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三章 你在这里干什么
    看着朝夕相处的朋友兄弟这般下场,他们谁又能视若无睹!

    此时,当李自成,李过,李双喜的疯狂报复驱散了他们身上的恐惧时,那无尽的怒火也是瞬间爆发!

    “杀啊!”

    不知是哪个李自成军小兵大吼一声,紧跟着,就是一个又一个的人群起响应,他们大声吼叫着,就是无所畏惧的冲向了官军!

    尤世瑾,郝三宝见他们如此,也是大吃一惊,本来以为关宁铁骑那毁天灭地的冲杀,会将李自成军吓得四散溃逃,

    这也是应有之意,毕竟这一个冲锋,杀死了至少过千人,剩下的人已经不多,这战场形势便是傻子也是知道,

    这时候溃败逃跑,运气好的话也许有条命活,留在这里,那是必死无疑啊!

    可是没想到他们此时却是个个犹如发疯的猛虎,人人竟然是悍不畏死的向着自己这边冲杀过来!

    再一看战况,自己这边人数显然是占有绝对的优势,可是在李自成军的疯狂报复下,竟然是被杀的节节败退,战阵竟然是有崩溃的危险!

    这个场面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现在李自成军个个从上到下都是不要命了,死就死!

    可是反观官军这边,大家说到底也是没什么深仇大恨,走在路上谁也不认识谁,来这里打贼兵也不过是混口饭吃,哪里有必要以死相拼!

    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还有爹娘姐妹,何苦把性命浪掷在这里,自己死了,家里怎么办!

    所以面对着疯狂报复的李自成军,官军一时也是人人自保,反而是没有决死的勇气了,节节败退也是成了必然!

    这时候,在那城头上的贺珍尽管还不知道自己的弟弟贺锦已经死了,可是见到自己这边被官军骑兵一个冲锋,死伤惨重,三个战阵也都是乱了模样!

    仗打成这样,贺珍也是知道大事不妙,这时候要是不去支援,至少也要出城接应,要不然,说不得所有人都要埋在那里!

    于是贺珍大声对身边的亲信手下说道:“都抄起家伙,跟我出去接应闯王!”

    一众手下也是不敢不从,加之外面也有自己的亲人兄弟,他们也是个个急切,于是纷纷跟着贺珍出城了!

    当贺珍不顾后背伤口,带着手下六百余人冲出了城后,近距离的看着那骑兵冲杀过后的场景时,所有人无不是看的呆立当场!

    他们没有想到仗会打成这样,即便是许多人都是抱着活一天是一天的想法,可是当面对这样的惨景时,他们还是被深度的震惊了!

    这时候,贺珍猛地就是看到了那地上的贺锦!

    贺珍眼瞳瞬间放大,难以置信的看着贺锦竟然是孤零零的躺在那里!

    “贺锦!”

    贺珍大吼一声,就是一个箭步冲到了贺锦的身边,一把搂住贺锦,声嘶力竭的呼喊着他的名字!

    此时的贺锦肠子已经是流了一地,身上尽是鲜血,贺珍搂着他,很快,他自己也是一身的血!

    “啊!,,,”

    贺珍大声的吼叫着,尽管说从他们决定走上这一条路的时候,心里已经是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可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了的时候,谁又能接受呢!

    许多冲出来的李自成军也是找到了自己的亲人兄弟,都是在那里哀嚎痛哭不止!

    这时候,高一功,马维兴他们带着二十余人,也是逃出了闯王寨,出现在了战场上,见那边李自成,李过,李双喜他们打得正憨,而后面的贺珍却在那里吼叫,一时也是急了!

    于是他们赶紧是跑到了贺珍面前,高一功就是对贺珍吼道:“贺珍,你在这里干,”

    话说到一半,高一功,马维兴他们也是看清了贺珍怀里搂着的贺锦,见贺锦死状如此凄惨,他们也是一股热血上涌!

    好在高一功还是有些理智,见贺珍久久不得自拔,

    于是高一功一把扯起那贺珍,对他吼道:“你在这里哭有什么用!贺锦会活过来吗?闯王在那里拼杀,敌人就在那里,你要为贺锦报仇,就去杀敌!别他娘的像个娘们一样哭哭啼啼!”

    那贺珍也是被高一功骂醒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胸口也是剧烈起伏,看着那还在厮杀的战场,贺珍猛地就是举起手了的长枪,对手下人吼道:“给兄弟们报仇!”

    吼叫着,贺珍就是对着官军冲过去。

    高一功,马维兴,还有那些手下们也是个个不管不顾,反正是逼得活不下去,死就死吧!

    贺珍他们一加入,战场形势更加是向着李自成军慢慢倾斜,尽管官军在人数上依然占了大优势,可是现在竟然是被李自成军压着打!

    远处,那曹文诏见此,也是心下吃惊不已,在他的料想之中,这伙贼兵在那关宁铁骑的冲杀下,那定然是要溃败的!

    事情也是进行的很顺利,毛虎臣带领关宁铁骑一阵冲杀,立时就是把贼兵冲个人仰马翻,造成了贼兵上千人的死伤,

    这对于总数不过三千人的贼兵来说,那就近乎于全军覆没啊!

    这样的伤亡,别说贼兵,就是寻常官军,又或是九边精锐,再或是我们关宁铁骑,那也承受不住啊!

    谁成想,料想之中的贼兵崩溃没有出现,反而是把他们的一腔怒火给冲出来了,反而是把他们那不要命的性子给冲出来了!

    现在可如何是好!

    再冲一次?

    毛虎臣他们已经是冲了一次,再冲显然是不可能了,要冲就是自己冲!

    可是面对着现在这样的战况,敌我双方许多人已经是厮杀在了一起,开始那泾渭分明的战阵已经是不在了,

    这要是冲杀过去,岂不是要误伤自己人!

    不冲,现在的贼兵就是一股哀兵,所谓哀兵必胜!

    这哀兵必胜这句话可不是说着玩的,那其中是有深刻道理在的,曹文诏作为生里死里走过来的将军,他又岂能不知!

    要是这样与他们拼杀,即便是最后赢了,那也是一场惨胜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