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五章 非给你封神不可
    要说这小溪也是没多深,那秀才完全可以在水里站起来,哪里还会呛到水!

    可是明显那秀才是个旱鸭子,到了水里就变成了秤砣,加之惊慌失措,竟然是被呛个半死,真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好半天的,那秀才才是缓过气来,见搭救自己的也是一个文人,只是年纪有点大,差不多有四十了。

    秀才赶紧是站起身来,对那人躬身施礼,说道:“学生冒文才,字兴国,多谢先生搭救,不知先生高姓,学生日后定当厚报!”

    “好名字!”

    那救人的先生还没说话,万华却是忍不住一声赞叹,这名字,真是好啊,冒文才,没文才,这名字,谁取的!

    秀才大怒,便是指着万华,怒道:“你这粗鄙武夫,真真是可恶,学生今日与你断然不会轻了!”

    万华呵呵笑着,就是走到了那秀才面前,就是说道:“这位读书老爷你莫要误会,在下我真是发自内心的对这名字感到喜欢,

    你看,冒文才,冒,就是没,就是无,佛家说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有即是无,无即是有,老爷你这名字可是蕴含至深佛家理念啊!”

    那秀才听了,便是赶紧从那书童背着的行礼里面翻出了一部佛家经书,竟然是开始一页一页的翻了起来!

    这一幕,那可真是把万华和那救人的先生看的一愣,这不过是随口一说,你需要认真吗?

    “找到了找到了!”

    那秀才大喜,一幅十分高兴的模样,就是对万华说道:“学生果真是家慈的佛经之中找到了这一句,你既能郎朗上口,那当是识字之人,如此说来,你也当是进过学的,也是圣人子弟,看在至圣先师的面子上,学生就不与你计较了,你以后自当好自为之!”

    这什么情况!

    万华好半天的是回不过神来,再看那秀才,真是看傻子一般!

    那秀才说完了万华,便是不再搭理,又是对那救人之人躬身施礼,说道:“学生冒文才,字兴国,多谢先生搭救,不知先生高姓,学生日后定当厚报!”

    那救人之人见他又是完全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语,一字不差,再回想方才那种种,心知此人定是因为长年累月读书,入了迷了,心里也是不禁为之惋惜!

    叹息一声,那人赶紧是扶起秀才,就是说道:“学生瞿式耜,字起田,区区小事,公子不必挂怀!”

    那秀才自然是没有什么,可是一旁的万华却是听的浑身一震!

    这个名字万华哪里还能不知道,那可是大明末年难得的人杰啊,万华对他也是仰慕非常,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是在路上碰到了他,真是好激动啊!

    瞿式耜与那秀才又是闲聊了几句,最后就是叮嘱道:“公子,如今世道不靖,您与书童二人出门在外,委实太过危险,不如早日回返家中为好!”

    那秀才听了,不禁是长叹一声,便是回道:“想我大明自开国以来,文治武功何其赫赫,上国天威何其滔滔,没想到现在却是国事维艰,以至内忧外患!

    只可惜学生没有遇得施展才华的机会,否则,三两年内,定叫那关外鞑奴枭首,定叫那贼匪人人伏诛,以助我皇安定天下!”

    说到这里,那秀才又是悲重的叹息一声,又是接着说道:“苍天何其不公,以叫学生满腹经纶,无以所用!难道要让学生与我这经天纬地之才,孤独终老吗?”

    瞿式耜不禁是看了看万华,两人都是颇为有点不知如何开口!

    最后还是万华对那书童说道:“我说这时辰也是不早了,你要不赶紧陪你家公子回去吧,这天黑了路上就不好走了!”

    书童赶紧是点头应是,而后就是对那秀才说道:“少爷,我们回去吧,晚了老爷太太就要来找了!”

    说着,书童就是拖着那秀才回家去。

    秀才心忧国事,一脸的凄然神情,对瞿式耜和万华拱手别过,就是随着那书童而去,此时,眼眶里面还挂着些许泪花!

    没走几步,只听那书童便是边走边对那秀才问道:“少爷,刚才你跳的时候,怎么两只脚并拢了啊?”

    “你一个书童懂得什么,跳者,乃双脚并用也!”

    “呵呵呵,,,”

    万华和瞿式耜都是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不过怕那秀才听到,两人都是以手遮嘴,生怕刺激到他!

    待得那秀才走远后,万华便是对瞿式耜恭敬的躬身行礼,口道:“在下万保华,不知瞿公当前,方才多有失礼,还请瞿公莫要怪罪!”

    这番话真是万华的心里话,前世万华在自己的文具店里没事就是会练习书法,怎么练,就是拿许多的诗词来练,所以万华对许多的诗词歌赋都是烂熟于心。

    而万华非常喜欢的那些诗词里面,就是有瞿式耜慷慨赴死前所作的那首绝命诗:

    从容待死与城亡,千古忠臣自主张,三百年来恩泽久,头丝犹带满天香。

    这首诗万华极其喜爱,所以万华特地查了一下写这首诗的作者,也就是瞿式耜,了解了瞿式耜的生平后,万华就是对其极其的仰慕。

    现在这正主就在眼前,万华心里哪里还能不激动!

    瞿式耜见万华称呼他为“瞿公”,先是一楞,而后慌忙是摆手说道:“万公子确莫如此称呼学生,学生才疏学浅,于国于民未有寸功,哪里当得公子如此称呼。若是传将出去,学生定当沦为天下士子的笑柄不可!”

    万华看着瞿式耜,心道:以你瞿式耜的家国情怀,苍生感念,当一声“瞿公”如何不可,我万华若是那姜子牙的话,非得给你封神不可!

    当然,原本在历史上发生的一切,现在在这个时空还没有发生,所以万华无法去和瞿式耜解释,只得是将对瞿式耜的仰慕之情藏于心中!

    万华笑了笑,便是说道:“先生尚在壮年,正值年富力强之时,称呼先生为“瞿公”确实是有所欠妥,一时口误,还请先生多多包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