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四章 这还是大出我的预料
    万华哪里会信他们这一番鬼话,有道是衙门便是鬼门关,官爷阎王一个样,进去了还能有好事!

    万华当然是不去的,加上自己的身份又是有假,自然是要尽量避免和官府打交道,于是万华就是对那捕头拱手说道:“此事事关人命,在下不敢推脱,自是要全力配合捕爷办案的。

    怎奈此次在下在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许多的事情都是没有办,如今行程实在是紧的很,还请捕爷可以通融一二,换作别人前去吧。”

    说这话的时候,万华就是从腰间摸出一锭银子,将之不着痕迹的交到了那捕头的手里。

    这种事情万华经常做,真可谓是驾轻就熟,所以现在别看是众目睽睽之下,可是万华却是做的滴水不漏,不特别注意,根本发现不了。

    给捕头送完了银子,万华又是对一众的百姓说道:“今日在下实在是抽不开时间,不知哪位好汉可以代替在下走一趟衙门,陈说事情缘由,为表示感谢,在下特奉上纹银十两,以表谢意!”

    说着,万华就是将一锭白花花的银子托在手上,让大家一一过目。

    老话说得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没有勇夫,那也有笨蛋,何况这还是比较露脸的事,不去是傻子!

    “我去我去,我替这位公子去。”“我来我来,我就住衙门边上,那地方我熟啊!”,,,

    不一会,万华就是被一众百姓给围满了。

    开玩笑,这黑的是眼珠子,白的是银子,这是钱啊,还是十两啊,够一家老小吃穿好几年的了,哪个能不动心!

    万华见他们如此热情,于是就点了五个汉子,对他们说道:“要不你们就一起去吧,人多好说话,完事了一人分二两,你们看怎么样?”

    “行行行,公子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对对对,都听公子的。”

    那五个人自然是不会有意见,虽然一下少了这么多,可是好歹也有份啊,总比没选上的强,再说了,五个人去,这心里也是踏实不少啊。

    选好人,万华就是对那捕头说道:“捕爷,您看让他们去成吗?”

    那捕头开始拿了万华的银子,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哪里还能不答应,他又不知道胡亭云对万华有气喽!

    “行行行,那就让他们去吧!”

    说完,捕头就是叫上那五个汉子,让他们跟自己去衙门。

    胡亭云见此情景,心里那个气啊,眼睛都要喷火了,这捕头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呢,难道还要本公子明说不成!

    不行,今天无论如何不能放过那匹夫!

    打定了主意,胡亭云就是要再吩咐那捕头,让他必须带那匹夫回去,可是怎料这时候许杰却是站出来对胡亭云说道:“胡公子,今日之事简单明了,既然万兄有事在身,还请公子行个方便吧,实在不行,我也可以前去衙门,将事情分说清楚!”

    一开始那胡亭云让捕头带万华去衙门,一旁的许杰就是知道这胡亭云没安好心,加上他也是知道万华的身份,现在见胡亭云还要再说,他自然是要站出来维护万华了。

    许杰都开口了,胡亭云也是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这许杰可是大同府响当当的人物,自己的父亲都是对其极其的看重,经常还邀请许杰去府衙讨论歌赋,他的面子自己不能不给。

    没办法,胡亭云只得是说道:“既然许兄如此说了,我也不能扫了许兄的面子,此事也不用劳烦许兄去了,有那几个百姓去就行了。”

    “多谢,多谢。”

    就这样,捕头就是带着那五个百姓,还有受害人王秋思,当然,还有那恶人的尸体,就是到衙门报官去了。

    他们走后,胡亭云自然也是不好意思再待在这里,冲冲向许杰,张婵告辞后,他也是带着小厮走了。

    胡亭云走后,见没有外人了,许杰才是有机会对万华问道:“不知首领是如何知晓那小熊乃是真人装扮的?学生也是对他看了许久,却是丝毫看不出异样来,不知首领是看到了哪里的破绽?”

    张婵听了也是好奇,也是跟着说道:“是啊是啊,哥哥你是怎么发现的,我都一点没看出来。”

    万华听他们这样说,不禁又是想起了那王秋思的遭遇,心下也是凄然,说道:“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一只小熊又怎么可能通晓人话,还会一听诗名,就是立刻书写出诗句来,这就是写戏文,除了神话故事,那也没有这样写的嘛!”

    许杰和张婵听了都是不禁点头,还是自己当时太过于觉得新奇,竟然是忘了如此简单的道理,这样的事情,即便是说给三岁小孩听,他也是不信的!

    不过许杰还是问道:“可是学生观首领当时完全是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仅此一点,当是不可能如此,首领应该还看到了别的破绽才对?”

    万华点点头,回道:“不错,还有别的破绽,尽管说王秋思在那恶人的调教下,已经是把小熊的形态学的惟妙惟肖了,这很好的遮盖了王秋思的真实身份,可是有一点却是无论如何都遮盖不了的!”

    “是什么?”

    许杰和张婵都是同时问道。

    “眼睛!”

    “眼睛?”

    “不错,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个人可以掩饰他的身体动作,也可以掩饰自己的情绪,可是眼睛的光芒与锐利,那是如论如何都掩饰不了了,所谓看人重看眼,说的便是如此。

    人乃是万物之王,人的眼睛又怎会和牲畜的眼睛一样呢,这完全就是两个不一样的存在,一看便知。

    所以当我对此事起疑之时,我便仔细的看着王秋思的眼睛,见他目光之中既有不甘,又有屈服,既有愤怒,又有无奈,当时我便心下明了。

    只是王秋思的遭遇还是大大超出我的预料,没想到一个人对于钱财的渴望,可以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真真是妄为人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