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六章 下官试一试
    东林党一众官员咄咄逼人,周延儒一派自是不甘服输,也是反驳起来,一时间,朝堂上是唇枪舌剑,好不热闹!

    看着堂下一众官员如此,端坐在龙椅上的崇祯帝不免也是左右摇摆了起来,

    一会想着蔡国用老成持重,对兵事也是有见解,当是大军合适人选。一会又是想着刘宇亮年富力强,充满干劲,实力也是不俗,也是可以一用!

    一时之间,崇祯帝也是拿不定主意。

    堂下的官员争执了许久,越争越是来劲,你来我往,唾沫横飞,简直是成了菜市场一般,真是不成体统!

    见他们如此,崇祯帝不禁就是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好了好了,都不要争了!”

    崇祯帝这样说,一众官员才是停了下来,都是在那里喘着粗气,看来也是累的不轻。

    这时,只听崇祯帝便是说道:“此事事关重大,还是待朕仔细斟酌一番,明日再议吧。”

    说完,崇祯帝便是示意从旁太监退朝。

    那太监得到崇祯帝示意,上前一步,对一众官员高声喊道:“退朝!”

    一众官员齐齐跪地,山呼道:“臣恭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崇祯帝走后,周延儒和钱谦益不服气的对视一眼,而后便是各自散去。

    一众官员自然也是对彼此没有好脸色看,都是纷纷拂袖而去,只留下毕自严一人在那朝堂之上,

    毕自严步履蹒跚,略显驼背的身躯仿佛有千斤重一般!

    出了朝堂,抬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毕自严无奈的长叹一声,本能的,他就是觉得此次剿匪要出变故,心道:“身为朝廷重臣,竟如此不顾国家利益,我大明危亦!”

    一众官员出了皇宫,并没有各自回府,亦没有回到当值的府衙,而是各自跟随自己一派的魁首,去到了他们的府中。

    不多时,钱谦益的府上就是齐聚一堂,一众东林党官员能跟来的都是跟来了,粗粗一算,竟是有二十多人,东林党势力可见一斑!

    众人一番见礼落坐后,只听一个东林小将就是对钱谦益说道:“大人,今天在朝堂上,周党一派对我们东林党恶语攻击,只怕此次刘大人挂帅之事,会横生变故啊!”

    这话惹来了一众人的点头赞同。

    “不错不错,我们东林党人一心为国,几番遭无知之人牵绊误解,此次首辅大人亦是如此,还请大人早作计较啊!”

    “对对对,刘大人此次能否挂帅,最大的变数就在周大人那边,若是他死咬不放,只怕皇上也是下不定决心啊,大人看我们是不是要进宫面圣,也好一锤定音!”

    一众官员都是将目光看向钱谦益,都是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特别是那刘宇亮,那更加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能不能发迹,就看这一次能不能顺利挂帅了,这叫他怎能不紧张!

    钱谦益作沉思状,手里摆弄着他那把折扇,不多时,便是听他说道:“为保万无一失,最好还是他周延儒可以主动退出,我等方可稳操胜券!诸位大人可有什么办法,让他退出?”

    钱谦益这话一出,一众人等都是纷纷低头思索了起来。

    可是想了半天,大家也是没有想到一个好法子,他周延儒老谋深算,要想抓他的把柄,还真不是一般的难!

    就在大家一阵失望的时候,只听一个人大声说道:“有了!”

    众人齐齐将目光看向他,只见此人乃是户科给事中张广宣。

    这时,只见张广宣就是自信满满的走了出来,从腰间掏出一枚“崇祯通宝”的制钱,递给了钱谦益。

    钱谦益和一众官员看着那枚铜钱,都是不解,一枚铜钱而已,难道凭着一枚铜钱,就能让周延儒自动退出!

    可是再见那张广宣一幅自信满满的模样,众人又是不由得再次仔细的打量起那枚铜钱来。

    只见这枚刻着“崇祯通宝”的铜钱,黑如铅,薄如纸,与之正常的制钱,那是相差甚远!

    “哈哈哈,,,”

    钱谦益不由得就是一阵放声大笑,其余人此时也是明白过来了,都是跟着哈哈大笑起来,这一下子,心里就是踏实了!

    此时,在那周延儒的府上,周延儒和自己一派的官员交代了一番,送走了他们,只留下了蔡国用一人。

    这时,周延儒就是对蔡国用说道:“正甫啊,这次东林党那边对这挂帅人选争的很厉害,以本官看,你若是想顺利挂帅,还得走走宫里的路子啊!”

    蔡国用听了,不禁就是问道:“还请大人指教?”

    周延儒回道:“当今皇上自登基以来,用了许多的人,可是皆既信之,又防之,唯有一人,皇上是绝对信任!”

    “哦?敢问大人,您说的可是王承恩王公公?”

    “不错,正是王公公。皇上自小便是由王公公陪伴长大,其间感情非常人可比,便是当年清算魏忠贤一党,王公公本也在清算之列,可皇上还是将王公公保下,王公公,乃是魏忠贤一党安然无事第一人,也是唯一一人!”

    说到这里,周延儒便是正色道:“只要正甫你走通他的路子,便是东林党再是如何,也是枉然!”

    蔡国用不禁是点头赞同,不过想了一会,又是说道:“可是王公公对皇上忠心耿耿,只怕下官寻上门去,反倒是给王公公落下个钻机迎巧的印象,那时,反倒是不美了!”

    “呵呵呵,,,”

    周延儒呵呵笑了几声,道:“本官又不是让你直接上门去,如此,事情岂不是容易弄巧成拙!”

    “还请大人明言!”

    “王公公在宫外有一处院子,里面住着他的舅舅陈老爷,还有陈老爷的公子,据闻那公子好赌成性,不思进取,这般人物,最是容易拉拢,你只要费点心思,想来也是不难!”

    蔡国用听到这里,哪里还能不明白周延儒话里的意思。

    蔡国用想了想,便是说道:“多谢大人提点,那下官便试一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