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五章 失言失言
    这时候的张广宣还在府中与小妾嘻戏,就在此时,一个府中管事就是过来禀报,

    “老爷,外面有个自称喜娘服侍丫头的人求见,说是有重要事情要与老爷说。”

    张广宣“嚯”的就是站起身来,凭着感觉,他就是知道那帐本的事有眉目了!

    不敢怠慢,张广宣就是大步而出。

    “快说,是不是喜娘打听到消息了?”

    一见到那丫头,张广宣就是急切的问道。

    “这是姑娘要婢子交给大人的,姑娘说一定要我亲手交到大人手里。”

    张广宣一把就是抢过去,打开一看,竟然就是自己苦苦寻觅的帐本!

    张广宣激动的脸上通红,呼吸都是粗重了,有了这帐本,就能一举打开突破口,给周延孺一党一个致命打击。

    有了这帐本,自己就能为东林党立下大功,以后升官发财,指日可待。

    便是以后入阁拜相,那也不是没可能啊!

    等不了了,张广宣紧紧握着帐本,就是去寻钱谦益。

    那丫头见张广宣要走,赶紧是对他说道:“大人,姑娘说请你,”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张广宣头都懒得回,就是急匆匆的走了。

    “大人,帐本被下官找到了!”

    张广宣见到钱谦益,激动的连礼都是忘了行,就是说道。

    钱谦益大喜,接过帐本一看,果真是记载赵炳松过往帐目的帐本!

    “哈哈哈,,,”

    钱谦益高兴的哈哈大笑,这两日的烦闷也是一扫而空。

    “张大人,此次你拿到这帐目,为我东林党立下头功,待得扳倒周廷孺一党,本官定在皇上面前,为大人你请功!”

    钱谦益高兴的就是对张广宣许下了承诺。

    张广宣大喜,赶紧是拱手说道:“多谢大人,大人知遇提携之恩,下官无以为报,唯有为大人效犬马之劳,方可寥表心意。”

    钱谦益见张广宣谦卑有礼,很是满意,不禁就是说道:“张大人才华横溢,年少有为,本官甚是喜爱,不知张大人可愿意拜本官为师?”

    张广宣一听,整个人都是愣了,这惊喜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以至于他张广宣都是呆立当场!

    这钱谦益是什么人,那是天下士林的领袖,东林党的大佬啊,试问天下读书人谁人不知他的大名!

    这样的人物,现在竟然是主动提出给自己当老师,这是何等的荣耀啊,若是拜他为师,那自己也将名扬天下,仕途也将展开新的篇章,这变化简直可以说是翻天覆地啊!

    看着张广宣如此模样,钱谦益很是得意,上次瞿式耜当众与自己断绝关系,让自己很是失了颜面,真是年少无知啊!

    天下想做我钱谦益学生的人,如过江之卿,数不胜数,这不,自己只是随口一说,这张广宣就是高兴的没了魂魄一般,

    老夫以后还要让你看看,不做我钱谦益的学生,这是你瞿式耜这辈子最大的损失!

    想到这里,钱谦益不由得就是起了要大力提携张广宣的心思,他要向世人证明,做了我钱谦益的学生,就有光明前途!

    好半天的,那张广宣才是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而后立马就是对钱谦益大礼跪拜,叩首道:“学生施雨,拜见老师!”

    “哈哈哈,,,”

    钱谦益高兴的将张广宣扶了起来,道:“施雨啊,以后你就是老夫的学生了,还望你奋发图强,不负我望,将来,自有锦绣前程!”

    “谢老师厚爱,学生定然不敢有负老师期望!”

    “很好,现在时间匆匆,还来不及办正式的拜师仪式,待扳倒了周延儒一党,老夫定当遍邀好友同僚,把这拜师仪式办的风风光光,让世人都是知晓你施雨乃是我钱谦益的学生!”

    “谢老师!”

    此时的张广宣似乎都已经看见自己在万众瞩目之下,向钱谦益拜师的情景了,他都可以感受到世人那羡慕的眼神了!

    两人又是拉扯客套了几句,钱谦益便是让张广宣回去了。

    张广宣走后,钱谦益便是带着账本找到了参与三司会审的刑部尚书胡应台。

    钱谦益把账本就是交给了他,对他说道:“忘川兄,此次虞衡清吏司铸钱一案,还望忘川兄务必要一追到底,莫要放过一个害群之马!”

    胡应台拿着账本,在手里翻开了几页,而后便是微笑着对钱谦益拱手说道:“有了这账本,便可直接追究到工部尚书曹珖的身上,追到了曹珖身上,首辅大人就是难以独善其身,如此一来,便要恭喜受之贤弟了!”

    “呵呵呵,,,”

    钱谦益高兴的呵呵笑了几声,道:“忘川兄说笑了,他周延儒如何,与我何干,我把这账本交于你,为的不过是一心报效皇上而已,旁的,自是别无所求!”

    胡应台听了,轻轻拍了几下自己的额头,道:“失言失言,这几日为了审理此案,心力交瘁,竟是疲态百出了,还望受之莫要怪罪!”

    “哪里哪里,忘川兄客气了。”

    这时候,胡应台便是提出邀请,对钱谦益说道:“受之贤弟,你我二人多时不曾对弈,不如趁着现在左右无事,我们来一局如何?”

    钱谦益现在对胡应台有所请求,哪里会拒绝,加之他对棋局本是迷恋,自是满口答应。

    见他答应,胡应台又是说道:“如此甚好,前几日我新得了一副用通体白玉雕琢而成的棋盘,摸在手里很是温润有感,此时正好与受之贤弟共赏。”

    “哦,那我倒是要好好感受一番了。”

    “贤弟稍等,为兄这便去将之取出,于贤弟一观。”

    说着,胡应台便是转身出去了。

    胡应台出了房间,叫来一个心腹管事头目,对他一阵低声耳语。

    那管事听了胡应台的吩咐,点头应是,而后便是走了。

    交代过后,胡应台命下人将自己收藏的那副白玉棋盘取出,便是和钱谦益对弈起来。

    钱谦益因为心事有了着落,所以心情很是愉快,和胡应台对弈起来那是胜多输少,这让他更是得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