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九章 你看清楚了
    不过尽管刘玉香心里疑惑,也有些失落,可是很快,她也是反应过来,配合万华,

    刘玉香就是对张婵说道:“是啊夫人,是小女子央求公子带我回米脂寻找爹娘的,和爹娘失散了这么多年,小女子日夜都在思念着他们。

    所以这才是顾不得许多,祈求公子可以带我回去寻亲,还请夫人莫要怪罪!”

    说着,刘玉香就是庄严郑重的再一次对张婵福身施礼,以示诚恳。

    张婵见她这样,再一看万华,万华也是神情态度正常,没有任何的慌乱与作伪,心下自然也是信了。

    张婵这才是笑了,走上前去,拉着刘玉香的手说道:“原来是这样,害得我还险些误会了你们。”

    说着,张婵又是问了刘玉香的年龄,见刘玉香年长自己两岁,于是她也亲切的称呼刘玉香为玉香姐姐。

    刘玉香受宠若惊,连连推辞,嘴里只是说到不敢当得夫人这样称呼。

    不过张婵态度和蔼热情,让刘玉香很是难于拒绝,加之万华也是在一旁助火,最后刘玉香也是只得应下了,嘴里也称呼张婵为婵儿妹妹。

    不得不说,两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子特别容易相处,

    很快,张婵和刘玉香两人越聊越开心,越聊越欢喜,最后张婵更是直接捌下万华,独自和刘玉香说起了女儿间的悄悄话,

    这让万华也是感到好笑,她们怎么熟悉的这么快?

    甩甩脑袋,万华也是没有去理会这么多,直接就是下令赶紧赶路,

    离开陕西这么久了,也该回去了。

    赶路的时候,刘玉香和张婵两人同乘一架马车,万华和王五,王六他们都是各自骑着一匹快马。

    这些马,还是多亏了许杰安排周到,早就是备下了,要不然,一时之间还没地方去买。

    一行人行色匆匆,到日落时分的时候,万华他们就是来到了距离大同府城五十余里远的定奴堡,

    见天色已晚,万华决定到定奴堡寻一间客栈,先投宿一晚。

    那把守定奴堡堡门的士兵见万华他们个个身骑骏马,威武不凡,自然也是不敢摆威风,

    一个看守堡口的头目,名叫吴铁树的人,就是对万华问道:“敢问这位老爷如何称呼?来我定奴堡有何贵干?”

    万华马都没下,一阵不耐烦的神情,就是说道:“本将乃是榆林军镇守备将军万振东,此次路过你们定奴堡,来投宿一晚,你也别炸炸乎乎的。”

    说完,万华就是把身上的腰牌丢给了吴铁树验看。

    不怪万华态度嚣张,老话说的好,遇上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

    像这些兵油子,个个鬼精鬼精的,你作为一个守备将军,要是对他客客气气的,他倒反而要起疑心了。

    可是如果你把他不当人看,不拿正眼瞧他,他反而觉得理所应当,当官的就得这样,越是这样越可信!

    果然,万华这态度一摆出来,吴铁树立马就是态度更加恭顺谦卑,一副点头哈腰的讨好模样,

    只是粗粗扫了一眼腰牌,就是双手无比恭敬的递还给了万华,口道:“不知是将军前来,有失远迎,还请将军恕罪,将军你里面去,快快里面请!”

    万华微微一笑,从腰间摸出两个碎银子,丢在了地上,

    “你小子倒是会说话,赏你了。”

    “谢谢将军打赏,小的祝将军龙马精神,鹏程万里!”

    得了几两碎银赏赐,吴铁树更加是嘴巴跟抹了蜜一样,又是几个马屁拍了过来。

    “哈哈哈,,,”

    万华哈哈大笑几声,而后也是不再理会他,带着王五王六他们就是进了定奴堡。

    等到万华他们走远后,吴铁树赶紧就是朝着定奴堡防守官杨三通的府邸去了。

    开玩笑,一个小小的定奴堡,突然来了一个守备将军那样的大官,他吴铁树作为看守堡门的头目,哪里还能不去通报!

    定奴堡也不大,没多大功夫,吴铁树就是到了防守官的府邸。

    见到防守官杨三通的时候,杨三通正在和一个商人模样打扮的人喝酒,

    这个商人吴铁树也认识,名叫范立春,乃是走南闯北的大商人,出手豪绰大方,和防守官杨三通的关系混的很好。

    吴铁树走到杨三通近前,就是献宝一般的说道:“姐夫,刚刚来了一个大官,守备将军啊,那真是不得了啊!”

    原来杨三通还是吴铁树的姐夫,不过准确的说,应该是叫表姐夫。

    不过吴铁树为了套近乎,哪里会在姐夫的前面加个“表”字呢!

    吴铁树这话一出,杨三通和范立春都是一惊,

    守备将军!他老人家怎么跑到这来了?

    不敢怠慢,杨三通立马就是站起身来,整了整衣裳,就是要去拜见。

    这时候吴铁树又是赶紧说道:“姐夫,这守备将军不是管我们这里的张守备,是榆林军镇那边过来的!”

    杨三通听了,这才是长舒一口气!

    眼睛瞪了一眼吴铁树,就是说道:“你小子要吓死人啊!说话不会一口气说完吗?”

    吴铁树不敢回嘴,连连赔不是。

    别看杨三通是他的表姐夫,可实际上杨三通也看不起他们家,对他也是冷淡的很。

    要不是他那表姐软磨硬泡,这才是为他吴铁树捞了一个看门的差事,否则,他还不知道在哪里喝西北风呢!

    训过吴铁树后,杨三通这才是问道:“榆林那边的守备将军,怎么会跑到老子这边来,你小子看清楚了?他叫什么名字?”

    “看清楚了,看清楚了,那守备将军叫万振东,官身腰牌刻的清清楚楚,不会错的!”

    听到吴铁树这话,杨三通不禁是和对面而坐的范立春对视一眼。

    之后,杨三通对吴铁树挥挥手,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哎,哎,姐夫,那我先走了。”

    “走吧走吧。”

    吴铁树走的时候,眼睛还不忘在酒桌上瞄了一眼,见酒桌上酒菜都是丰盛,不禁是咽了一下口水。

    不过他也是不敢多呆,立马就是转身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