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章 混账
    范永斗被杀,范家群龙无首,各自都是只想着逃命,所以他们那真是没有一点组织能力可言,如此这般之下,自然是很快被范立春的人马一一杀死!

    当整个范家都是被范立春屠戮一空后,范家已经是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触目可及之地,尽是倒在血泊之中的尸体,场面很是凄惨!

    “大公子,还有一处院子没有杀进去!”

    这时候,那王丰年就是走了过来,对范立春说道。

    “哪个院子?”

    “便是那将军居住的院子,刚才小的去看了一眼,见里面灯火通明,本来还以为他已经走了呢,没想到还在这里,大公子,现在我们怎么办?”

    范立春听了,不由得眼睛里面闪过一道寒光,现在事情已经是到了这一步,那是绝对不能走漏一点风声,

    他万振东虽然于自己而言有救命之恩,可是那又如何,他毕竟是个外人,一旦放过他,那以后岂不是被他抓住了自己的七寸!

    “待会你们看我眼神行事!”

    范立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王丰年和一众人等自然是知道的,现在大家做下这般大事,自然也是不敢留什么活口,不杀了那些人,谁睡得着!

    范立春说完,便是带着手下人向着那万华居住的院子走去。

    “啪啪啪”的几声敲门声响,一个范立春的手下家丁就是敲响了万华院子的房门。

    “将军,我是范立春啊,还请将军开门一见!”

    “原来是掌柜啊,你等一下,我这就开门。”

    范立春和王丰年相视一笑,看来他对自己还没有防备,这就好办多了!

    一打开门,万华就是带着人出来,见到了范立春,就是问道:“掌柜,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的打起来了!”

    万华嘴里虽然这样说,可是人却是没有走上前,离范立春他们还有个七八步远。

    开玩笑,他范立春虽然是没啥功夫,可是他那些手下鬼知道有没有高人,万华还能冒这险!

    听了万华这话,范立春叹息一声,道:“此事说来也是丢人,我那父亲竟然是要杀我!,,,哎,罢了,不说了,不过将军你尽可放心,若非将军通风报信,只怕我早就被害了,所以我是绝对不会为难将军的!”

    “那是当然,掌柜的人品我是信得过的!”

    说着,万华还一招手,把那范立同给押了过来,万华就是接着说道:“刚才这范立同还想要跑,却是被我给抓住了,现在就交由掌柜你处置吧!”

    见到了范立同,范立春那是怒火中烧,一把就是上前,对着范立同就是一阵的拳打脚踢,

    “你这混蛋,若不是你,我又怎会走到现在这一步!我打死你!,,,”

    那范立同嘴里“呜呜”叫着,可却又是说不出话来,没多大功夫,就是被范立春打的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发泄一通,范立春还不解气,便是对手下人说道:“把他给我剁碎了!”

    一众手下自然是纷纷提着刀,就是上去对范立同一阵猛砍。

    就在他们尽情砍杀范立同的时候,只听的“轰轰轰”的一阵火铳声响,六个范立春的手下家丁就是应声倒地,在地上打滚哀嚎,他们身上无一例外的都是有一个血淋淋的大洞,洞里大股大股的涌着鲜血,看的吓人!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范立春他们都是惊得呆住了,等他们回过神来,朝万华他们看去,只见万华正看着他们,嘴里还露出一丝冷笑!

    在万华身边,只见有六个手里拿着火铳的人在那里有条不絮的装填着火药,还有六人手持大刀,在那里全神戒备。

    见此,范立春不禁是对万华大声质问道:“将军,你这是何意?”

    万华微微一笑,回道:“没什么意思,就是看你们范家这死的也差不多了,少了你们,这不能一家团聚的,觉得有点可惜,所以就想着送你们过去。”

    范立春听了都是愣住了,没想到万华会说这样的话,老子是在认真的问你话好不好!

    “我与将军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如此?”

    这时候,万华脸上的笑容就是消失不见,变得无比深沉,凌厉的目光也是落在了范立春的身上,感受到万华那强烈的气场,范立春不禁是浑身一颤!

    只听万华就是说道:“无冤无仇?当你们范家里通关外鞑奴的时候,你就和我汉家每一个人结下了不死不休的大仇!

    当你们范家出卖自己的同胞,将我汉家花花江山论斤论两叫卖的时候,你就和我汉家每一个人结下了不可同受日月普照的大仇!

    如此深仇大恨,怎么可以说是无冤无仇呢!”

    范立春一惊,没想到万华竟然是知道自己和关外主子做买卖的事情,这事情极其的机密,不说外人,便是寻常的范家伙计,那都是不知道的,他一个榆林来的将军,他是怎么知道的!

    看着黑洞洞的火铳又是瞄准了自己,范立春和一众家丁都是不敢乱动,生怕一个乱动,那令人胆寒的火铳就是会打在自己身上!

    “所谓秀才读书,农夫耕田,伙计当差,商人买卖,自古以来,这些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们给钱,我们卖货,这不过是寻常的买卖而已,我们这有什么错!”

    “混账!难道说我杀了你全家,再给你银子,跟你做买卖,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和我交易不成!”

    万华大怒,不论是谁,只要是他犯了国法,缺了荫德,他总是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以在心理上寻求自我安慰,

    这种人,万华最是看不起!

    万华本不想跟范立春这样的人多说废话,可是听了他的话,万华实在是气的嗓子冒烟,不说不痛快!

    “买卖无国界,商人有国籍!现在鞑奴和我汉家已经是生死大敌,你和他们做买卖,哪怕是卖给他们一根草,那也是叛国!那也是出卖同胞!那也是出卖祖宗!那你就该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