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尘血浸莲
    妖灵入体,只见那团青芒迅疾朝着灵海奔飞游走。

    “轰!”

    随着寒青妖灵被冰离的灵海淹没,冰离周身气势瞬间暴涨,突增的妖力化作道道波光朝着四周肆无忌惮的蔓延开去。

    “咔嚓。。。”

    之前已现裂痕的灵域此时再遭妖力冲击,碎裂程度迅速加剧。几息之后,只听一声铿然脆响,雪花纷落,风暴劲吹。

    清冷澄澈的天地不复,风雪交加的雪原再临。

    灵域幻境,破!

    霁雪晴跌落在雪地上,此时意念不及灵力不畅。封锁的气穴被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吹开,剧痛攻心,使得霁雪晴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吟。

    “原本天仙也似的人物,何必要这般作贱自己呢?”

    冰离的声音自前方半空中幽幽传来。

    霁雪晴勉力抬头看去,只见冰离此时气势已然大变,妖力迅增,而那周生伤势,此刻已好了大半。

    霁雪晴此时心如死灰,她回头看了看不远处,那里的冰莲花苞犹自散发着淡淡蓝芒。探察到里面的人尚自安好,霁雪晴躁动不安的心这才稍定。

    “你为他们伤及至此,我可是心疼的紧。所以。。。他们怎可安然无事?”

    冰离淡然说罢,右手轻举,妖力汇聚瞬间化作一把蓝芒闪耀的丈余光刀。光刀斜举,朝着那冰莲花苞轻轻落下。

    刀未至,妖力已达。只见光刀破空飞斩。妖力气芒吞吐瞬即将坚硬冰地割裂开一道沟痕。

    霁雪晴未在刀芒笼罩的范围,但那迫人威压已是使得霁雪晴呼吸一滞。霁雪晴回头看了看那雪怒冰莲化成的花苞,此刻受妖力激发,瞬间腾起耀眼光华。

    此术乃是霁雪晴所施,虽然此术一旦施术成功,便可自行吸收周围水行灵力巩固术法。但身为施术者,霁雪晴却是深知单凭此术绝难抵挡脱胎换骨后的冰离一击。

    意识到此,霁雪晴秀指轻捏,指尖瞬间白芒闪耀,但却犹如流火稍纵即逝。

    “噗!”

    灵力反冲使得霁雪晴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眼看着光刀即将劈斩在冰莲花苞之上,情急之下,霁雪晴猛然冷喝。

    “慢着!”

    声起,光刀顿止!

    刀尖蓝芒闪烁,妖力吞吐。只听“哧。。。”的一声激响,冰莲花苞散发的蓝芒瞬间轰然四散。失去灵力的护持,硕大的冰莲花苞上瞬间裂开道道裂纹。

    “哦?不知霁仙子有何指教?”

    冰离周身妖力四溢,汹汹妖力窜动不断滋养修复着受伤的筋脉气穴。而那外显的实力,更胜以往。并且还在持续攀升。

    看到此时已然修为暴涨的冰离,霁雪晴心底寒意更甚。

    “放他们离开,我自愿跟你回冰岛!”

    语气间满是无奈但却甚是坚定。

    “嗯?”

    听到霁雪晴所说,冰离一愣。妖刀之上刀芒蓦然吞吐。

    “砰!”

    冰莲花苞炸裂,化作块块残冰四散纷扬。而期内的雨生与小狼显身而出。受到光刀之上的妖力的压迫,尤自正在潜心疗伤的雨生顿时心神受创,张嘴一大口鲜血喷出,随即瞬间被冻结成鲜红冰凌。

    而小狼,早已奄奄一息,此刻再遭更胜以往的妖力波及,气息愈加微弱,直如风中残烛岌岌可危。

    “雨生!”

    霁雪晴大惊,不知哪里来的气力蓦然起身朝着远处的雨生快速跑去。

    “师。。。姐。。。”

    听到霁雪晴的惊呼,雨生勉力抬起头,恰好看到霁雪晴一身染血狼狈不堪的正向自己跑来。脸色惊恐,一脸担心和不安。双眼中更是泪花隐隐。

    熟料方走到近处,便见一面冰墙拔地而起,轰隆隆闷响中将两人格挡开来。

    在平时,莫说这区区冰墙,就是一座冰山,毁之也不过抬手之举。但现在,眼前那面高不过三丈有余的冰墙,在霁雪晴看来,却是犹如难越的天山。

    “雨生。。。”

    霁雪晴体力不支瘫倒在冰墙之下,双手抚摸着那冰寒彻骨的冰面,如临深渊。

    “师。。。姐。。。我。。。没事!”

    冰墙那处,雨生断断续续的宽慰着霁雪晴,声音嘶哑无力。

    “雨生,你。。。我。。。”

    冰墙这边,霁雪晴已是泣不成声。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的落在地面,随即被冻成粒粒寒珠。

    “啧啧。。。多么令人感动的同门情谊。”

    冰离凝立半空,右手之上气芒吞吐,遥遥操控着那把妖刀。凌空俯瞰,看着一墙两隔的雨生和霁雪晴,嘴角露出玩味的笑意。

    “霁仙子,刚刚你所说的,可算的数?”

    “放他们离开!”

