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一章 做不做还是在你们
    老话说得好,一不做,二不休,

    这些个牢头衙役的,那平时干的缺德事也是不少,今天反正是杀了人,杀一个是杀,杀一窝也是杀,干脆一起弄死得了,免得他们以后再去害人!

    万华正要动手,只听的一个声音传来,

    “且慢!”

    万华寻声看去,却是许杰来了,和他一道来的还有一个四十余岁,身穿白鹇补子官服的人,竟然是个五品官员。

    那牢头见是许杰来了,大喜,喊道:“先生救我!先生救我!”

    看样子,那牢头也是认识许杰。

    许杰和那官员走到了万华近前,许杰就是对万华说道:“万兄确莫大开杀戒,须知这些人也是听命行事,不得不从!

    再者,万兄和你那些随从要想安全脱身,逃出这府衙,这也是要用到他们!”

    听人劝,吃饱饭。

    万华听了,自然是听从许杰的建议,毕竟自己对这里也是两眼一抹黑,他许杰总比自己懂喽!

    那牢头死里逃生,慌忙是对万华磕头道谢,而后又是对许杰连连磕头,感谢许杰救了他一命。

    许杰不敢耽误,就是对那牢头说道:“刘牢头,时间紧急,你赶紧去把今天和万兄一同关押进来的那些人,把他们全部带到这里来。”

    牢头听了,脸上一阵苦色,他哪里还能不知道许杰要干什么,这就是要带那些人走啊,他们走了,自己可怎么交差啊!

    见牢头这般,许杰就是语气中带有几分威胁的意味,说道:“事已至此,由不得你不从,至于知府大人那边,学生自有对策,想来应当不会牵连于你!”

    许杰都这样说了,那牢头也是不得不从,只得是带着几个衙役去了。

    他们走后,许杰就是指着那个跟自己一同前来的官员,对万华介绍道:“万兄,这位便是大同府同知大人刘万年,他乃是学生的至交好友,今天能不能顺利出城,就要拜托他了。”

    那官员对万华拱手见礼,口道:“学生刘宝庆,字万年,见过兄台。”

    万华赶紧也是拱手还礼,回道:“在下万振东,给刘兄添麻烦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无妨无妨。”

    很快,那牢头也是把王五,王六他们一行十几人带了过来。

    许杰不敢怠慢,就是对刘宝庆拱手说道:“此事就麻烦刘兄了!”

    刘宝庆微微一笑,就是回道:“进生贤弟言重了,你我之间何须如此客气。”

    说完,刘宝庆就是叫来在外面把守望风的一个心腹家丁,那家丁手里还提着一个大包袱。

    而后刘宝庆就是对万华说道:“还请兄台赶紧换好衣裳,今日你们便假扮我的家丁仆人,混出府城。”

    万华点点头,就是和王五他们一道,把衣裳给换了一遍。

    换好后,刘宝庆正要带着万华他们出去,这时万华就是对许杰问道:“先生,婵儿呢,她怎么办?”

    “万兄不必担心,学生已经命人将婵妹妹送出了府城,到时自有人带你去见她。”

    万华听了,这才是放下心来,这次出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她,如果不能把她带回去,就算是自己回了陕西,那心里也是不踏实啊!

    就这样,万华,王五,王六他们就是跟着刘宝庆出了牢房。

    万华他们走后,那牢头就是一脸苦色的对许杰说道:“先生,我这可怎么办啊?”

    许杰微微一笑,而后指着那地上被万华打死打伤的那些犯人,说道:“犯人打架斗殴,你们亦是奋不顾身上前阻拦,一时间,牢房乱作一团,有些犯人趁乱逃出了牢狱,事情就是这样,你只需如实上报即可!”

    “可,,,可,,,可是知府大人能信吗?我这小命能保住吗?”

    “事已至此,他一个外来官员又能如何?你还真当他是山大王,想杀人就杀人?你刘牢头也是我大同本地人士,家族之人也是不小,若是知府大人不合法度,妄加罪名,闹死他!”

    那牢头听了也是觉得有理,他胡邦昌真要是乱来,老子就让家族里面的那些老头老太太,天天去堵他门,倒要看看他名声臭不臭!

    “先生说的是,不过到时候最好还是请先生给小的说上几句好话,能转过来的话当然是再好不过,那总比撕破脸皮的强!”

    “那是自然,你我也算是有些交情,学生又怎会置之不理。真要是那样的话,今日学生也不会救你性命!”

    牢头听了,连连道谢。

    这时候,许杰又是往那几个还在地上哀嚎的犯人看了一眼,手上做了一个手刀下劈的动作!

    牢头转过头去,见开始那七个犯人,还有三个没死,只是因为身受重伤,躺在地上打滚哀嚎。

    这几个人因为躺在地上看到了这里发生的一切,自然是没有活命的可能,谁还会拿他们的命当回事。

    牢头没有丝毫犹豫,就是叫来那些手下衙役,对他们说道:“把他们弄死!”

    衙役们这时候谁还敢说个不字,一说,自己就得死,最后落得个“英勇殉职”的名头,那又是何苦来哉!

    不多时,那几个犯人就是被那些衙役用板凳活活砸死,临死前还痛苦的喊叫了几声。

    砸死衙役后,许杰又是对那牢头说道:“做戏做全套,既然你们参与了阻止犯人的厮打斗殴,犯人死了这么多,逃了这么多,你们没点伤,这说不过去!”

    说到这里,许杰又是无所谓的笑了笑,跟着说道:“当然,这也是为求万无一失,做不做,还是在你们。”

    说完,许杰就是告辞而去。

    牢头和那些衙役也是为难了,难道说还真要这么干!

    “来,拿凳子往我身上砸!”

    突然,那牢头就像破釜沉舟一般,把心一横,就是对一个手下衙役说道。

    “你们也得砸!不砸,你们也逃不脱干系!”

    不得已,这些人也是只得对着对方一一砸了下去,一时间,整个牢房就是充斥着痛苦的喊叫声,声音听的让人慎得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