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冰之无漪
    “什么?”

    看到群狼的恭敬之态以及狼母的柔情呼喊,四尊心神剧震。

    “你。。。你是狼辰?”

    面对四尊的质问,狼辰置若罔闻,而是转身定定的看向狼群中的狼母。

    “母亲!”

    看着狼群中尚算安虞的狼母,回想起刚刚初听自己身死时母亲的欲绝神伤,狼辰顿时泪眼迷蒙,徐徐的匍匐在地,沉声喊道。

    而狼母,也早已喜极而泣。

    雪狼谷遭逢大劫,几近被灭。现今此处的便是雪狼谷所有尚自存活的狼众。起初听到狼辰已死,狼母顿现绝望,而群狼更是内心惶恐不安。狼群生存习性誓死护主,现今狼王闭关未出,而狼母有孕在身即将临盘,战力几近为零。狼母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全然是狼众的拼死相护,但也已是身疲力竭。

    此刻见到狼辰安然,群狼顿时好似于漆黑无比的深渊中看到一丝星星之火。虽仍旧身陷死局,但却是杀意破天,气势如虹。

    阵阵狼嚎在谷中回荡,声音激亢,在这墨色暗夜里,犹如一声声收割死亡的号角。

    震慑于群狼身上散发出的可怖杀意,群妖此时左顾右盼低声浅啸。

    “为什么要回来?”

    狼母缓缓的走出狼群,来到狼辰眼前很是艰难的弯腰将其扶起,随即,很是爱溺的抚摸着狼辰的脸颊。待看到那一道横斜整个面部的恐怖伤痕时,双手禁不住颤抖不止。

    “因为这里是我的家,这里有我的家人!”

    狼辰笑着淡淡说道。不过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一沉。

    “六位叔叔为了保护我,俱已战死!”

    狼母身躯一震,怔然无声。虽已猜到,但此刻亲耳听来,仍是心如重锤,呼吸一时不畅。

    这边狼辰扶着狼母回到狼群中。

    另一边,四尊却只是静静的看着而未有任何动作。但心下却是灵识传音,在关心着另一件事情。

    “探子回报,不是说狼辰的修为不过是七品巅峰境的修为吗?怎么竟是九品中期的亚尊实力?”

    貂尊灵念传音向四尊问道,语气间满是疑惑。

    “难道是探子探到的信息错误?还是这小子一直藏秀于心?”

    “若是如此,那冰离他们。。。”

    说到此,四尊大惊,脸现焦虑和不安。

    “不会不会。。。这小子纵使藏拙,但。。。但冰离他们。。。独虎难敌群狼。。。纵使。。。”

    貂尊越说,各自心越寒。

    相互看了一眼,心中愈加躁乱。

    “小子!”

    一直未开口的鳄尊突然冷喝一声。

    “我问你,寒青他们呢?”

    “呵呵。。。敢问鳄尊说的可是那四只围杀我的畜生吗?”

    狼辰转头看向四尊,巧笑嫣然。

    “你。。。他们现在在哪?”

    “死了!”

    “什么?你。。。小子,莫在这给我大放厥词,否则。。。”

    “否则怎样?你就是现在把我挫骨扬灰,他们的死,也是既定的事实!”

    “放肆!”

    四尊震怒,周身妖力乱窜。

    “若想早入无间,那我现在就满足你!”

    “呵呵。。。不信?”

    狼辰说罢,抬爪一挥,一记蓝芒射出,朝着四尊飞射而去。

    貂尊凌空接住。屈指一弹打散环绕的妖芒。随即向那悬浮在身前的物件轻轻的扫了一眼,身躯一怔,就此僵住。而其余三尊,也是满脸震恐,惊诧的“蹬蹬蹬。。。”的倒退了数步方才止住身形。

    “这。。。这。。。不。。。。不。。。不可能。。。”

    入眼处是冰离被挖去双眼的脑袋,嘴巴大张,舌头耷拉在外。而那两个已被结冰的血晶填满的窟窿,在周围火光的照耀下,折射着一道道炫目的血光。

    貂尊双手颤抖的将冰离的头颅捧在手心,泪水滚滚,吧嗒吧嗒的砸落在手中的脑袋上。

    “怎么可能?这。。。这不是真的。。。”

    低声呢喃,好似一个哀伤愁心的垂暮老者,全无之前的霸气尊态。

    其余三尊,怔怔的看着那个头颅,心底俱寒。

    “冰离都。。。都死了。。。那。。。那。。。寒青他们。。。”

    “那般无用,焉有存活之机!”

    狼辰自是知道冰离寒青等于四尊意味着什么。此刻自是乐意拿他们的死来消遣他们。

    看到四尊一个个的瞬间好似老了几十岁,一脸的哀伤和痛绝。雪狼这边自是心底乐开了花。一个个的张嘴欢吼,心中那股那被无妄遭杀的愤懑也稍微缓解。

    “杀的好!”

    狼母故意抬高声调,对着四尊大声说道。

    “敢犯我雪狼一脉,自当要将其生吞活剥!”

    “母亲,你就不好奇我的修为为何突然猛增至此吗?”

    狼辰到了眼四尊,故意扯着嗓子说道。

    四尊一听,脸色一凝,纷纷凝神看向狼辰。

    “你离开之时不过七品巅峰境,为何几个时辰而已,竟增至如此?”

