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变数横生
    冰犀与尸鹭正凝神看着那逐渐逼近的通天贯地的黑藤自是没有察觉异样,但一直对冰离心生留意和戒备的寒青却是瞧的分明。

    此刻他们三人要想活命,全得依仗冰离。可以说身边的冰离便是他们的守护神。而比起尚未露面的霁雪晴,眼前的冰离也是他们的杀神。

    早已明白此间道理的寒青,自是不会在此时与冰离对立。

    只见寒青佯装全力以应,实则慢慢踱步朝着冰离身边走去。冰离似是察觉到什么,扭头看了看寒青,却也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寒青最后在距离冰离三丈远的位置止步,一双眼冷凝看着那逼近的黑藤,心里却是另有盘算:“冰离,此番过后,你今日之举我势必会如实告知鹭尊和犀尊。到时候你们三脉相斗,最后得利的还是我寒鳄一脉!”

    想到此,寒青脸上禁不住浮现一丝窃喜的阴笑。

    这边四妖俱是各怀心事,而黑水煞灵所化的黑藤已是逼至跟前。

    只见那株撑天巨藤屈伸弹舞,犹如一支劈天巨矛,巨藤藤尖白芒闪耀,轰然怒刺在护墙之上。

    而冰离双手之上蓝芒夺目,“卖力”的御使着妖力抵挡。冰犀与尸鹭此时已心惊胆战,全部希望尽数寄托在冰离身上。

    但终究,所托非人!

    “噗!”

    妖力护墙似一张砂纸般被黑藤方一触及便轰然碎裂。黑水煞灵似怒潮般瞬间将这方天地淹没沉溺。

    冰离早有预谋,在护墙破碎的一瞬间仗着绝佳速度身形瞬动消失不见,再次出现时已在百十丈之外。而寒青也是有心备之,虽身法没有冰离那般迅疾,但仍是避开了最为强盛的风暴浪头。不过虽及时引退,但还是被黑水煞灵的余波扫中,寒气袭身,气脉不畅,一口心血顿时张嘴喷出。

    而冰犀与尸鹭便没这般好运。

    原本以为以冰离实力挡住这波攻势不在话下,但不曾想竟是方一过招便溃败如决堤。一切变化都大出意料之外,两妖待反应过来时已身陷煞灵涡旋不能自拔。两妖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冰离那处,却见冰离早已不知所踪,而寒青身影也已不见。

    冰犀与尸鹭这才恍然大悟,待要开口呼喊什么,熟料方一开口便被四面八方的煞灵灌体而入。筋脉瞬封,灵海瞬冻。无妖力运使,两人几在一瞬间化回了妖身。

    “嗖!”

    黑藤霹雳电射,白芒闪耀的锐利枝枒朝着尸鹭冰犀当胸猛刺。

    筋脉封,灵海冻。无妖力可用的尸鹭与冰犀情急之下只得强提灵念,默念法决。只见那白羽扇与紫芒弯刀俱皆光华大作,随之一声戾啸鹤鸣突起,低沉嘶吼声顿生。

    一只翼展十丈有余,红喙白羽的硕大红顶尸鹭振翅怒飞,在尸鹭身前仰颈嘶鸣。而在冰犀身前,此时一只长有丈余长紫色弯角的庞然白犀幻化而出。

    红顶尸鹭振翅怒拍,张嘴戾啸,一道道风旋顿生,一阵阵声波怒鸣朝着黑藤拦杀而去。白犀头顶上的紫色弯角则是紫电大作,交织成网将冰犀守护其中。

    “嗯?”

    远处冰离与寒青看到两人释放出各自镇脉灵器内封印的灵兽后俱是一怔。尤其是冰离,稍显紧张的紧盯着那处战局。

    “忘了他们还有这一手!哼,事已至此,霁雪晴,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既然心思已露,冰离自是希望两人就此身死道消,妖灵不存。

    而寒青,心神已受到煞灵侵袭,早已远远的躲避开去,此刻远在二百余丈外,一张脸惨白无血,冷眼静看。

    黑藤至!

    当先与红顶尸鹭的声波撞击一处。只见那无形声波方触及黑藤,便被冻结在空中显影而现停滞不前。“砰!”伴随着一声脆响,声波瞬即被黑藤击溃,随即硕大藤身怒射在红顶尸鹭身上。

    “噗!”

    枝枒如利剑锐矛贯体而过,红顶尸鹭哼也未哼一声便被冻结成一尊冰雕,最后炸为漫天纷羽。而其身后的尸鹭满脸的惊惧,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寒灵滚滚的黑藤一点点的刺破自身肌肤,割裂肌肉,粉碎骨骼,随后在身体内轰然炸开。

    一枝枝更加尖细,散发着森然白芒的的藤蔓自尸鹭身体内密密麻麻争先恐后的破肤而出,自冰离与寒青这看去,像极了一颗巨大的白色海胆在尸鹭的胸膛里爆炸了一样。尸鹭的内脏和肠子被拉扯而出就那么血淋淋地挂在这些晶莹剔透的藤蔓之上。

    尸鹭扭头看着自己还在尚且鼓动的内脏和犹自蠕动的一根根盘根错节的肠子,满眼之中尽是不可置信,巨嘴微张还没来得及发出最后的悲吼,整个身体便被一层层厚厚的冰晶覆盖,随后黑藤蓦然一紧,尸鹭瞬化漫天冰晶。

    溢散的妖力被黑藤吸收殆尽,随后一根细小枝枒探出,悠然将被冰封的尸鹭妖灵收回藤身。而那黑藤蔓身,则是继续朝着不远处的冰犀电射而去。

    “这。。。我。。。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目睹了尸鹭的惨烈死状,冰犀已然心胆俱裂。此刻见黑藤杀气腾腾的向自己袭来,冰犀已毫无斗志,喃喃自语间就在黑藤临身之际。蓦然眼神一凛。

    “砰!”

