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二章 这地方当官的怎么样
    开始黄先生见黑丫对他这般勤快热情,还以为黑丫对他有意思,他心里也是蛮高兴的,觉得自己虽然是上了年纪,可是这魅力还不错啊。

    加上这妻子又有病,一直也没个一儿半女的,这样的情况下,再讨个小的也是情有可原,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于是黄先生也就积极的和黑丫接触,话里话外的,也是对黑丫关怀备至!

    黑丫又不笨,感觉黄先生对自己有误会,立马就是和他明说了,我就是来跟你请教学问的,别的什么也没有,

    你要是愿意教我,我接着给你家里干活,你要是不教,我还给你家里干活,毕竟婶子(黄先生妻子)身体不好,我能做一点是一点。

    黑丫这样一说,搞得黄先生极为尴尬,好几天的都是躲着黑丫不好意思见,后来他也就没了这心思,一心一意的教黑丫读书识字,

    黑丫勤奋好学,进步真是快,就这样,黑丫在保卫队和黄先生那里,还真就学会了认字,还会记账,成了一个小先生。

    回忆着一幕幕的往事,黑丫的心思不由得又是回到了万华最后和她说的几句话上面,

    想着万华的这几句话,黑丫的情绪不禁是低落了许多,悠悠的喃喃自语道:“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我的心思吗?好想每天都能看到你!”

    太阳高升,火辣辣的阳光洒在肤施县县城的大街小道上,给这里冷清清的街道凭添了几分生气。

    作为陕西省延安府的府城治所,肤施县因为地位比较特殊,所以即便是这几年陕西各地反王起事不断,可是这里相比而言,还是比较太平,

    即便是之前反王遍地的时候,这里也是没有反王敢跑来闹事,一来这里是府城治所所在地,城池修的比一般的县城要高大坚固的多,

    二来这里比较其他地方也算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因为这肤施不光是延安府府城的治所,还是延安卫的治所,也就是说这里有一个卫的卫所兵驻扎在这里!

    一个卫,那就是五千六百人的编制,就算这年头当军官的吃空饷,喝兵血的情况比较严重,可是那一半的人还是有的,这一半的人,那也是两千多啊!

    别看这些卫所兵和叫花子差不多,甚至有些过的苦的,那还不如叫花子,可是那说到底也是兵啊,再怎么不行,那好歹也是比一般的反王人马强,毕竟他们好歹也是有组织的,

    加上那世代延袭下来的军官多少也是有点见识和本事,所以虽然战斗力不怎么样,可是比刚起事的反王还是要强上不少,

    就这样,肤施县靠着高大的城墙,加上几千的卫所兵,这几年倒也是没事。

    “卖包子喽,香喷喷的肉包子哦,,,”

    街上很是冷清,一些小摊小贩也是懒得吆喝,不过这时候街上走来一行七八个人,看他们那极其精神的样子,想来家境不错,

    于是一个卖包子的摊贩就大声吆喝了两句,希望他们能照顾点生意,这一天的也是没开张,这买卖真是没法做了。

    那一行七八人,细看之下,竟是万华和李捷,王五,王六,王八他们。

    万华听到了卖包子的吆喝声,不由得就是看过去,见那卖包子的摊贩人看的还不错,正好嘴巴里面也是没味,于是万华就是走过去,对那摊贩说道:“师傅,给我们来几个包子。”

    “好咧!”

    那摊贩一听,顿时是高兴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给万华他们每人都是装了三个包子。

    万华吃了一口,味道一般,比以前在绥德吃的要差的太多。

    这时候,万华从腰里摸出一个碎银子,估摸着有二两左右,就是交到了那摊贩手里。

    万华就是说道:“师傅,您这包子味道不错,来,这些您拿着,不用找了!”

    “这不行这不行,这么多,这哪里能不找!我去给老爷换换!”

    “不用不用,我这难得出来一趟,能和师傅您遇上也算是缘分,看师傅您生意也不怎么样,这难得的一门手艺,还希望师傅您坚持下去,这点钱,就只当是我的一点心意了!”

    那摊贩见万华说的情真意切,样子不像作假,这鼻子就是一酸,忍不住眼睛里面就是泛起了泪花,

    这世上,还是有好人啊!

    这时候,万华又是便吃着包子边说道:“师傅,我跟您打听个事,你们这里当官的怎么样?不瞒您说,我打算来这里做点小买卖,师傅您也知道,我们这买卖人就怕那些当官的,一个恶官轰八方嘛,所以跟您问问!”

    万华这么客气,又白给了那么多钱,那摊贩还有什么不愿意说的!

    只见那摊贩看了看四下,见这左右无人的,于是小声的就是回道:“老爷,您听我一句劝,这地方的官黑着呢,您别来!”

    “哦!”

    万华不禁也是来了精神,就是问道:“这是为何啊?”

    那摊贩就是回道:“老话说得好,官字两张口,上吃天,下吃地,就没他们不吃的!咱们这里大小的买卖人哪个不是被那些当官的敲骨吸髓,

    就我这包子铺,一个月还得孝敬好几拨捕快衙役,不孝敬他们,我这买卖就干不成!

    我这还是小买卖,要换成了老爷您那大买卖,还不得知府,同知的一块上,他们官那么大,老爷您也得罪不起啊!到时候别说赚钱了,能不亏个底朝天的就不错了!”

    说着,那摊贩就是指着远处的一个已经关了门的酒楼,就是接着说道:“老爷你看那家酒楼,那可是以前我们这有名的张老爷开的,那家底,厚实着呢!

    哪知道一开张,那些个知府,同知,指挥使什么的官员,一窝蜂的天天到那去吃喝,吃完也不结账,给赊着,这些当官的也不敢得罪啊,还得嬉皮笑脸的应承着,

    就这样,一两年下来,活脱脱的一个张家给吃没了,到最后,也不知是得罪了谁,竟然是给官府查封了,你说到哪说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