    看着狼辰捉谐的眼神,母子连心,狼母瞬间明白了什么,惊喜之余也配合狼辰佯装不知的问道。

    “这还得多谢尸鹭兄和冰离兄啊!”

    “你。。。你。。。”

    四尊已然想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看向狼辰,双眼也是渐现杀意。

    “重伤垂死,尸鹭兄的妖灵助我恢复伤势破阶八品中期。而冰离兄的妖灵,则是直接助我破阶九品。”

    此言一出,四尊彻底心如死灰。妖灵被杀,那当真是回天无力了!

    “你。。。好好好。。。既是如此,那你们就共赴黄泉,为离儿陪葬吧!”

    盛怒下的貂尊妖力如沸。周身蓝芒爆射,一道道弯刃刀芒携带滚滚杀意朝着狼群四散激射而去。

    “小心。。。”

    狼母脸色凝重,方欲上前,却是被狼辰拦下。

    狼母不解,疑惑的看向狼辰,却见狼辰对貂尊的攻势视若不见,而是徐徐转头,向着身后冰山的山顶看去。

    眼神中,一丝紧张,更多的是期许。

    倏然。

    就在貂尊的妖力气刀奔射狼群身边时,一声破空锐响自山顶传来,随即一道炫丽白芒撕破夜空轰然怒射在狼群前方的地面上。

    白芒入地,转瞬即逝。

    眨眼间地裂翻飞。一面巍峨冰墙拔地而起,在貂尊气刀临身之际,将狼群牢牢的守护其后。

    “轰!”

    伴随着一声彻空爆响,气刀势如万钧怒劈在冰墙之上。妖芒灵光四溢,滚滚气浪卷动着漫天风雪,如潮般携带着毁天之威向着四周席卷而去。

    “嗯?”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四尊惊诧莫名。

    气浪激荡,护体气罩自发弹射而出,将四尊环护其中。但众妖兽却是如遭末劫。众妖只觉一阵狂风呼啸而来,随之,断头碎肢飞扬,血花内脏四溅。惊恐之余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溢散的妖力灵芒绞为肉末,随风甩向谷中各处。

    四尊身陷气浪漩涡,气罩明灭不定,好似随时要破灭一般。感受到其中蕴含的莫大威能,四尊心神剧震。

    “该死。。。”

    来者不善,其修为之高,不在他们之下。

    意识到此,四尊相互看了一眼,方要有所动作。突听一声铿然脆响传来。

    四尊凝神看去,只见那面突现的冰墙倏然炸裂碎为块块冰凌。随之四散的冰凌当空凝结瞬化百十把寸长冰剑。

    冰剑破空激射,拖曳着耀眼白芒,向着四尊怒袭而去。去势如电,眨眼已至眼前。

    察觉到来者修为,四尊不敢托大,各自手捏灵诀,暗提妖力。护体气罩瞬间光华绽放。

    冰剑气势如虹怒劈在四尊的护罩之上。

    “砰砰砰。。。”

    一声声沉闷的爆炸声中,冰剑碎裂炸为片片冰晶,而四尊的护体光罩也是瞬间光芒黯淡。一时间,四尊所在之处被溢散的妖力灵芒迷蒙混沌一片。

    待到最后一声闷响消散,那方天地方渐渐恢复清明。

    狼辰狼母定睛看去不由得一怔。

    只见四尊俱是脸色铁青,四双冷目恨恨的凝视着冰山的山顶,眼神中,几丝疑虑,几丝怒火,但更多的是忌惮和不安。而其各自身前,都有一道深深的沟痕。

    四尊中,貂尊实力最强,却也是硬生生的后退了半丈有余。而鳄尊,鹭尊,犀尊则是后退了丈半。甚至鹭尊被雪羽覆盖的硕大双翅上,更添斑斑血红。

    “这。。。尚未露面,便让四尊各吃暗亏。来者是谁?实力当真是可怖!”

    狼母强按内心的躁动,转头看向好似早已知情的狼辰。

    “辰儿,这是怎么回事?”

    狼母灵念传音,向狼辰问道。

    狼辰听罢,微微一笑,方要开口,突听远处的貂尊冷然问道。

    “哪位尊上?何不现身一见?”

    寂静无声。

    山顶之上毫无响动,甚至连一丝的活物生息都不得探察。

    四尊疑惑,各自妖芒沛生便欲发难。

    就在这时,一声嗤笑在山顶忽响。

    “嗯?”

    听其声音,当是为女子无虞。

    狼母思虑间抬头看去,只见漆黑如墨的山顶之上突现一丝星芒,随即星芒大放眨眼间亮如初升朝阳。白芒如炽,将周遭黑暗尽数逼退。随即一道诗号浅吟低颂。

    “缘劫两相依,情怨两相守,最恨多情自古伤离别,自此望断流云不见君!冰凌雪寒,寒不过意冷灰心,爱恨嗔痴,誓屠天下背信人!”

    声音方落,借着耀眼光华,清晰得见白芒环护下,一道翩然清丽的身影现身而出。

    一席白衣,虽已入中年但风华绝代,脸容素雅淡远廖寞,似旷野孤树,又如空谷幽兰。

    “怎么会是她?”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