    一声彻空爆响突生。一道冲天妖力弥漫。

    身在远处的冰离与寒青瞧的分明。冰犀在黑藤近身之刻,竟是选择自爆了自己和那解印灵兽的妖灵。

    冰犀修为是八品初期,而那解印而出的灵兽修为则是八品中后期。这样修为的两妖灵自爆,其爆发出的威力,就算是冰离也不敢直戳其锋。

    只见那势不可挡的煞灵黑藤在这暴涨的妖灵冲击下,瞬即碎裂成寸许断藤。断藤飞扬却是没再聚敛。就那么稀里哗啦的落进下方的恣意汪洋里。而这灵域也在此时,蓦然如水波般悠悠一荡。

    “看来冰犀自爆妖灵,也使得这灵域幻境开始不稳了!”

    察觉到灵域的变化,寒青紧张莫名的脸色稍缓。

    “呵!终于。。。发现你了。。。”

    远处的冰离突然开口,随即素手一挥,一记蓝芒冰刃朝着身后的斜上方怒射而去。

    “砰!”

    一道白芒闪现。自那方天际蹿出,轰然与冰刃撞击一处。随即一声轻叱,霁雪晴翩然显影而出。

    一身蓝衣如常,但俏脸却是略显苍白,胸膛剧烈起伏,似是有些呼吸不畅。

    冰离悠悠转身,看着终于现身的霁雪晴默然不语。

    天际乌云消散,脚下汪洋渐归涟漪。

    而两人就这般凝视着,空气在这一瞬间几已凝固。

    过了片刻,只听冰离淡然开口。

    “这阴阳派年轻一辈第一人,仙子当真是受得起!灵域一出,黑水煞灵一运,瞬间便收割了两位八品大妖的性命!”

    霁雪晴沉默不语,冷眼以对!

    “不过刚刚冰兄自爆妖灵也已使得仙子心脉受创了吧?”

    听到冰离所言,霁雪晴脸色一变,欲要开口,却是张了张嘴没有说什么。

    “我们这边还有两大战力,仙子却是孤身一人。此刻又有伤在身。若仙子没有其他保命之法,那冰某可就要摘花折柳辣手摧花了!”

    冰离说罢,手上蓝芒顿生。

    一团蓝色火焰在其右手手心噗噗燃烧着。淡蓝色的火焰忽明忽暗。似是在随着冰离的呼吸闪烁明灭着。

    霁雪晴仔细看着冰离手中的那团蓝色火焰,虽为火,但燃烧散发出的却是森森寒气,寒气之盛,使得御使黑水煞灵的霁雪晴也微微一凛。

    而随着冰离手中蓝色火焰的祭出,这方天际瞬间弥漫起一股空前妖力,妖力之强几欲吞灵食魄。竟是使得这方灵域再次入水波般幻化波动。

    “噬灵冰焰?”

    意识到此,霁雪晴心思稍凝,右手一挥。白芒闪耀间,漫漫水气四溢,最后化为点点星芒散入四周。而这方灵域也逐渐恢复如常。

    “嗯?”

    看到霁雪晴弹指间便将灵域再次巩固,冰离眼神微露凝重。

    “仙子出手杀了尸鹭兄与冰犀兄。按理说,我都得将仙子带回去向他们的师傅说明情况,但是。。。仙子如此人物,若是就此交到他们手里,其将面临什么。仙子可曾想过?”

    霁雪晴置若罔闻。

    “他们的师傅最是护短,若是知晓你杀了他们的爱徒,仙子不仅在劫难逃,那势必也会拉上整个水灵宗陪葬。到时候,仙子岂不是成了水灵宗的罪人?这样的局面,想必不是仙子所乐见的吧?”

    见霁雪晴依旧不答,冰离继续说道。

    “但若是仙子就此撤去灵域幻境,放我等带着雪狼少主离开。到时候,我大可把尸兄和犀兄的死算在那只狼崽子身上。只要仙子回到水灵宗不把今日之事向任何人提及,那以后,我们众妖脉自是可继续与水灵宗在这雪原之上相安无事和平共处。”

    “收起你这一副假仁假义的虚伪面孔!”

    霁雪晴面色肃然,看向冰离的眼神满是鄙夷。

    “之前你在临战之际突然抽身而退,要说我是杀死你尸兄和犀兄的刽子手,那你便是递给我铡刀的那个帮凶。你说我说的对嘛?寒姑娘!”

    说到最后,霁雪晴话锋一变转向寒青。

    “我。。。我不清楚!”

    “不清楚还是不敢说?你若真不清楚,那刚刚死的就应该是你们三个!”

    霁雪晴咄咄逼人,身形一瞬在寒青二十丈远处现身。一双美目直视着寒青,继续冷言说道。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