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四章 你敢不敢
    ( )尽管曹文诏打心眼里看不起李自成这些贼兵,可是他能走到今天,能有今天的地位,那也不是白给的,各项的防卫都是交代的清楚!

    命令一下,大军也是忙着安营扎寨。

    这时,那尤世瑾就是指着城下的百姓,对曹文诏说道:“将军,这些人如何处理?末将看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不如就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曹文诏也不是那种滥杀之人,点点头,便是说道:“那是自然,我曹文诏军功富贵马上取,功名利禄刀中求,又岂会做那杀良冒功的下作勾当!”

    说着,曹文诏就是对身边的亲兵说道:“你去告诉那些百姓,让他们赶紧走人,要是天色一黑,莫怪我关宁铁骑刀下无情!”

    那亲兵大声应是,而后便是打马去了。

    李自成在城头见有几个骑兵向自己走来,心道他们是来劝降自己的,不由得,李自成就是又将拳头握的死死的,

    “我李自成绝不投降!”

    心里下定了决心,李自成便是在心里盘算着到时候好好羞辱他们一番,也好为手下人打打气!

    谁料那几个骑兵到了近前,便是对那城下的百姓大声吼道:“我家将军有令,让你们速速离去,莫要枉送性命!”

    吼完后,那几个骑兵也是不再废话,直接就是打马走了!

    那些百姓听见了,都是如蒙大赦,也不管是不是真的,都是一窝蜂的向边上跑,没多大的功夫,便是跑了个干净。

    城头上的李自成见官军竟然是如此无视自己,不由得也是心头火起!

    老子我好歹也是手里六七千人马,那也是一方头领啊,你们竟然连表面文章都懒得做,真是欺人太甚!

    李自成恨得那是牙根直痒痒,便想要下令出城决战,不过一想起自己定下的策略,那也是无可奈何,只得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官军优哉游哉的在那里安营扎寨!

    “啪”的一声,李自成重重的一个巴掌拍打在城墙上,愤愤说道:“此仇不报,我李自成誓不为人!”

    其实这真是错怪人家曹文诏了,他其实也不想去打一些无所谓的仗,要是贼兵能够投降,他也是乐见其成!

    可是无奈洪承畴下了死命令,要为大军积攒大胜之威,锻造常胜之兵,加上他这一路的目标就是李自成,你想他能劝李自成投降吗?

    所以别的头领兴许还能放过,可是他李自成却是断无可能!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天色就是黑了,李自成将贺珍叫到了跟前,对他说道:“贺珍,这伙官军我看着不同寻常,所以我要一探他们的底细,我让你去夜袭,你敢不敢?”

    当头领的说了这话,底下人哪里能有选择!加上这贺珍现在跟着李自成这么久了,那也是练出来了,哪里会认怂!

    只见贺珍重重的一抱拳,便是对李自成说道:“大哥差遣,我贺珍刀山火海,绝无二话!”

    李自成见贺珍如此胆色,很是高兴,重重的拍着贺珍的肩膀,说道:“好,不愧是我李自成的兄弟!”

    说着,李自成就是命令道:“贺珍听令!”

    “贺珍在!”

    “命你点齐三百手下,带上火油,去那官军大营烧上一把火,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是,闯王!”

    说着,贺珍就是毅然前去执行任务。

    不过李自成却又是对他说道:“贺珍,这次主要是一探官军虚实,若是事不可为,立马撤回来,知道吗?”

    贺珍重重的点点头,说了一声“知道了,”

    不久,那贺珍就是叫齐了三百手下,只见他们个个皆是青壮小伙,人人手里都是拿着一坛子火油,

    这官军大营都是木头木板搭建的,只要这些火油往官军大营一丢,再一把大火烧起来,场面可想而知!

    李自成这主意打的真是好,要是到时候官军大乱,自己还可以点齐人马,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要是不行,大不了就撤回来嘛!又没什么打紧的!

    可是他李自成忘了一点,那就是自古以来,任何一个合格的将军对待夜袭偷营,那都是不敢有丝毫马虎的,

    甚至可以说,晚上的防卫比起白天来,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要知道偷营啊,要是一个不好发生了营啸,那就是灭顶之灾啊!

    营啸是什么呢?

    这么说吧,就是士兵们每天都是刀口上游走,生死未知,这精神自然是高度紧张,久而久之,这精神能不出问题吗?这就会在心里落下“病!”,

    加上军营一直就是肃杀之地,动不动就是军法处置,军官对士兵那是非打即骂,甚至是杀头,这样的情况下,这士兵们心里能没想法吗?

    到了晚上,当他们在睡梦之中,突然被人偷营,他们这一下从梦中惊醒,此时的他们没有丝毫准备,那他们的行为很大程度上是由自己的潜意识来决定的,

    因为不知道这时候自己能不能活着躲过一劫,所以人的潜意识就乱了,这时候那心里的“病”就爆发了,平时积压在心里的仇怨这时候就不由自主的爆发出来!

    士兵们就不管不顾的去报仇雪恨了,用一句简单的话来形容,那就是总是活不了,干脆大家一起死!

    所以这时候许多的士兵就追着平时打他骂他的长官杀!追着平时欺负他,或者自己看不顺眼的人杀!

    这种恐怖的情绪会瞬间传染,所有人都会被卷进来,即使有那理智的人不去杀人,可是别人会杀你啊!你不杀都不行!

    等到一夜过后,大家再一看,一地的尸体!

    这就是营啸!

    如此恶果,哪个将军敢怠慢!作为一个从小兵干上来的将军,他曹文诏会不知道吗?他能没防备嘛!

    这时候,李自成就是走到了那三百人面前,给他们鼓舞士气,

    只听李自成就是说道:“这次你们不论成败,皆立下大功,等你们回来后,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大称分金,人人都有重赏!以后要是提拔军官,都紧你们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