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意外之人
    “我的孩儿我自能保护,焉需你们护他无虞?”

    原来狼群中的大肚女子便是当今雪狼一脉的狼母,也就是狼辰的母亲。

    面对四妖的的咄咄逼人,虽已身陷囹圄逃生无路,但狼母却是嘴含蔑笑大义凛然。

    “至于风雪无痕!呵!就你们这一群卑贱丑物,也妄想染指本脉圣术?呸!”

    狼母说罢,狠狠的在地上啐了口唾沫。

    “死到临头还嘴硬!臭婆娘,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横到几时!”

    面对狼母的蔑视和挑衅,四尊却是视若枉然毫不理会。只听鹭尊开口,淡淡的回应道。

    而狼母,表面上虽态度强硬,但心底却是躁动难安。

    “辰儿,千万不要在此刻回来。。。”

    心中所想,双眼也是禁不住向谷口方向张望。

    “呵!狼母可是在等你那宝贝儿子?”

    风角犀察觉狼母飘忽的眼神,忍不住微微一笑。

    “奉劝你不要抱太大希望,万一一会等来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那岂不是。。。”

    “你说什么?”

    听到风角犀所言,狼母大惊。转头看向四尊,却见四尊俱是一脸笑意。

    “你们。。。原来如此!”

    狼母身体一晃,脚下不稳。被身边的众狼扶住方才站定。

    “难怪你们将我等困至此处后便不再动手,原来。。。你们当真是卑鄙!”

    “卑鄙也好,奸诈也罢!只要能将你们雪狼一脉屠灭殆尽,那我们自会无所不用其极!”

    貂尊此时心情大好,满面春风。看着一脸无助的狼母,一番无耻至极的言论说的却是那么的义正言辞。

    这边貂尊话语方落,突听一个男子的声音自雪狼谷谷口处幽幽传来。

    “好一个。。。无所。。。不用其极!”

    声音断断续续,有气无力。

    “这是。。。”

    听到自那谷口传来的声音,狼母身躯一震,定定的看向谷口方向。

    “来者是谁?”

    “夜色已晚,雪狼谷停止见客!”

    “离开,否则,杀无。。。啊!”

    群妖喝止。

    蓦地。

    安静下来的雪狼谷喧哗大作,一声声妖兽的惨嚎自谷口方向传来,随即在谷中回响。

    “让他进来!”

    貂尊脸色微微有异,但却仍旧是淡定如常,一脸胜券在握的高声说道。声音激扬,瞬间在整个雪狼谷滚滚回响。

    声起,喧嚣渐沉。

    几息之后,在漫天火光中,一头满身伤痕的硕大雪狼现身此处,身姿踉跄,脚下更是不稳,好似随时要倒下去一般。而那一双狼目却是眼神灼灼,目不转睛的看着狼群中的狼母。

    而狼母,在看清来者后,泪水顿时如泉涌般夺目而出。

    四目相对,泪眼朦胧。

    “六哥。。。”

    看着雪狼身上的可怖伤痕,狼母心如刀绞,双手轻抚着胸口,哽咽着轻轻唤道。

    “七妹。。。”

    雪狼开口,沙哑无力。再欲上前,却是被四尊的妖兽隔绝在狼群之外。

    “我道是谁,原来是雪狼六护法之一的狼煞护法!”

    鹭尊一脸的不屑。

    “话说此刻你不是应该跟你的宝贝大外甥在一块吗?他人呢?”

    听到鹭尊的问话,貂尊三人以及狼母皆不由自主的屏息静待着狼煞的回答。

    狼煞听罢,看了看狼母,竟是把头扭到一旁躲开了狼母看来的目光。泪花滚滚,如雨如注。

    看到狼煞的反应,虽无语,但意思已明。

    貂尊四人看罢,明显松了一口气,很是满意的对看了一眼,随即禁不住仰天大笑起来。

    “哈哈。。。好好好!狼母,你这最后的念想也没了,顽抗还有什么意义呢?”

    狼母此时已然哀默心死,对于四尊的嘲讽置若罔闻,直勾勾的看着狼煞方欲再细问,突见狼煞的尾巴在四尊未察觉下,于空中摇摆了一个奇怪的弧度。

    “嗯?”

    看到那一闪即逝的动作,狼母身躯大震,刚陷入绝望的内心忽然腾起熊熊希望之火。怔怔的看着狼煞,眼神中闪过一丝欣慰,但随即是几丝哀伤。泪水依旧如断珠,心痛却也是未曾减弱半分。

    “六哥。。。辰儿他。。。他。。。真的。。。”

    狼母颤抖着声音问道。

    “七妹,对不起。。。是六位哥哥无能!”

    狼煞低首向着狼母匍匐而下。

    狼煞此言一出,狼群微微躁动,却也是转瞬恢复镇静。

    “大哥到五哥俱已战死,辰儿豁尽性命才助我脱困。我。。。”

    说到这,狼煞顿了顿,抬头向狼母看去。

    “说下去!”

    狼母强自镇定的说道。

    “七妹,我受伤颇重命不久矣,辰儿之所以豁命救我,不过是让我来给七妹带句话!”

    “。。。什么。。。话。。。”

    “留得青山在,不怕。。。”

    “混账!”

