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一章 迫不得已
    这时候孙传庭也是跑了过来,也是对李自成说道:“不错,两军交战,本就应该堂堂正正,你以世子做要挟,便是胜了,也是要惹来天下人的耻笑,学生观头领也是不俗之人,你这又是何苦呢!”

    李自成那眼睛死死的就是盯着瞿式耜,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

    这时候,那高一功灵机一动,便是对瞿式耜说道:“你抓得不过是我们闯王手下的一个无名小辈,你要杀便杀,这样的人我们闯王多的很,不在乎!”

    这样的话,对于一般人来说,那也许有点用,可是对于瞿式耜来说,那是没有任何效果的,瞿式耜看人一向很准,若不是心里断定李过身份不一般,他又怎会贸然动手!

    “哈哈哈,,,”

    瞿式耜哈哈大笑几声,而后便是回道:“这些哄骗三岁孩童的话,这位好汉就不用拿来说了,若是此人不重要,你们现在直接就动手了,哪里还会再此与学生对持!”

    高一功一时语塞,不知如何作答。

    这时候,只见李自成猛地一下拔出大刀,一下就是架在朱存植的脖子上,就是对瞿式耜厉声喝道:“你放不放人?”

    说着,李自成手里微微一动,大刀便是在朱存植的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涓涓细流般的鲜血就是流淌了出来。

    想那李自成本就是破军星转世,这几年打打杀杀的,身上的气势本就是吓人,现在侄子李过被人劫持,这一发怒,气势之吓人,可想而知!

    果然,那朱存植被李自成这一吓,顿时是魂飞魄散一般,面如白纸,脚下发软,若不是高一功把他驾住,他哪里站得住!

    “大王饶命啊!大王饶命啊!,,,”

    朱存植不停的对李自成求饶,而后又是对瞿式耜骂道:“你这浑人,你倒是赶快把那好汉放了啊,本世子要是出了事,你担待的起吗?”

    瞿式耜面不改色,理也不理朱存植,手里的匕首就是微微用力,也是在李过的喉咙上划破了一层皮,这一下,李过也是流出了鲜血!

    瞿式耜就是毫不示弱的对李自成说道:“你怎样对世子,学生就怎样对这位好汉,你若不信,大可一试!”

    李自成看着瞿式耜,瞿式耜毫不畏惧,就是与他对视,眼睛里面充满着无比的坚定神情!

    一时间,场面静若无声,没有一丝声响,不过每个人的心都是砰砰跳的厉害,本能的,所以人都是抓紧了手里的武器,眼睛都是看着两军阵中的李自成和瞿式耜。

    “叔,你不要管我,把世子杀了,我倒要看看这王八蛋能不能活!”

    李过这时候也是忍不住了,情绪比较激动,就是大声对李自成喊道。

    李自成不去理会李过,与瞿式耜对视了许久,李自成这才是无奈的闭上了眼睛,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身上的杀气也是消散了许多。

    李自成便是说道:“好吧,我们交换人质!”

    李过一听,嘴里不住的喊着“不要换啊,不要管我”之类的话,当然,这种话听听也就完了,谁还会当真。

    见李自成同意换人,瞿式耜和孙传庭都是松了一口气,刚才的举动无异于赌博,若是输了,那真是万劫不复了,现在赌赢了,他们也是轻松不少。

    可是如何交换,现在双方都是对彼此不信任,一旦交换的时候出了什么岔子,那场面就不可控制了!

    瞿式耜就是瞿式耜,很快,他就是想出了一个可以使双方都接受的法子来交换人质。

    只听瞿式耜就是对李自成说道:“我们都在对方人马里面,挑选一个人出来代替对方,而后我们都退归本阵,让选出来的人来交换人质,你看怎样?”

    这个办法不得不说是比较可行的,就比如说李自成,他可以在孙传庭的人马里面随意挑选一个小兵出来代替瞿式耜,

    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的防止中途发生变故,毕竟对于一个小兵来说,可以顺利完成交换人质的任务,这已经是非常难得了,他哪里还敢惹出什么变故来。

    当然,如果是瞿式耜和那小兵提前交代了细节,那就另当别论,可是真要是那样的话,那瞿式耜就要提前和所有的士兵交代清楚,要不然,那也是没用,

    再加上刚才瞿式耜突然发难,这本就是机变之举,他哪里又能提前料到现在这局面,所有到时候发生变故的可能性是极低的!

    李自成也是想明白了这一点,在没有其他的可行办法下,他也是只得点头答应。

    就这样,李自成在孙传庭的军队里面挑了一个面相还算老实,身子也是比较瘦弱的小兵出来,代替了瞿式耜。

    瞿式耜也是在李自成的人马里面挑了一个人出来代替李自成。

    而后他们所有人都是各自退回了本阵,只留下那两个小兵,还有被刀驾着的朱存植和李过。

    交换很顺利,两个小兵都是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尽管李过心里很是不甘,中途想要再去抓住朱存植,

    可是那朱存植脚下功夫着实不赖,李过还没动作,他一脱离李自成小兵的控制,就是撒开丫子跑到了孙传庭的大军之中,让李过心里是愤恨不已。

    那朱存植一脱离危险,立即就是指着瞿式耜喝骂道:“你是怎么回事,刚才本世子差点就被那贼匪杀了!本世子若是出了事,你有几个脑袋砍!”

    瞿式耜尽管是心里极其气愤,可是毕竟朱存植的身份摆在那里,他也是只得陪着笑脸,对朱存植赔罪道:“方才学生也是迫不得已,让世子受惊了,还请世子恕罪!”

    “迫不得已?我看你是巴不得本世子死在贼匪手里才好!你看看,我脖子都流血了!”

    朱存植说着,就是指着自己那还在流血的脖子,对瞿式耜一阵怒骂。

    一旁的孙传庭见此,怎能袖手旁观,便是冷冷的说道:“若非瞿兄,世子你还在贼匪手里受苦,何来的如此威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