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四章 读书人就是读书人
    一众人等见张献忠说话不算数,为人又是如此凶残,都是大惊失色,想要四下跑开,却又是被张献忠的手下人马团团包围,哪里还跑得了!

    “大王饶命啊!大王饶命啊!,,,”

    如此地步,真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们也就只能希望张献忠发善心了,都是死命的磕头求饶,脑门都是磕出了血!

    “哈哈哈,,,”

    张献忠得意非常,大笑着就是走到了那柳舒扬的面前,就是问道:“你就是县尊老爷?”

    柳舒扬早就是吓得面无人色,哪里还能回话,要不是被张献忠人马驾着,这时候都吓趴了!

    见柳舒扬如此货色,张献忠不禁是说道:“堂堂县尊老爷,就你这德行,非怪老百姓活不下去,非怪这天下一天比一天乱了!”

    说着,张献忠也不废话,一把刀就是驾在那柳舒扬的脖子上,恶狠狠的就是瞪着他,最后说道:“对不住了,你不死,老子我不踏实啊!”

    话音一落,不待柳舒扬求饶,张献忠把刀一拉,“咻”的一道血箭彪射,柳舒扬就是立死当场!

    柳舒扬一死,其余人更加是吓得说不出话来,连求饶的力气都是没有了,都是一个个的瘫在地上,面无人色,浑身抖的厉害。

    杀完柳舒扬,张献忠又是走到了那师爷面前,就是一下将那师爷身上的绳子解开,便是说道:“让师爷受惊,我老张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

    说着,张献忠竟是学着人家给那师爷躬身赔礼,态度倒是不错!

    张献忠这一举动,顿时就是让心如死灰的众人又是重新燃起了希望,也许可以不死了!

    那师爷这时候哪里还敢托大,赶忙避开张献忠的大礼,而后就是回道:“不敢不敢,大王客气了,学生当不得大王如此大礼!”

    “先生莫要客气,我老张最是敬重读书人,先生一看也是有才学的,我老张可是敬佩的紧啊!”

    说着,张献忠就是请那师爷到县衙里面说话。

    师爷自然是不敢不从,慌忙是跟着张献忠进去了。

    张献忠进县衙前,回头一撇那些瘫在地上的捕快和家属们,一皱眉头,就是对手下说道:“女人留下,别的都杀了,看着碍眼!”

    张献忠这话一出,许多胆小的人直接就是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那师爷听了,也是吓得浑身一个激灵,没想到这土匪头子这般好杀,就这一句话,几十人就是没了,他却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可想而知他的心是多么的冷酷!

    那些个手下罗罗见张献忠发了命令,也不废话,直接就是对着那些个捕快什么的一阵砍杀,便是七八岁,十几岁的孩童,还有那上了年纪的老人,那也是不能幸免,都是被杀了个干净。

    只有几个很小的孩子,被女人们死死的抱在怀里,任凭张献忠手下如何抢都是不撒手,最后那些人才是没有再为难了,这才是逃过一劫。

    最后,活下来的只有那些女人们,还有几个怀里哭的死去活来的孩子,她们都是被绑了起来统一看管,

    她们的命运也是被注定了,那就是被当成战利品赏赐给有功的大小头目,

    哎,尽管是避免的被杀,可是面对着这样的命运,也不知道这对于她们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

    却说张献忠和那师爷进到了县衙,两人落坐后,张献忠就是一幅诚恳模样的说道:“还不知先生尊姓大名,如何称呼?”

    那师爷咽了咽干巴巴的嘴巴,回道:“回,,。,回大王话,学生黄信,字雅堂,太原府太谷县人士。”

    张献忠点点头,对黄信的态度很是满意,而后又是问道:“看先生也是读书老爷,不知道先生可有功名在身?”

    “不敢欺瞒大王,学生天资愚钝,至今只考得一个秀才功名,真是惭愧,惭愧!”

    “不不不,先生有功名在身,那就是了不得了,哪里还说得上惭愧!比起我老张大字不识一个,那可是强的太多!”

    说着,张献忠就是一脸欣喜的看着黄信,不由得就是想起了万华身边的汤山来。

    虎爷身边有个汤山这样的读书老爷,听说他可是帮了虎爷不少的忙,而且他还是个金字招牌,不但是引得许多人来投靠虎爷,还为虎爷自身的形象增添了不少光彩,真真是难得!

    现在自己眼前也有一个读书老爷了,这可不能错过,虽然比不得那汤山老爷的举人身份,可那好歹也是个秀才啊,那也是有功名的人啊,哪里能不要!

    心里打定了主意,张献忠也不拐弯抹角,就是说道:“不瞒先生,我老张现在什么都是不缺,要人马有人马,要钱粮有钱粮,可就是缺个读书老爷给我出出主意!

    今天和先生遇上了,那也是缘分,不知道先生可愿意帮我老张一把,也做一回戏文里的诸葛亮?”

    黄信一听,心里是鄙夷不已,就你这匹夫,也敢自比刘备,真是不知道你这脸皮几般厚实!

    不过纵然是心里鄙夷不已,可是形势比人强,这可怎么办啊,一旦拒绝,这匹夫估计立马就得翻脸不认人,到时候,自己也得和东主一般下场!

    可是一旦接受了他的招揽,那以后传将出去,这自己的名声就是毁了,不但如此,还要连累家人受到牵连,这可如何是好!

    黄信的神情都是落在了张献忠的眼里,见他犹豫不决,张献忠便是脸色一沉,冷冷的说道:“先生好像不大愿意?”

    “不不不,,,大王莫要误会,莫要误会,学生愿意!”

    黄信感觉到张献忠的变化,哪里还敢扭捏,慌不迭的就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老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大丈夫能屈能伸,只要忠义之心不改,以后定然也是有反正昭雪的一天嘛!

    你看,读书人就是读书人,做什么事情,那都是可以找到理所应当的借口,你还挑不出错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