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三章 多少时运在里面
    现在既然汤山已经是通过了考验,自己已经断定那万华归顺朝廷之心无疑,那作为堂堂三边总督,自己自然也是要拿出一番诚意来!

    于是洪承畴思量片刻,便是说道:“小友可转告你家头领,若是他现在可以归顺朝廷,本督可以为他上奏天子,给他某得一个参将官衔不在话下!”

    参将,堂堂正三品高官,一方军镇之内,地位仅此于总兵,副总兵,这个官衔不可谓不高,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是光宗耀祖了!

    谁知汤山听了,却是微微一笑,而后回道:“大人如此诚意对待,学生也不好遮掩,实不相瞒,我家头领希望可以某得一个总兵官衔!”

    洪承畴听了,顿时就是一愣,久久的是回不过神来!

    “呵呵呵,,,”

    许久过后,洪承畴才是呵呵笑了几声,说道:“小友,你可知道总兵官衔意味着什么吗?那可是一方军镇之中的最高武官!

    如今我大明天下战事频仍,太平看文,乱世看武,因此,以后武官地位只会越来越高,说句犯忌讳的话,以后总兵就是一方诸侯般的存在!

    本督无意诓骗你们,若是你家头领想要总兵之位的话,此事绝难成行!”

    汤山听了,不禁是一副为难模样,好半天的,也是不好回答!

    洪承畴见此,又是说道:“小友,老话说的好,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你可转告你家头领,让他不用心急,

    只要他尽忠朝廷,报效皇上,为皇上多多排忧解难,以后做那总兵之位也不是没可能的事,他还年轻,又何须急于一时!”

    汤山听了,深以为然,就是点头说道:“大人说的极是,学生也是觉得不可操之过急,毕竟总兵之位事关重大,任谁也是不会轻许!”

    说着,汤山就是站起身来,对洪承畴拱手说道:“不知大人可否容许学生回禀我家头领,容我家头领再考虑一二?”

    “这是自然。”

    洪承畴说着,也是站起身来,走到了汤山面前,又是说道:“不过小友还是要抓紧时间,向你家头领仔细陈说个中厉害,如此,本督才好在天子面前为你们说话!”

    “学生明白,学生在此代我家头领谢过大人的一番美意。”

    而后,洪承畴就是亲自送汤山出了官军大营。

    看着汤山离去的身影,洪承畴不禁是在心里感慨万千,心道:没想到我洪承畴一向最为厌恶贼匪,对贼匪极力主张全部绞杀!现在却是竟然和他万华商议起了招安之事,都说世事难料,真是所言非虚啊!

    不多时,曹文诏,贺人龙,刘大中他们三人就是找到了洪承畴,

    曹文诏就是对洪承畴问道:“大人,怎的这般时辰了,也是不见大人击鼓聚将!莫不是今天不打了?”

    贺人龙也是跟着说道:“是啊大人,这一上午都要过去了,再不攻城,今天就没得打了!”

    一旁的刘大中虽然没有说话,不过脸上也是一副焦急模样,现在的他急于立功赎罪,那心里是比谁都要急,今天早早的就是起来了,却是等了半天也是不见动静,他汗都急出来了!

    洪承畴微微一笑,便是回道:“诸位将军不必着急,这一仗也许不用打了!”

    洪承畴这话一出,三人无不是听的愣住了。

    不用打了?这怎么可能!大家兜兜转转的走了上千里的地,还不是为了打好这一仗,现在刀出鞘,箭上弦,这猛地来一句不用打了,这不是笑话嘛!

    洪承畴见他们这般模样,便是接着说道:“方才那贼子已经是派了人来与本督商谈归顺朝廷之事,本督已经是在与他接洽了!”

    曹文诏,贺人龙,刘大中三人听到这里,无不震惊,特别是那贺人龙,更加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等到反应过来后,贺人龙就是急道:“大人,那贼子甚是狡猾,如今一仗未打,他哪里会认输,这必是那贼子拖延之计,大人万勿上当啊!”

    曹文诏也是赞同贺人龙的话,虽然他没有和万华打过交道,可是他好歹也是在沙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还没听说一仗没打,就有人真心投降的事!

    就算是投降,哪个不是被打疼了,打怕了,那时候走投无路,才想起来要投降,要不然,他们哪个甘心!

    于是曹文诏也是说道:“末将也是赞同贺将军的话,自古投降招安,那都是大战之后的事,有几个贼匪手里握着大部人马一仗没打,心里甘心投降的!大人莫要被那贼匪蒙蔽啊!”

    “是啊,大人三思啊!”

    刘大中也是跟着说道。

    洪承畴听了他们的话,不由得就是摆摆手,说道:“你们不用担心,那贼子的能耐本督哪里能不知!

    若是本督不能断定此事真假,又怎会去与他商议,此事本督自有分寸!”

    说完,洪承畴就是不由得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却说汤山一回来,才刚一进城,世荣,国振他们就是围了过来,都是满脸关切的模样,

    他们刚要说话,汤山就是压手制止了他们,汤山就是说道:“时间紧急,不可轻怠,学生还是先去县衙回禀头领,你们在此安心守城就是。”

    说完,汤山就是向着县衙而去。

    世荣,国振他们虽然是担心不已,不过现在见汤山平安回来了,也是放心不少,加上担心有官军细作,于是他们也就不再多问,都是回去守城了。

    县衙,万华的房间,王五,王六,王八他们还是如往常那般的守卫在外面,看不出什么不同来,

    汤山回了县衙,就是进到了万华的房间,关上门,这时候的汤山才是无力的瘫坐在了椅子上,回想着今日的种种,汤山本能的就是一阵后怕!

    汤山心道: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真是至理名言!今天真是好险啊,要不是那个壮士及时收住了刀,即便自己成功骗过了洪承畴,那一切也是枉然,这其中多少时运在里面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