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九章 于国何益
    久久的,两人都是没有说话,一时间,书房寂静无声!

    过了许久,还是孙传庭最先打破沉默,只听孙传庭说道:“起田兄,我们虽然不知那贼子此行所谓何事,可定然不是图谋山西,这当可确定!”

    瞿式耜赶紧问道:“伯雅弟如此肯定,不知所谓何来?”

    孙传庭泰然回道:“我说此话,原因有三,一来,此贼现在所占之地极小,不过数县而已,此时他若是胆敢图谋山西,实乃是蛇吞大象之举,以此贼之精明,绝无可能!

    二来,即便是他担心以后朝廷征发大军,无法抵抗天威,想要先行转战山西,所以先来探路,可是此事也是绝难成行!

    所谓故土难离,那贼子刚刚打败朝廷天兵,正是士气如虹之时,他便是想走,可是一仗未打,胜负未分,手下人岂能甘心!

    三来,我山西虽然年景也是不大风顺,可是贵在大小商贩多不胜数,他们沟通南北,使之生活所需也算不缺。他们雇佣民力,使之百姓还算得活。故我山西远不像陕西那般民生顿苦,他若是来了,发展又岂会如陕西那般顺风顺水!”

    瞿式耜听了,也是点头赞同,口道:“伯雅弟所言有理,可是他不惜以身犯险,又是所谓何事呢?”

    “呵呵呵,,,”

    孙传庭呵呵笑了几声,便是回道:“起田兄其实也不必如此烦恼,这世上哪里还能事事都有所正解。遥想当年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如此重大国事举动,到头来不过也就是为博美人一笑!

    自古以来,小题大做之事多不胜数,那贼子又如何,兴许也是一时被什么事情牵绊,这才是来我山西也不一定!”

    说着,孙传庭就是笑着对瞿式耜说道:“既然他不是图谋山西,我们又何须自寻烦恼,管他作甚!”

    瞿式耜想了一会,便是说道:“伯雅弟言之有理,看来此事似乎是为兄多想了!”

    “哈哈哈,,,起田兄,你我难得一聚,这些事情也不是我们这赋闲之人操心的,既无大碍,我们不如小饮几杯,你看如何?”

    这瞿式耜在崇祯元年因为江南转税之事和朝中许多大臣相恶,自此便被诸多排挤,加之又不得崇祯帝重用,瞿式耜心灰意冷,没多久也就辞官回乡了,所以现在他也是和孙传庭一样,都是赋闲在家。

    那孙传庭说着,便是相请瞿式耜去那厅中小院,举杯畅饮。

    谁知瞿式耜却是摆手拒绝,正色道:“伯雅弟,这些自可稍后再叙,不瞒贤弟,为兄此次来访,乃是特为请你出仕!”

    孙传庭听了,不禁也是收起了笑容,而后叹息一声,说道:“起田兄,你我乃是刎颈之交,也没什么不可对你言说,如今朝廷如何,你也是清楚,弟便是出仕又能如何?

    在一阁部为一小员,而后无非蹉跎岁月,如此,于我大明又有何益!这样的日子,还不如弟在家温书呢!”

    “不,贤弟此言差矣!”

    瞿式耜一口便是否定了孙传庭的想法,而后说道:“阁部小员,亦是为国效力,为君分忧,贤弟又怎知为一小员,以后不得皇上重用呢!

    如今我大明内忧外患,那米脂巨贼打败三边总督洪大人,大有骤然暴起之势,如此时刻,正是我辈奋勇争先,一心为国之时,我等又怎能因为一时的不如意,而选择逃避呢!”

    孙传庭听了这话,口道:“听起田兄所言,兄是要出仕了?”

    “不错,当为兄闻听洪大人兵败身死之时,一种强烈的危险气息就是让为兄坐立不安,为兄断定,此米脂巨贼日后必将乱我大明天下!

    故此,为兄特来相请贤弟,恳请贤弟与我一同出仕,因为为兄知道贤弟你在行军作战方面极具才能,如今大明要的正是贤弟这种人物匡扶社稷,还请贤弟莫要推辞!”

    说着,瞿式耜郑重的就是对孙传庭躬身下拜。

    孙传庭哪里敢受,慌忙侧身躲避,而后来到瞿式耜身旁,将瞿式耜扶起,便是说道:“兄之所言,弟自是知晓,然如今时机未到啊!”

    “哦?不知贤弟在等何时机?”

    孙传庭微微一笑,便是回道:“我在等朝中重臣害怕!”

    瞿式耜听了,不禁也是在心里细细思量孙传庭这话的意思。

    不过孙传庭没有卖关子,直接就是接着说道:“如今朝廷已然是腐朽,但凡是有点职权的官职,无不是为朝中各个重臣把持,他们要谁上,谁就能上,他们不让谁上,谁就不能上!

    你我在朝中无门无派,无所倚仗,便是出仕,又能得何官职?如此,于国何益!”

    瞿式耜听到这里,哪里还能不明白孙传庭这话中意思。

    如今的大明朝廷与其说是皇上的朝廷,还不如说是那些各部大臣的朝廷,各个官职没有他们点头,皇上连个基本的候选官员名单都是看不到!

    别看这几年皇上处分了不少的官员,甚至还杀了不少了人,可是那真的是皇上杀得吗?

    那许多的人,不过是朝中大臣想杀,然后借皇上的手杀得!

    就以袁崇焕为列,皇上本意也是没有要杀他的意思,可是后来有官员弹劾袁崇焕给内阁大臣钱龙锡送礼!

    内阁大臣和边关统帅勾勾搭搭,这还得了!

    这一下就是触了皇上的逆鳞,于是皇上命令下旨严查,就这样,本意不想杀袁崇焕的皇上,最后将袁崇焕凌迟处死,那钱龙锡也是一下倒台!

    他们一去,朝中大臣又是紧跟着换了一批人,从此事可以看见,高高在上的皇上,被人当枪使了,而使用皇上的人就是朝中的大臣,这些个大臣要斗争,要争权夺利,怎么办?

    当然是借皇上的手啊!就这样,高高在上的皇上自以为手掌乾坤,事实却是他已经一步步的沦为了大臣们争权夺利的工具!

    大臣要整谁,他们就把谁的苗头引到皇上那里去,然后皇上“为”他们把事情办了,就这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