    狼煞还未说完,便听狼母一声怒喝,妖力四溢,瞬间将狼煞掀翻在地。

    “雪狼一脉唯有战死,焉能投降?这番话,我。。。我不信是辰儿说的!我不信!”

    看到狼母痛心疾首的样子,狼煞心底剧痛,方欲再说什么,便被四尊肆无忌惮的狂笑打断。

    “哈哈。。。人族有句古话,识时务者为俊杰!狼煞兄能在此时说出此番言论,可见并非冥顽不化之辈!”

    犀尊大笑着对狼煞说道,随即迈步朝着狼煞走来。

    走到近处,围着的妖兽散开,犀尊就那么看着狼煞淡淡说道。

    “狼煞兄若不嫌弃,自此以后你便是我四妖脉的贵客,享亚尊之荣!”

    此言一出,群狼哗然。一个个龇牙低啸,看向狼煞的眼神更是尽露凶光。而狼母,面色凝重,双眼也已微露杀机。

    狼煞扫了眼狼母,随即把匍匐的身子支起,随后转身背对狼母,看着犀尊,静默不语。

    “不过。。。我们想看看狼煞兄的诚意!”

    “哦?”

    “杀了狼母,取出她腹中的胎儿!”

    “吼!”

    犀尊话语一出,群狼大怒,仰天嘶吼。彻天狼嚎在谷中回响,声浪之剧将山上积雪震动的簌簌而落。

    狼母一抬手,群狼瞬间安静。随即不言,只是静静的看着狼煞。

    “可以!”

    狼煞轻语回道。

    “不过在我动手之前,我能否向你们问几个问题?”

    “问!”

    “你们此番这么大的动作,仅仅是为了屠灭雪狼一脉吗?”

    听到狼煞所问,犀尊未语,而是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三尊。三尊对看了一眼,并未作答。

    “哼!既然想要拉我入伙,那也得表达下你们的诚意吧!”

    狼煞说罢,周身突然蓝芒大作,妖力滚滚透体而出,一道道夺目妖芒在火光照耀下折射着阵阵炫目光华。

    妖力如潮汹涌,全无刚才的将死之态。

    “我现在这般,可值得你们拿出诚意吗?”

    “哈哈。。。好好好!九品中期,当真称得上这亚尊之名!”

    貂尊走上前,拍着手叫好。

    “你。。。你。。。辰儿唤作你亚父,你竟然。。。你对的起他吗?”

    狼母此时如坠无间,手指颤抖着指着狼煞声音低沉的说道。

    面对狼母的指责,狼煞竟是置若罔闻,转头看向貂尊,眼神森寒。

    “既是如此,说也无妨!灭杀雪狼一脉,不过是第一步,而最终夺下流云冰河,则是我们的最终目的!”

    “什么?”

    听到貂尊所说,狼煞身躯微微一震,脸上竟是泛起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微微抬首,向那冰山山顶轻轻的扫了一眼。

    狼母也是大惊,随即脸现蔑笑。

    “月阶中期的修为,便以为天下无敌了吗?”

    “水灵宗底蕴深厚,我等还不至于盲目自大到自寻死路的地步。”

    “什么意思?”

    狼煞寒声问道。

    “我们今晚之所以突然动作,并且出师便捷。只因背后有深不可测的高人对这个局布置了许久。今晚能有此战绩,全赖那尊上指点!”

    貂尊生性傲慢,平日以雪原妖脉首尊自居。此刻说起口中的那位尊上,言语间却满是恭敬。

    “那位尊上是谁?”

    狼煞继续追问道。

    “尊上是谁,狼煞兄以后自会知晓。我们的诚意狼煞兄已看见,现在,换您了!”

    貂尊说罢,随即移步离开。众妖兽也随即离开狼群。

    一时间,徒留狼煞与群狼对峙着。

    狼煞与狼母就那么无声的看着彼此。

    蓦地。

    只听狼煞淡然说道。

    “四尊果然非池中之物,不过人族有句古语不知四尊可曾听说过?”

    “说来听听!”

    “蛇心不足欲吞象!”

    “嗯?”

    听到狼煞所说,四尊脸色俱是一寒。

    “狼煞,此时说这番话是何意?”

    貂尊声音森然,已显不悦。

    面对貂尊的质问,狼煞只是微微一笑。倏然,周身光波幻化,在众人的讶异下,竟是缓缓变成了另一头雪狼的身影。

    狼首虎身狮尾,高约三丈,长约五丈。一身蓝色狼毫熠熠闪光根根直立,犹如身穿了一件冰凌铠甲。身后一条长约丈余的狮尾轻摆间便是滚滚风暴顿生。狼首之上,一道皮肉翻卷的疤痕横斜整个面部,虽已结疤,但伤痕却仍是触目惊心清晰可见。一双狼目蓝瞳烁烁,期间偶有一道蓝芒如电飞闪而逝。其身下,虎爪大如蒲团。尖指弹伸,寒芒闪耀间直如一把把五尺弯刃。

    “你?”

    看着突然蜕变的狼煞,四尊大惊,方要开口质问,突听群狼如沸仰天欢吼,随即低身俯首对着方现出的身影尽数匍匐而下。

    阵阵狼嚎中只听狼母悠悠的喊道。

    “辰。。。儿!”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