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八章 谁敢不让我们走
    猛然间,李自成就是一把揪起那胥吏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此话当真?若是你敢骗我,我李自成把你千刀万剐,你信不信!”

    “不敢不敢,小的绝对不敢欺瞒大王,此事千真万确,小的这里还有那小王爷的信物在!”

    说着,那胥吏就是从腰间掏出一块玉佩,将之递给了李自成。

    李自成接过玉佩,入手顿感一阵温润光滑,比之寻常玉佩,这确实是不同一般,再一细看玉佩上刻的字,只见上面端端正正的刻着“大明太祖高皇帝十一世孙朱存植”。

    李自成不禁是心头一震,又是连忙仔细查看了一番,越看越是觉得这玉佩不似作伪,心下不由得就是信了五六分。

    不过纵然信了五六分,李自成还是问道:“堂堂一个小王爷,怎么可能到这里来,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胥吏不敢怠慢,便是说道:“回大王话,事情是这样的,昨天小的下值回家,走在半道上突然是冲出来一个浑身是伤的人来,那人身后还有几人在追赶,见到了小的,他们也是不敢再追,便是跑了!

    小的见那伤重之人如此,本是不愿理会的,可是那人却是告诉小的,说他是当今秦王的世子,七公子,只要救他一命,以后要什么给什么,还没说完,那人就是晕死过去!”

    说到这里,那胥吏不禁是看了一眼李自成,见李自成认真倾听,没有翻脸迹象,心里松了一口气。

    而后那胥吏又是接着说道:“小的听他这样说,也是不敢不管,于是小的把他带回了家中,请来郎中为他看伤,这才是捡回他一条命,

    晚上,那世子晕晕乎乎的,小的想要问明他的事情也是不得,无奈之下,小的便是翻看他的衣袖,这才是找到这块玉佩!

    见这玉佩上的字,再联想到他对小的说的话,小的以为当是真的,不敢怠慢,小的今日便是特来拜见县尊大人,本想告明事情始末,没想到小的还没开口,大王就是来了,事情就是这样,若是小的有半句假话,任凭大王处置!”

    李自成盯着他看了许久,见这胥吏虽然是吓得要死,不过倒也不像说谎!

    李自成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而后便是问道:“那他现在在哪里?”

    “回大王话,还在小的家里。”

    李自成也不拖沓,便是招手叫来李双喜,对他说道:“你带人跟着他回家,把人给我带回来,若是他敢耍花样,他一家老小,一个不留!”

    “是,大哥!”

    李双喜应下后,又是指了指那些捕快衙役,问道:“大哥,他们还杀不杀?”

    “杀,当然要杀!”

    说着,李自成就是对一众手下罗罗命令道:“一个不留,全杀了!”

    李自成一声令下如山倒,顿时,那些个罗罗就是举着大刀长矛,就是一拥而上,大肆劈砍了起来。

    “啊”“啊”“啊”的惨叫声一浪高过一浪,很快,鲜血就是打湿了地面,只留下一堆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

    那胥吏见此情景,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不禁心里也是万分庆幸,多亏自己反应快,要不然,自己也早已经变成了他们里面的一员了!

    想到这里,那胥吏更加是不敢怠慢,无比恭敬的就是引着李双喜向着自己家里走去。

    他们走后,李自成自然也是不会闲着,赶紧命人将县衙各个府库控制起来,还有县城里面的乡绅大户,都是要控制,

    这次下山来,为的就是尽可能多的捞取钱粮物资,要不然,手下弟兄都要吃树根,啃树皮了!

    很快,那高一功,李过,马维兴他们就是回来了,他们既然来了,显然这县城已经是彻底落在手里了。

    那李过很是高兴,就是兴奋的说道:“没想到这县城这么容易就打下来了,开始我还担心大哥你带的这几百人少了点,现在来看,这些人还有多!”

    “哈哈哈,,,”

    听李过这样说,高一功,马维兴他们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确实,这次本来高一功他们是主张带个三四千人来的,可李自成却是力排众议,说周边的县城都是没什么厉害的,几百人足矣,人多了,反而是会容易暴露自己的踪迹。

    所以最后李自成只是带了四百人下山,这些人个个都是自己手里的精锐,极是能打,真要论起战斗力,便是遇上寻常的土匪罗罗两三千人,李自成也是不惧!

    笑过后,高一功就是对李自成问道:“大哥,我们什么时候走?”

    “走!”

    李自成喃喃念了一声,而后微微一笑,便是说道:“也许我们不用走了!”

    “不走了?那官军来了这么办?不是说抢一把就走的吗?”

    “是啊,官军即便是怂包,可我们毕竟也只有四百人,耗也把我们耗死了!”

    见李自成似乎不想走了,高一功他们都是不解,下山的时候都是计划得当了,一来练兵,二来补充物资,现在见李自成又是要改变主意,他们不禁也是担心起来。

    这时候,高一功就是试着说道:“难道大哥是想要把山上的弟兄都叫下来,我们把这县城占了?”

    “不错,我正有此意!”

    李自成自信满满的就是回道。

    高一功听了,不禁是担忧的说道:“我们毕竟是外来户,在这里没有根基,万一官军打过来,我们即便是有五千多兄弟,可也很难守得住啊,到时候一旦被官军围了,想走就难了!”

    “呵呵呵,,,”

    李自成呵呵笑了笑,便是回道:“以前我们可能是走不了,可是现在却是不一样,只要我们想走,谁又敢不让我们走!”

    高一功,马维兴他们都是被李自成给说迷糊了,怎么回事?现在的我们不还是我们吗?怎么和以前就不一样了!

    “大哥,你就别卖关子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是啊是啊,大哥你把事情说清楚,就不要让我们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