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二章 酒多伤身
    酒席散去,一众东林党人各自回府休息。

    第二日,张广宣一身便衣打扮,便是上了街,他那风流倜傥的模样很是潇洒,一路上惹得许多的妙龄少女都是回头驻目,若是此时张广宣有心上前搭讪,少不得有一番美丽姻缘!

    不过此时的张广宣哪里有心思理会这些,这时候的张广宣满脑子都是升官发财,便是嫦娥落在他面前,估计也是入不了他的眼。

    很快,张广宣就是到了京城鼎鼎大名的风月场所“秀春楼”。

    说到这个“秀春楼”,那也是有来历的,因为这是一所官办的妓”院,隶属于教坊司,而这教坊司又隶属于礼部管辖。

    在大明,这妓”院无论是官办还是民办,那都得在教坊司登记造册,接受统一的管理,所以从理论上来说,大明所有的妓”女,全部都可以说是朝廷体”制内的人员,

    当然,那种小窑子除外,毕竟她们规模实在太小,搭个棚子就能开张做生意,所以教坊司也管不过来。

    在这些女人里面,涌现出了一大批的杰出爱国人士,其中就以柳如是最为出名,可见这教坊司在对这些女人的思想管理上面,那还是做的不错的!

    张广宣一到秀春楼,立马就是引来了一众美艳女子的殷勤爱慕,个个满脸桃花的迎了上来,搂着张广宣的胳膊,就是在他身上厮蹭着,

    “大人好久没来我们秀春楼了,可是想死奴家了!”

    “是啊大人,大人到奴家房里坐坐吧,奴家给大人弹奏一首新近得的曲子,保证让大人高兴满意。”

    “大人还是去我房里吧,奴家还有些诗词歌赋想要向大人请教呢。”

    一个个的娇声细语,搔首弄姿,再配合她们那风情万种的眉目传情,真是让人看了,不觉热情澎湃啊!

    这张广宣她们也是认识,以前也是多次来过,不过他大多都是爱点那喜娘作陪,如此风流倜傥的俏郎君,多次与她们擦肩而过,这叫她们心里如何不暗道可惜。

    现在见他又是来了,她们一个个的自然是想着将这俊俏郎君拉入房中,以慰相思。

    要说这大明对官员嫖”妓,那还是惩罚极重的,在永乐年间还有一个官员因为和妓女共坐一桌,而被连降三级,打发到边疆苦寒之地当芝麻官,

    共坐一桌而已,便如此严重,可想而知一旦真刀真枪的上过了,那又得是何等的处罚!

    不过如今这两百多年过去了,这些规矩早就是没人在意了,许多的官员不但公开嫖”妓,甚至还有的看着喜欢,直接就为她们赎身,讨回家做小妾,这种事情也是有的,可见风气早就是变了模样。

    张广宣一脸的愁容,彬彬有礼的就是回绝了她们的好意,而后到得一间上好厢房,还是如往常一般的点了喜娘作陪。

    不多时,那喜娘就是来了,只见这喜娘长得很是端庄美丽,款款走来,风姿优雅,那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大家闺秀风范。

    说来也是可怜,这喜娘今年已经二十七八了,父亲本在户部任职,后来因为犯了罪,被言官弹劾,最后被获罪下狱,没多久就死了。

    那时候的喜娘还不过十一二岁,后被判充入教坊司,作了歌姬,这一晃,就是十五年过去了。如今到了她这年纪,在这秀春楼可真是大龄女子了,

    本来像她这样的年纪,在秀春楼里面也是没有多大地位的,早就该和以前那些大龄女子一般,去做那洗衣扫地之类的事情了,

    可是喜娘则不然,许是小时候的家教极好,又许是她本性善良,所以这身上的气质与众不同,给人感觉很是舒服,如此,许多的人也还是喜欢点她作陪。

    “让大人久等,奴家在这里给大人赔不是了。”

    喜娘福身行礼,态度自然真诚,不似寻常女子那般做作。

    张广宣强自挤出一丝笑容,道:“喜娘不必多礼,请坐吧。”

    “谢大人。”

    喜娘坐下后,见张广宣眉头紧锁,一幅心事重重的模样,便是说道:“大人可是有心事,不如让奴家为大人弹奏一曲,为大人稍解烦忧!”

    “也好,那就有劳喜娘了。”

    张广宣感激的对喜娘拱手道谢,态度真诚,彬彬有礼。

    见张广宣如此,喜娘心里也是心喜,现在如他这般有礼的真是不多了。

    喜娘款款起身,走到一架古琴旁,坐了下来,就是慢慢的弹奏起来了。

    那悠扬美妙的琴声很是给人温暖,让人不由得就是心情舒缓了起来。

    可是张广宣却是不然,他还是如开始那般的心事重重,将酒杯倒满,就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了起来,没多大的功夫,一壶酒就是没了,张广宣又是命在旁服侍的丫头再添上了一壶。

    见张广宣如此,喜娘不禁是停止了弹奏,悠悠走到张广宣身旁,一脸关切的说道:“大人,酒多伤身,还是少喝几杯吧!”

    “无妨,所谓一醉千愁解,三杯万事和,醉里乾坤大,杯中日月长,唯有这美酒,最是解人烦忧,今日学生便是来买醉的,喜娘你就让学生痛痛快快的醉上一场吧!”

    说完,张广宣直接就是端起酒壶,对着嘴里就是灌了起来,样子很是凄惨落寞,惹人关切。

    喜娘一把抢过酒壶,就是反手置于身后,说道:“大人不可,大人便是有千般无奈,万般惆怅,然身子要紧,若是喝出个好歹来,如何对得起家中父母?如何对得起妻小孩儿?”

    “喜娘你给我,你给我,你不要管我!”

    张广宣嘴里说着,就是去抢夺喜娘手里的酒壶。

    喜娘哪里肯给,躲着就是将酒壶交给了在一旁服侍的丫头,让她带出去了。

    将房门关上,喜娘就是对张广宣说道:“大人,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有什么烦心事就说出来吧,说出来,心里就好过一些了!”

    “哎!”

    张广宣见喜娘如此,不由得就是长叹一声,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