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七章 不敢拿啊
    万华都这样说了,许阳那还能有什么说的呢,自然也是连连点头答应。

    和许阳又是交代了一番以后要注意的事项,见天色已经是黑透了,万华也是起身告辞。

    许阳亲自送出家门,这个自是不必细说。

    回去的路上,万华也是不禁在琢磨既然已经是成立了军司局,那这个军司局的部门主事应该由谁来担任,这倒是个问题!

    这个位置也是不容小窥,那可是管理地方的重要力量,现在保卫队治下十六个县,就算一个县几百名军司局人员,那也是几千过万的人啊,

    以后随着保卫队越发壮大,可想而知,以后军司局的局面将是何等的庞大,如此厉害部门,岂能等闲!

    这样的部门,责任重大,作为一部主事,一定是既要有能力,又要值得自己绝对信赖,缺一不可!

    思前想后,万华觉得还是在保卫队的那些旅帅里面挑选比较好,他们都是自己的老兄弟,那都是可以以性命相托的人,忠诚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能力,那自然也是没有问题,现在他们哪个不是可以独自统领一支人马,来做这军司局的部门主事,那不是手到擒来!

    想到这里,万华不禁也是就此下定决心,就在他们里面挑!

    第二天,当汤山知道了万华的安排后,也是觉得可行,既然如此,他也就一心一意忙着分田到户的事情了。

    肤施县城西北三十余里处,有个知书达理的大户人家,他们家老爷名叫李尚茂,今年五十余岁,提起他们李家,那这方圆几十里的人无不是竖起大拇指称赞不已!

    这个李家可谓是积善人家,当然,能做这积善人家的,那自然也是大富之家,要不然,寻常人想积善也是没那能力啊!

    这个李尚茂祖上曾经在朝廷做到过礼部尚书,如此高官,自然那身家也是不容小视,家中粮田数以万亩,真可谓是世世代代的传家富贵!

    可是他们不像有的人家那般,有了富贵,那就不要脸皮,到处去欺压相邻,惹是生非,他们不一样,家风极好,

    每一代的当家人,那无不是以行善积德为生平最得意之事,救济相邻,修桥铺路,这些自不必多说。

    每当年景不好之时,他们家总是会开设粥棚,救济左右乡邻,这百来年下来,说句活人无数也是不为过!

    所谓好人有好报,这不,这次保卫队在肤施发动打倒恶霸劣绅的运动时,多少劣绅地头蛇被打倒,或抄家,或杀头,可是他们家全身而退,一家老小一个都没事!

    不过人虽然是没事,可是因为万华要建立的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这个世界人人都是自由之身,人人皆有可耕之地,所以免不了的,他们家也是损失惨重,

    那家里的万亩良田被保卫队以白银一千两的价钱,强行买卖,他家里的奴仆也是按照保卫队的规矩,人人恢复自由之身,那卖身契成了一张废纸!

    不过不幸之中仍有万幸,那就是保卫队没有没收他家里的祖宅,这也算是聊表一下对他家里这百来年行善积德的敬意!

    哎,凭心而论,保卫队对待他们家不是很公允,甚至可以说是比较卑鄙的,毕竟人家家里的钱财也不是偷来的,抢来的,这一下把人家搞得如此境地,实在是有违道理!

    可是在如今这样的年月,许多事情都不是一个“道理”二字就能行得通的,生逢乱世,像他李尚茂这样的富裕人家,即便是没罪,那也是一身的罪啊!

    时间临近中午,突然的,许多人就是三三两两的到了李尚茂他们家,都是在他们家外面或蹲,或站,神情很是复杂,有几分高兴,又有几分不安,有几分激动,又有几分愧疚。

    慢慢的,这样的人在外面越聚越多,最后竟是有一两百人之多!

    这时候,李尚茂家的大门就是打开了,那五十多岁的李尚茂在两个儿子的搀扶下,就是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看他那样子,似乎精神不是很好。

    这也难怪,偌大个李家的家业,在他的手里没了踪影,这叫他李尚茂如何能不伤心苦闷!

    这时候,他李府的奴仆也是恢复了自由之身,人人都是回家与家人团聚,纵然他们李家还有家财,可以雇请佣人,可是在如此时刻,他们也是担心保卫队存心刁难,不敢啊!

    这不,偌大个李府,现在就只有他们李家几个人了,李尚茂伤心染病,也只得是两个儿子时刻不离左右照顾了。

    见李尚茂出来,那些个百姓都是纷纷围拢过来,一脸愧疚的神情,也是不好意思去看李尚茂。

    见他们如此,李尚茂强打着精神,就是说道:“乡亲们,你们来寻老夫,可是有事啊?”

    大家看着那熟悉的,慈眉善目的李尚茂,还有他身边的两个李家公子,都是羞愧的低下的头,一时都是无人应话!

    “乡亲们,有什么话就说吧,我们都是几百年的乡里乡亲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这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就是走到了李尚茂面前,一个猛子就是跪了下去,就是说道:“老爷,您家里世代积德行善,要是没有您的帮衬,也许我三狗早就饿死了,

    老爷您的大恩大德,我三狗这辈子不敢忘,也不敢去动什么歪心思,可是现在保卫队来了,他给我们分田地来了!我,,,我,,,”

    说到这里,那汉子就是说不下去了,不由得就是哭了起来!

    “快起来!快起来!”

    李尚茂说着,就是让小儿子把那汉子扶了起来。

    好半天的,那汉子才是接着说道:“老爷,这次保卫队要给我们分下的田地,我们都知道那是您家里的,那是您祖上传下来的,我们不能拿啊!我们也·没道理拿啊!

    我爹也跟我说了,说要是我拿了这地,他就一头撞死在我面前!现在,他就在那农村会守着,就怕我去拿地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