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三章 这是怎么回事
    “公子放心,为了还死者公道,也为了还你们范府安宁,本将早已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时候不早,公子你就不要管我了,还是赶紧动身吧!”

    听万华这样说,范立同很是感动,最后是拱手说道:“大恩不言谢,若是此次事情顺利,我范立同定当厚报将军!”

    说完,范立同这才是转身快步离去。

    看着范立同离去的背影,万华这时候才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刚才万华可以顺利的把范立同化作自己的棋子,这也是不意外,要知道他范立同早上见万华那般料事如神,那已经是成了惊弓之鸟一般,惶惶不可终日。

    现在万华有意将矛头指向范立春,那他范立同自然是求之不得,一来可以撇开关系,二来可以扳倒范立春,如此这般,哪里有不成的道理!

    “等着看戏喽。”

    万华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就是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时间过得飞快,一个眨眼而已,就是到了傍晚时分,此时的范立春还在账房里面整理账目,这次他出去也有些日子了,积累的账目不少,他自然是要一一过目的。

    整理账目的时候,范立春只觉得自己的右眼皮子老是不停的在跳,这让范立春是不由得感到一阵郁闷,

    老话说得好的,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现在范立春这右眼皮子一跳就是一个下午,这让范立春哪里还能安下心来。

    “丰年啊,父亲不是说今天会回来的吗?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消息?”

    不由得,范立春就是对心腹王丰年问道。

    王丰年摇摇头,回道:“回大公子话,老爷这次去庄子巡视,也许是路上被什么事情给耽误了也说不定,不过大公子也不用担心,老爷就算是今天不回来,明天也是一定会回来的!”

    “也不知为什么,今天这一下午,我这右眼皮子总是跳个不停,要不你派人去路上接一下。”

    古人大多迷信,王丰年见范立春说的如此郑重,也是不敢怠慢,便是赶紧应下。

    谁知就在这时,只见一个下人就是大步跑了进来,嘴里说道:“大公子,老爷回来了。”

    范立春不由得长舒一口气,不敢怠慢,范立春便是对王丰年说道:“我先去迎接父亲,你赶紧去把将军请来。”

    “哎。”

    不多时,范立春就是到了大门口,见到了范永斗,只见范永斗此时脸色铁青,见到范立春的时候,范永斗眼睛里面还透着一股子狠厉之色!

    范立春心里不禁是一惊,父亲的这种眼神,他很少见到,不知为何,父亲会如此,难道是因为小娘子死于非命吗?

    再看那范立同也是站在范永斗身边,和父亲一道回来,范立春不禁是心里疑惑道:“他怎么会和父亲一起回来?”

    顾不得许多,范立春便是对范永斗行礼问安,口道:“父亲为何这么晚回府,可是路上遇上什么事?”

    范永斗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范立春,嘴里冷冷的说了一句,

    “怎么,你很想我遇上事吗?”

    “不不不,孩儿绝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见父亲迟迟未归,心里不免担心,这才是问起!”

    “哼!”

    范永斗冷哼一声,一甩袖子,便是不再理会范立春,自顾自的进了范府,范永斗的随行人员自是也一一跟在范永斗的身后,进了府。

    见范永斗莫名其妙的发了脾气,范立春一把就是拉住范立同,问道:“父亲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发如此大的火?”

    范立同见他如此,不禁是大为得意,轻蔑的笑了笑,回道:“父亲为何生气,难道大哥你心里没数吗?”

    范立春听了就是一愣,我心里有什么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范立春正想要问个明白,却是不想平日里对自己唯唯诺诺的范立同,此时却也是一甩衣袖,进了府了!

    莫名的,一股子不祥的预感就是涌上心头,范立春不禁是咽了咽嘴巴,而后也是顾不得许多,快步追了上去。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范永斗并没有如往常那般的到大堂,而是直接向着那小娘子吴紫云的院子而去,

    此时的范立春心里不禁是想道:“难道是父亲责怪我没有照看好家里,让小娘子死于非命!”

    想到这里,范立春反而是踏实不少,毕竟那小娘子不过是个妾室而已,遇上这样的事情,那也不能全怪我,便是责怪,又能如何责怪!

    进了房间,见到了已经是盖着白布的吴紫云,范永斗脸都是气白了!

    范立春见此,赶紧是跪地,对范永斗说道:“父亲,小娘子遇害,这都是孩儿打理府中事务不利,以至被贼人有机可乘,还请父亲大人责罚!”

    范永斗没有说话,也没有示意范立春起来,而是对随行的一个大夫模样的人递了一个眼色,那大夫点点头,便是上前查看起已经死去的吴紫云来。

    这时候,许多的范家子弟都是来了,乌央乌央的,就是把房间给围满了。

    过了不久,只见那大夫对范永斗说道:“老爷,小娘子确实是怀有身孕,想来当是有两个月的身子了!”

    大夫这话一出,众人无不是大惊,没想到那小娘子竟然是有孕在身,如此说来,那岂不是一尸两命!

    却说那范永斗听了大夫这话,那气的是牙齿咯咯作响,浑身都是颤抖不止,为何如此?因为吴紫云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决定不可能是他的!

    原来他范永斗今年已经是五十了,这年纪你说大,那也没有好大,男女之事,那按道理来说也不至于一点不行。

    可是不知为何,他范永斗却是早早的就蔫吧了,什么药也是吃过了,山珍海味哪样又不是尝了个遍,可就是吃了跟没吃一样。

    前几年还能有时没时的凑合着来那么一两下,可是最近这两三年,那根本就是成了纸糊的楼阁,中看不中用!

    如此这般,那吴紫云肚子里的孩子,又怎么可能是他范永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