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九章 谁不愿跟着
    “听到了,”“听到了,”“听到了,”,,,

    那些士兵们都是一个个的回应着,不过声音都不是很大,老大的不情愿模样,

    这时候估计他们心里都是想的差不多,朝廷都三个月没发军饷了,现在还好意思叫我去打仗,我打你奶奶个嘴!

    听到下面稀稀拉拉的回应声,孙传庭面无表情的笑了笑,看不出是喜是怒。

    等到邱荡寇说完了,孙传庭大步就是走到了点将台中央,而后威严的对下面一众军士压压手,而后就是说道:“我知道你们不情愿,不甘心,因为朝廷没有发军饷给你们,让你们,还有你们的家人饿肚子,所以你们有这样的态度,我不怪你们!”

    被孙传庭一语道破,许多人都是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台上的孙传庭。

    这时候,孙传庭又是接着说道:“此次贼兵来犯,百姓生灵涂炭,你们身为军人,责无旁贷,然而古人云,皇帝不差饿兵,我也是知道你们的难处,所以我特地为你们向知府大人请来了军饷,现在,我便将三个月的军饷发给你们!”

    孙传庭这话一出,众人无不是齐齐火热的看向了他,都是难以置信,这就发军饷了!还一下补发三个月的,这是真的吗?

    不过由不得他们不信,孙传庭大手一招,十几人就是抬着一口又一口的木箱子,就是走到了众人面前,打开一看,顿时是一片白光,呛得人眼睛都是花了!

    不但如此,许多的民夫也是将一辆又一辆的板车拉到了一旁,上面果然是装着一袋又一袋的粮食!

    这是真的,这是真的,真的要发军饷了!

    许多人看着那白花花的银子,还有那一车车的粮食,都是感慨万千,想着终于要领到粮食和饷银了,日子终于是有了盼头了,想着想着,许多人就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军需官何在?”

    孙传庭猛地一声大喝。

    “下官在。”

    一个四十余岁的人就是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孙传庭的面前,单膝跪地,就是等待着孙传庭的命令。

    有知府大人和邱荡寇两人为孙传庭背书,现在任谁也是知道眼前的这个书生,就是这支大军的头了,谁敢怠慢!

    孙传庭也不拖沓,便是说道:“现在命你为每一个士兵发放三个月的粮饷,不得有半分克扣,但有差池,拿你试问!”

    “下官尊命!”

    军需官接下命令,不敢怠慢,立即是招来几个手下,而后每人手里拿着一本账册,就是开始点名发饷。

    “王老三,”“在,”

    “尔任军中士兵,每月应发本色银一两,粮食一石,现一次发放三个月的军饷,应发三两本色银,三石粮食,现实发三两本色银,三石粮食,验看无误,签字画押。”

    “哎哎哎,,,”

    那个叫做王老三的士兵连连应和着,一手接过那三两银子,用嘴巴一咬,见是真银,分量也是不差,又是跑去看了看那三石粮食,都是好粮,不是往常领到的那些陈粮。

    王老三无比的激动,再也是忍不住了,就是喊道:“没少,一分没少,一分没少啊!”

    喊着喊着,王老三就是一下瘫在了地上,大声哭泣了起来。

    众人见此,都是知道这次是实打实的发放军饷,没有半分克扣,都是惊得说不出话来,而后个个都是心头火热,犹如一团火在烧!

    这也不怪他们,要知道大明走到了今天,实发军饷的事情早就是不存在了,

    他们这些大头兵,说是说每个月一两银子,一石粮食,可是拿到手里,能有一半就谢天谢地了,有时候连三成都拿不到!

    现在猛的来个实发,那是什么概念,那就是这三个月的实发军饷,顶的上平时大半年的了,这叫这些士兵哪里能不激动!

    见这些个士兵一个个的哭天抹泪,那知府姚木生就是一阵鄙夷神情,丘八就是丘八,真是不成体统!

    懒得再在这里久留,姚木生就是和孙传庭叮嘱了几声,而后就是坐着轿子回去了。

    等到发完了军饷,再看众人,一个个的抬头挺胸,眼睛都是炯炯有神,这精神面貌真可谓是焕然一新!

    见此,孙传庭也是放心不少,在饥饿面前,在穷困面前,哪有还有什么大道理,任你说的天花乱坠,那都没有一碗香喷喷的米饭来的实在,那都没有一锭白花花的银子来的实在!

    为了一次发下这三个月的军饷,孙传庭真可谓是煞费苦心,不知道费了多少的口水,这才是说服姚木生从府库里面调出来了钱粮!

    这时候,孙传庭大步就是再一次走到了点将台前,这一次,不用别人再背书,所有军士都是齐齐看向他,眼睛里面尽是炽热。

    军人就是这样,没有什么花花肠子,谁对他们好,他们就服谁,这次可以一次实打实的领到三个月的军饷,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的功劳,大家哪里还能不服他!

    看着下面几乎是焕然一新的士兵,孙传庭便是干脆利落的说道:“此次贼兵攻打府城,你们作为军人,保家卫国是你们的分内使命,我将带着你们杀出一条血路,你们敢不敢跟着我!”

    “敢!”“敢!”“敢!”,,,

    下面的士兵们都是个个大声回应着,声音那是一浪高过一浪,很显然,这些士兵们都是对孙传庭归心了!

    开玩笑,这样的人谁不愿意跟着?

    “好,你们有此勇气,我很欣慰,我孙传庭将带着你们打赢这一仗!”

    不过孙传庭说到这里,却是话锋一转,便是说道:“不过你们之中许多人年龄亦或太小,亦或太大,实在是不适合参与此次作战,所以我要对你们一番甄选!”

    说完,孙传庭便是猛然喝道:“众军士听命,凡十六岁以下,四十岁以上者,出列!”

    这话一出,下面就是一阵骚动,许多被孙传庭说到年龄的人,他们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站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