉的面容,狼母心底微微一震,方要开口,却听冰无漪缓缓说道。

    “两百多年不见,你可是老多了!”

    “你。。。哼!两百多年不见,我这都为人妻为人母了,不想当年这洪荒第一美人的冰宗主,竟还是孤家寡人!不过你的一些事情我还是无意间听过几耳朵,呵呵。。。看这寡淡忧愁的脸容,想来这两百多年,没少以泪洗面吧?”

    听到冰无漪言语间的嘲讽,狼母怒气顿生,字字珠玑,直戳冰无漪内心最痛之处。

    而四尊听到狼母所言,俱是一惊。

    “这。。。冰无漪为何突然来到此处?她。。。她不是与这雪狼一脉有着深仇大恨吗?”

    “看刚刚狼辰气定神闲的样子便知,这自是他所为。我现在担心的,是我们刚刚所说的话!”

    “什么意思?”

    “刚刚狼辰施展幻影灵术佯装成狼煞,想来是在套我们的话给冰无漪听,若真是那样,那我们今晚。。。”

    “这。。。”

    四尊彼此看了一眼,心思不由得急转。

    这边四尊苦思计谋,另一边冰无漪在听到狼母所说后,脸现愠色,不过却是稍纵即逝。嘴角泛笑,巧笑嫣然道。

    “两百多年未见本以为狼母会有所长进,谁曾想。。。还是那般令人生厌!当真是那啥改不了吃那啥!”

    “那啥是你喜欢吃的,我可没那特殊嗜好!若是有可能,我倒是希望这辈子的有生之年,不要再见到你!”

    “呵!你以为我乐意来此?要不是你这宝贝儿子跪下求我,你还有这群畜生的死活,管我屁事!”

    “什么?”

    听到冰无漪所言,狼母顿觉诧异,扭头看向狼辰,却见狼辰转头侧目,避开了狼母看来的目光。

    “哼!我今日就算死在这,也用不着你冰无漪来相救,你滚吧!”

    “母亲!”

    “闭嘴!”

    狼母怒喝,狠狠的瞪视着狼辰。

    “你母亲孤傲一生,从未向任何人低过头,今日就算死,我也不用她来。。。”

    这边狼母话语未毕,突觉一道煞寒灵气当头罩下,大惊之下方欲有所动作,气脉却是一堵,周身瞬间动弹不得。

    这股灵气狼母自是再熟悉不过。看着站在不远处好像没事人似的冰无漪,狼母怒极,方要开口质问,却是想到了什么,转头向狼辰看去,却见狼辰一脸淡然。

    “你们。。。辰儿,你。。。你竟伙同你母亲的仇人一起算计母亲?”

    “母亲,事关雪狼一脉的生死存亡,辰儿也是不得已为之。”

    狼辰说罢,向着狼母跪拜道。

    “待过了今晚,若。。。若辰儿还活着,辰儿必定向母亲谢罪!”

    狼辰说罢,深深的看了眼狼母,随即起身朝着狼群外走去。

    “保护好狼母!”

    “吼!”

    群狼震吼,以啸回应。

    看着狼辰慨然不惧的神情,狼母心神剧震,一时怔然,待想说些什么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只是怔怔的看着狼辰已然挺拔的背影,欣慰之余感伤也随之倍增。泪花隐隐,瞬间迷离了双眼。

    “呵!这倒奇怪,如千年玄冰那般彻寒森冷的心,原来也会心痛。还以为你不会流泪呢?”

    “要你管!”

    “谁稀罕理你!我只是在担心我们之间的仇怨可是未了,你要是今晚这般伤心死了,那我该找谁寻仇?若真是那样余生岂不是郁郁无欢?”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