    霁雪晴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寒着声音说道。

    “哦?霁仙子,你这是在命令我吗?”

    冰离脸色一沉,双眼微凛。

    一道凛冽刀芒自妖刀上飞射而出,轰然怒射在雨生身上。

    皮开肉绽,鲜血激射,雨生却是紧咬牙关,连哼也未哼一声。

    “雨生。。。雨生。。。”

    霁雪晴无助的拍打着那面冰墙,透过透明的冰墙,雨生身上渗出的岑岑鲜血清晰可见。

    “嘿嘿。。。”

    冰离嘿然冷笑间,手上妖刀徐徐落下,一点点的刺破雨生肌肤,鲜血迸射间最后穿透雨生身体斜插在冰面。

    自霁雪晴这边看去,只见那把妖刀蓝芒闪耀,将雨生牢牢的钉在冰面上。雨生身下的冰面碎裂似蛛网,岑岑鲜血自雨生伤口处喷洒滴落,大片大片的猩红在雨生身下晕染开来。

    “雨生。。。不要。。。不要。。。你。。。住手!”

    霁雪晴声泪俱下,嘶声力竭的对着冰离低吼道。说到最后,气血上涌,一大口鲜血喷洒在冰墙上。

    尤自冒着热气的滚滚鲜血顺着冰墙缓缓滑落,在这入眼处尽是茫茫白雪的雪原断层,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师。。。姐。。。不用。。。”

    看着那大片的鲜红,雨生心底剧痛,欲要开口宽慰,却是被风雪倒灌口中。

    “求求你。。。不要。。。不要再伤害他了。。。”

    此时霁雪晴毫无他想,只想一心保全雨生。看着冰离脸上玩味的笑意,霁雪晴顾不得其他,开口讨求。

    “求求你。。。放过他。。。我。。。跟你回冰岛!”

    曾几何时,明知死关,也仍是义无反顾的踏入。

    曾几何时,如此奋不顾身舍生忘死。

    曾几何时,身为天之骄子,何曾如今日这般无能为力委曲求全。

    这一切,不过是为了一个人而已。

    一见堕心,

    自此,

    荆棘满路,

    明知,

    却无悔!

    “师。。。姐。。。”

    听着霁雪晴苦苦哀求的声音,雨生心痛更甚。

    “师姐贵为天之骄子,心气是何其的高傲。今日为了我,竟是卑微如斯。要不是我任性妄为不听师姐劝阻,今日缘何会发生这些?师姐又怎会为了我受此折磨和屈辱?”

    雨生此时恼恨不已,气血翻涌间湍湍鲜血自嘴角冒出。

    “放我。。。师姐离开,我的。。。命。。。拿走。。。”

    “哈哈。。。你们这般谦让,我该如何抉择呢?”

    冰离此时胜券在握,一身修为更仍在以灵念可察的速度继续攀升。心情大好下,自是乐于猫戏老鼠,逗趣玩弄他人生死。

    “相较你这一身皮糙肉厚,我更喜欢你这师姐的冰肌玉肤。”

    冰离自空中缓缓落下,随即在霁雪晴身前站定。

    “啧啧。。。远看已是美艳不可方物,此时临的近了,在这冰天雪地里,直如一朵傲世雪莲,出尘不染!”

    说罢,冰离蹲下身子,伸出手,轻拂霁雪晴的下巴将其脸庞抬起。

    霁雪晴见状脸色煞寒,意欲闪躲,却突觉周身气脉一滞,身体瞬间动弹不得。

    “嘿嘿。。。摘花折刺,仙子虽然此时重伤在身,但毕竟不是凡胎俗子,为保妥当,仙子还是先当几刻的木头人吧!”

    冰离嘿然哂笑,随即双手如奉珍宝般将霁雪晴的脸庞捧起,手指灵动,在其脸上轻轻的抚摸着。

    霁雪晴长这般大,洁身自好孤傲冷洁,何曾让一个男子如此近身。此时被冰离轻薄,霁雪晴心中恼恨,几欲立刻将冰离挫骨扬灰。奈何伤势在身,又被封锁筋脉,无计可施,使得霁雪晴潸然泪下。心底顿时下了以死卫节的决心。

    “畜生。。。放开她。。。”

    看到冰离竟对霁雪晴手施菲薄,雨生震怒。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是径自坐了起来。不料却是忘了插在身上的那把妖刀。

    这般剧动,顿时将伤口再次拉扯扩张。

    “啊。。。”

    突如其来的锐痛使得雨生禁不住一声痛吼。但却仍是强自支撑着身子,一双眼直勾勾的瞪视着冰离,怒火沛燃,迫人杀气使得冰离也禁不住微微一愣。

    “哼!”

    冰离一声轻喝,雨生身上的妖刀瞬间四散炸裂。爆发的妖力瞬间将雨生弹飞,轰然怒撞在冰墙上。

    “咯啦啦。。。”的脆响中,冰墙瞬间破裂。

    雨生噗通一声犹如一个浸血的沙袋般无力的摔倒在霁雪晴与冰离身边。

    “放。。。开。。。她。。。”

    雨生艰难的抬起遍染腥红的右手,随即缓慢却坚定的牢牢的抓住了冰离的衣角。

    鲜血涔涔,霎时在冰离尚自光洁的衣衫上留下一抹鲜红的手印。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