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七章 显然也是震到了他
    李自成大步走进县衙,手下罗罗自然也是鱼贯而入,个个都是神情激动,显然,这次事情如此顺利,也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不多时,手下人就是押着县尊,师爷等重要人物到了李自成面前。

    要说这县尊和师爷,那平时在县里真是天上人一般的存在,谁人不是又敬又畏!

    可是此时的他们,就好像是见了猫的老鼠一般,吓的是浑身抖如筛糠,牛毛般的汗珠就是滴滴嗒嗒地落下来。

    这时,那县尊也是顾不得读书人的体面了,直接就是一个猛子跪在地上,不住的对李自成跪地求饶。

    “大王饶命啊,大王饶命啊,学生如今尚未婚配,膝下无一儿半女,若是出个好歹,无颜见祖宗于地下啊!”

    说到这里,县尊已经是泪如雨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的已经是稀里哗啦,真真是凄惨!

    一旁的师爷,捕快,衙役,这时候他们也是顾不得鄙夷县尊了,也是学着县尊的模样,一个个的对着李自成就是不住的跪地求饶,额头都是磕出了血来!

    “哈哈哈,,,”

    李自成和一众手下罗罗,见堂堂一县之尊,如此这般不要脸的模样,都是得意的哈哈大笑。

    笑过后,李自成就是一把拽起那县尊,恶狠狠的就是说道:“曾几何时,我李自成在你们这些老爷面前,屁都不是一个,可是现在呢,你们又是什么!”

    “我们是屁,我们是屁,大王您就发发慈悲,把我这个屁放了吧!”

    县尊没脸没皮的就是哭求着,哪里还有半分官威!

    不待那县尊继续多说,李自成“啪”的一声,狠狠的就是一个巴掌打在了那县尊的脸上,顿时就是一个火红火红的巴掌印!

    “住口!大明朝廷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败类,孬种,这天下才会一天比一天乱!

    你还有脸求饶?你可是堂堂天子门生,当今皇上负你了吗?你为何不为君效死!”

    李自成大骂着,一双眼睛就是瞪得老大,仿佛要吃人一般!

    县尊见他如此,哪里还敢多说,羞愧的就是低下了头!

    “锵”的一声,李自成猛的就是拔出了刀,架在了县尊的脖子上!

    “你身为朝廷命官,上不能为皇帝效死,下不能为百姓请命,你何德何能,立身于天地之间?”

    话音一落,李自成猛的就是高高扬起了手里的砍刀,一刀就是砍了下去!

    那县尊尚在惊愕之间,一颗大好的头颅就是高高的飞在了半空,在天上翻滚了几圈,这才是扑通一声跌落在地上。

    再去看他,一双眼晴竟还在看着李自成,显然是死不瞑目!

    杀完县尊,李自成又是恶狠狠的看着师爷,捕快等人。

    一众人等见李自成那刀子一般的眼睛看过来,顿时就是吓得魂飞魄散!

    县尊都懒得多说,对于这些人,李志成自然也是懒得理会,便是一个招手,对手下人马说道:“全杀了!”

    李自成手下一众罗罗正要挥刀劈砍,就在这时,只听的一阵歇斯底里的声音传来,

    “大王,大王,小的反正,小的反正,小的有重要话说!”

    “慢!”

    李自成立马就是制止了的手下人马的屠杀,而后循声看去,只见一个作胥吏打扮的人还在那里大声疾呼,似乎真有重要事情要告密一般!

    李自成好奇之下,便是让人把他提了过来,就是问道:“你有什么重要话说?只要我觉得有用,我饶你不死!”

    “有用有用,一定有用!”

    那胥吏见事情似乎有转机,慌不迭的就是连连口称有用,开玩笑,这可是决定生死啊,谁人敢慢待!

    李自成见他这般模样,不禁是微微一笑,然后说道:“那行,你说吧!”

    那胥吏本人的就是看了看四下,见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着自己,不由得就是心里一阵发虚,然后就是小声说道:“大王,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胥吏这话一出,李自成还没回话,李自成身边的李双喜就是猛然喝道:“大胆,你可是要加害我家大哥!”

    说着,李双喜那把明晃晃的大刀,就是架在了那胥吏的脖子上,大有一刀了帐之意!

    “住手!”

    李自成本能的就是制止了李双喜的行为,凭着感觉,李自成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似乎确实有重大事情相告,一时的,好奇心猛增。

    将李双喜的大刀拿开,而后李自成就是独自一人将那胥吏“请”到了一个角落,

    李自成就是说道:“好了,你可以说了。”

    李自成样子十分的从容,没有丝毫的担心,因为他相信即便眼前的这个人想要对自己不利,凭着自己的本事,那也是徒劳!

    现在这胥吏搞出这般神密动静,如果真是有重要大事倒还好说,如果不是,那就不要怪自己心狠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李自成身上的非凡气势,那胥吏不自主的就是浑身一个冷颤!

    他也是知道自己九死一生了,能不能活命就看这一下了!

    强按下紧张无比的心情,那胥吏就是说道:“不敢欺瞒大王,今日小的刚刚抓到一个人,这人自称是秦王的七公子,小的己经是看过他的信物,确非凡品,此事小的估计**不离十,还请大王明鉴!”

    其实现在那胥吏也是没有十成把握,可是生死关头,说不得也是要赌上一把了!

    要知道如果这是真的,那堂堂秦王的七公子,那是什么身份,实打实的老朱家龙子龙孙,这样的人对于眼前的这个造反的头目来说,那无疑就是个铁打铜铸的护身符啊,他还能不动心!

    当然,如果此事是假的,那自己一定会死的很难看,可是如果不赌这一把,自己一样是要被他杀死的啊!

    既然如此,为何不赌!

    赌一把,尚且还有一线生机。不赌,必死无疑!这样的选择实在是太好选择,由不得不赌!

    果然,李自成一听,便是虎目精光一闪,显然这个事情也是震到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