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八章 不可能
    果不其然,第二天中午时分,文水县县城便是迎来了一支军容鼎盛的大军,他们不是孙传庭又是谁!

    李自成和高一功,马维兴他们几个站在城头上,跳目打量着城下的大军,见这支大军威武不凡,军士个个斗志昂扬,他们心里不禁也是升起了一丝阴霾。

    也不知道这次坚守文水,是对是错!

    不过这种情绪很快就是在李自成的身上一扫而过,而后就是消失不见,此时的他可是众人的主心骨,任何人都可以慌乱,任何人都可以畏惧,唯独他李自成不可以!

    “哈哈哈,,,”

    只见李自成哈哈大笑几声,而后就是指着城下的孙传庭大军说道:“你们看,这伙官军攻城器械都没带,他要如何攻城?难道想要学那天上的鸟儿飞上来不成!”

    李自成这话一出,众人都是赶紧又去仔细打量,果然见官军一点攻城器械都是没带,心里都是安心不少,不由得,这信心也是足了许多!

    心情好了,话语自然也是轻松许多,那李过就是对李自成说道:“还是叔厉害,一眼就是看见了官军没带攻城器械,这眼力劲真是比天上的老鹰还要厉害,你说我怎么就没注意呢!”

    高一功呵呵笑了几声,就是回道:“等你注意到了,那你就可以独当一面了,不过看你小子现在这模样,没个三年五载的是别想了!”

    “哈哈哈,,,”

    高一功这话一出,顿时是惹得李自成,马维兴他们哈哈大笑,这气氛一下就是好了。

    就在这时,只见官军方阵出来了一骑快马,那快马到了城池脚下,就是对着城头上的李自成他们高声喊道:“城头上的人听着,我家先生说了,只要你们放下武器,向官军投降,我们保证不伤害你们的性命,还会为你们在衙门某得差事。

    若是不降,城破之日,便是你们的葬身之时,不但如此,朝廷还要追究你们家人的罪过!我家先生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你们好好想想吧!”

    说完,那快马就是立即打马回去了,丝毫没有和李自成谈谈,看看李自成有什么想法的意思,这让李自成感到被人轻视了,心里很是不舒服!

    不由得,李自成就是狠狠的说道:“我倒要看看是谁给谁时间?”

    说完,李自成就是大手一招,叫来了一个心腹手下。

    却说此时,孙传庭的大军之中,孙传庭正与瞿式耜骑在马上,远远的打量着那文水城池。

    看过一番后,瞿式耜就是颇为有些担忧的对孙传庭说道:“伯雅弟,为兄看这李贼做派,似乎是不打算和我军出城野战,而是准备紧守城池,与我军长期对持消耗啊!

    我军未曾携带攻城器械,若是李贼龟缩不出,我们拿他便是毫无办法,早知如此,出发之时当多多携带攻城器械才是!”

    “哈哈哈,,,”

    瞿式耜一脸愁容,却是不想孙传庭听了他这话,却是哈哈大笑起来,笑过后,孙传庭这才是回道:“瞿兄多虑了,兵法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

    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如果我军的人数是敌军的十倍,那就应该包围他们。如果是敌军的五倍,那就应该进攻他们。如果是敌军的一倍,那就应该把敌军分散。

    如果和敌军人数相等,那就要想办法战胜敌军。如果人数不如敌军,那就应该跑。如果我军实在是实力不如敌军,那就直接不要打这一场仗。

    “如今我军不过区区两千之兵,而贼兵却是有五千至八千之众,此战若是按照兵法来说,我们见了贼兵就该跑了!如此,一场本该逃跑的战争,还要什么攻城器械!”

    这一番话真是把瞿式耜给说蒙了,既然是应该逃跑的战争,那我们还跑来干什么!

    见瞿式耜满脸疑惑的神情,孙传庭便是耐心的解释道:“瞿兄不必疑惑,兵法之精要便是活学活用,当年孙子那年代,诸侯争霸,各国百年的大战打下来,他们的军队战斗力相差不大,如此,孙子才会比较强调人数的重要性!

    可是现在到了我们这年代,事情早已是起了变化,官军之中,各支官军战斗力也是相差甚远,更妄谈那些贼兵了,所以我们不能照搬古时兵法!

    前番与那张贼交战,弟观贼兵个个脓包,这李贼与张贼同是陕西而来,他们人生轨迹相似,于是弟断言他们手下贼兵当属同一层次,故而弟才会兴兵前来征讨!

    可是毕竟我军人少,攻城之战带来的死伤,我军承受不起,所以弟未曾携带攻城器械,便是从未打算攻城!”

    “哦,原来如此!可是如果我们不攻城,那若是李贼不出城与我军野战,我军又当如何?”

    孙传庭听了,微微一笑,回道:“弟自有办法引他出来,若是他不上当,那也无妨。龟缩城池,犹如自断手脚,自挖耳目,如此,任打任杀,那还不是全凭我们嘛!”

    就在孙传庭这话刚说完,只见那文水县城城门打开了,从里面出来了一骑快马,向着自己这边而来。

    孙传庭和瞿式耜两人不禁是对视一眼,都是疑惑这李贼派人来是所谓何事,难不成是他们要投降?

    很快,那快马就是来到了孙传庭的大军跟前,孙传庭命人将他带了过来。

    那人一见孙传庭,便是说道:“我家闯王让小的告诉你,秦王世子在我们的手里,若是你三天之内不撤兵,我们就把他手脚砍断,到时候送到秦王府上去,倒要看看你如何向秦王交代!如何向朝廷交代!”

    孙传庭和瞿式耜他们听了都是愣住了,好半天都是回不过神来!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的又是冒出个秦王世子来,这也没听人说过啊!

    不可能,秦王封地远在西安,他的世子怎么可能跑来山西!而且又怎么会落到那李贼的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