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五章 婶子给你说个婆娘
    而后,洪承畴又是对尤世瑾,郝三宝,王登林他们一阵勉励,对他们取得的战绩也是满意。

    当然,这时候不满意也是不行,他自己那一路的损失比曹文诏还大呢!

    勉励过后,洪承畴也是在心里盘算了一阵,曹文诏那边去了七百多战力,自己这边去了两千一百多战力,如此一来,就是三千的战力折损了!

    没想到在李自成,张献忠两人手里,竟然损失如此之大,真是出乎意料!

    好在经此一战,李自成,张献忠都是几近全歼,想要再翻身已是不可能了!

    如此,那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想到这里,洪承畴猛地就是对曹文诏,贺人龙,郝三宝,尤世瑾,王登林他们一众大将说道:“众将听令!”

    “末将在!”

    “整顿所部人马,随时静待本督出征命令!不得有误!”

    “末将遵命!”

    一众将领齐齐高声唱诺,气势威武!

    送走了一众将领后,洪承畴便是在仆人的服侍下,好好的漱洗了一番,还换上了一身的便服,此时,洪承畴才是有了一个文人的模样。

    不过文人的外表下,却是藏不住他那一颗滔天般的雄心壮志!

    只见洪承畴就是拿起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佩剑,慢慢的抽了出来,看着那凌厉的刀锋,洪承畴就是冷冷的说道:“两年了,两年了,败军之辱,刻骨铭心!终于是时候了结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就在曹文诏与李自成大战之时,在那清涧通往米脂的大道上,三匹快马正在疾驰飞奔。

    他们其中两人乃是护卫,而那为首之人器宇轩昂,风度翩翩,虽是作文人模样打扮,却是掩饰不了他身上那凌厉的英武果敢之气,便是寻常武将,那也是望之不及。

    不错,他就是汤山!

    本来汤山是与国振共同坐镇清涧的,可是现在却是不得不回,原因有两个,一个是现在官军四处扫荡,兵锋迟早要降临米脂和清涧,所以万华派人请汤山回来商议应对之策。

    第二个原因就是还有三天时间,米脂第一学院就要开学了,汤山作为学院的院长,自然是少不得他!

    所以自学院开始筹备,汤山就是米脂清涧两头跑,真是辛苦他了。

    可这也是没办法,筹备学院可是文化人的事情,虽然万华给了许多的建议,比如说学生不再是只读四书五经,还要广泛的学习山川地理,天文气象,还有农业,医学,工艺制造,军事训练等等,这些都是要让孩子们学习。

    可是不管怎样,万华毕竟不是这方面的行家,那还的是汤山这样的读书老爷来做,可是万华手下只有汤山这一个宝贝啊,他不做谁做,所以也就只能是辛苦他了!

    一路上,汤山都是不敢怠慢,不过好在如今米脂和清涧的道路早已经是翻修好了,以前大队人马步行要走**天,十几天,现在只要四天五天就可以了,即便是碰上下雨,道路也不会泥泞。

    而像汤山这样纵马驰骋,那更加是快,一天就可以了,真可谓是大大的提高了赶路的行程。

    一路上炊烟袅袅,到处是一个个的村庄乡镇拔地而起,处处充满着欢声笑语,还有那纵横阡陌的农田,一眼望不到尽头,田地里,许多人还在辛勤的耕种。

    人人脸上充满着对未来的向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此时的他们尽管远谈不上富有,不过也就是刚刚解决了温饱,可是在如今这样的世道,此处已是堪比世外桃源!

    路上,每隔三十里,就有一处街亭,既为赶路之人提供力所能及的方便,也可盘查行人,防止有不轨之人混入,

    汤山作为保卫队权利核心之人,经常往来米脂和清涧两地,沿途的街亭亭长自然是认识的,所以也没人盘查,一路通畅。

    很快,汤山他们就是进入到了米脂境内,这里比之清涧更显繁荣,村庄更多,人口更密集,农田更加是纵横交错,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这时候,许多在田地里劳作的人见汤山回来了,都是热情的打着招呼。

    “汤老爷回来了,要不要喝口水再走啊?”

    “汤老爷赶路累不累啊?到我家里坐坐吧!”

    有些妇人更加是喊道:“汤老爷等等,婶子给你介绍个婆娘!你等一下啊!”

    见他们这样,汤山只得是放慢马速,而后在马上对他们拱手施礼,口道:“不用了,多谢,多谢,,,”

    一路上,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多,汤山也是只能一笑而过,而后,这才是打马而去。

    看着汤山他们远去的背影,那些人都是忍不住一番赞叹,

    那开始说话的妇人就是说道:“多俊的后生,要是和我那外甥女结了亲,那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那妇人一说完,立马就是有一个老头子对她说道:“得了吧,你也不看看人家汤老爷什么身份!那可是天上星宿下凡,现在又是保着虎爷打江山,以后那是要名传万世的,你家闺女哪里配得上人家!”

    “哈哈哈,,,”

    这话说的大家都是哈哈大笑,看向那妇人也是多了几分戏虐,那老头子话也是不差,人家汤老爷是什么人物,哪里是我等小民高攀得起的,真是想富贵想疯了。

    那妇人见大家都是笑话她,那也是急了,对着那老头子就是说道:“你这老棺材知道什么,老话说得好,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皇家还兴找那小门小户的闺女做婆娘呢!我那外甥女哪里差了,你是没看见我闺女,美着呢,俊着呢,馋死你!哪里跟你一样,浑身糙的跟老树皮一样,看都看不得!”

    “哈哈哈,,,”

    大家被她说的直乐,那老头子也是被她说的,下意识的就是摸了摸手上的皮肤,也不是很糙嘛!

    这时候,一个汉子就是走过来对那妇人说道:“刘家婶子,我小儿子现在还没说亲,要不您哪天看看我那孩子去,看看合不合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