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一章 你们都是坏人
    张老爷有这情绪也是不奇怪,要知道就凭这万华对张婵的一片心意,张婵跟了他,那也是不会受委屈。

    若不是万华是个反王,就张老爷对女儿的宠爱,哪里舍得拆散他们!

    见张老爷答应,万华也是略微好过了一些,而后万华又是对许杰说道:“先生,我这就要走了,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还请先生多加照顾伯父和婵儿,若是以后有需要在下的地方,还请先生切莫客气!”

    许杰心情也是低落,拱手回道:“学生知道。”

    万华拱手还礼,而后就是带着王五,王六他们离开了许府,向着城门口打马而去。

    看着万华离去的背影,张老爷心情很是复杂,有摆脱了万华纠缠的轻松愉快,又有错失万华的些许失落,这两种感情交织在一起,让张老爷也是不知该高兴,还是该惋惜!

    许杰倒是没有太多的感情流露,万华一走,他便是和张老爷进了府,而后便是独自回书房温书去了。

    此时,就在大同府城以北一百三十余里地的镇鲁堡,一处米铺后院的厢房里,一个女子看着手里一块带血的手帕,就是落下了眼泪,

    此人不是张婵又是谁!

    那一日和万华回了许府,吃过饭后,张婵也是回去休息了,那一天张婵也是累的不轻。

    谁知就在这时,姑母张氏就是敲响了她的房门,说是要张婵陪她去珠宝行看一件首饰,帮着做个参考。

    这个要求哪个女人会拒绝,张婵不疑有他,就是随着姑母出了许府,谁知这一出去,就是到了这镇鲁堡来了,到现在,她已经是在这里呆了三天了!

    三天,已经三天了,张婵都可以想象出万华那满世界寻找自己的焦急模样!

    这三天,张婵以泪洗面,不知多少次的哭求姑母送她回去,可是姑母只是一个劲的劝她,要她与万华断了来往,

    不管张婵如何求,如何哭,她姑母就是不松口!

    张婵甚至是以死相逼,可是她姑母像是早已经预料到了一般,不说整个房间找不到一件利器,就单单是那时刻不离身的两个许府的丫头,就让她没有任何逃跑和寻死的机会!

    就这样,张婵闹过后,哭过后,只得是对着手帕发呆,看着早已经干透了的万华的血迹,只有看到这手帕,张婵才能感觉万华就在她的身边!

    这时候,她姑母张氏就是走了过来,见张婵又是在那里一个人发呆,张氏不由得重重叹息一声,

    张氏就是说道:“孩子,你这又是何苦呢,你和那首领本就不是一路人,你们是没有结果的啊!”

    张婵一动不动,还是那般的看着手里的手帕,嘴里回道:“姑母,婵儿就是喜欢他,婵儿这辈子就是认定了他,我就是要跟他!”

    “哎,你这孩子,脾气也不知道像到了谁,我们张家没一个跟你一样的!”

    说着,张氏就是将张婵搂在了怀里,声音也是哽咽了,张氏就是接着说道:“孩子啊,我们女人难啊,老话说得好,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男人娶错了婆娘还能娶妾,可是我们女人嫁错了,那就是嫁错了啊,这辈子都是没得改了啊!

    孩子,你不要太固执啊,现在你看他是千好万好,那是你们还没成亲,被缘分遮了眼,一旦成了亲,那时候就没有后悔药吃了!”

    “姑母,我不后悔,丈夫是我自己选的,不管他以后怎么样,也不管他以后怎么对我,也不管我跟着他有什么下场,这辈子他都是我的丈夫,我都认了,我真的不后悔!”

    “你啊,现在说得这么好,等到你后悔了,就有你哭的时候!”

    张氏说着,就是重重的用手指按压了一下张婵的脑袋,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我是你姑母,我还会害你吗?你这孩子怎么就是说不通道理!你也不想想,等到他以后败了,他要牵连多少人,我们女人这辈子不求大富大贵,就求个平平安安,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怎么就是说不明白呢!”

    苦口婆心的劝了半天,张婵那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没办法,最后张氏也只得叮嘱了一声从旁服侍的丫环,让她们注意点,而后就是唉声叹气的走了。

    时间过得飞快,又是过了两天,许杰就是来到了镇鲁堡,来接张婵和他父亲,母亲回去。

    一见到许杰,张婵就是一头扑进了许杰的怀里,眼泪就是哗啦啦的流下来!

    “杰哥哥,杰哥哥,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们都不管我了呢!,,,”

    “傻丫头,我们都是你的至亲,怎么会不管你?好了,不哭了,我们回家!”

    许杰说着,就是引着张婵上马车。

    这时候张婵就是慌忙打量了四下,却是不见万华的身影,张婵不安的问道:“他呢?万华哥哥呢,怎么没有看到他?”

    许杰神情一暗,也没有隐瞒张婵,就是说道:“他走了,回陕西了。”

    张婵一听,本已经止住的泪水又是忍不住哗啦啦的流出来。

    “是你们逼走了他,你们都是坏人,你们都是坏人,我恨你,我恨爹爹,我恨姑母,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所有人,,,”

    张婵大哭着,就是不停的捶打着许杰。

    许杰见张婵如此伤心欲绝的模样,心里很是难过,可是他却是不能为力!

    这件事情是舅父和自己父亲母亲决定的,他身为人子,哪里能违背,便是明知张婵会伤心难过,可是这一切也只得是任由她发生,

    想到这里,许杰就是忍不住抱住张婵,就是安慰道:“不哭了不哭了,你与首领的缘分尽了,以后会有比首领更优秀的人走进你的生活,你会有更好的选择,相信杰哥哥,杰哥哥不会骗你的!”

    “我不要,我不要,我只要他,我只要万华哥哥,,,”

    张婵已经是泣不成声,本已经是憔悴的脸上早已经是被泪水打花了妆容,让人心生无尽的怜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