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六章 你们来凑什么热闹
    所以说,有些官品级不大,可是职能很重要,这种官就属于位卑权重,给他升官升个一两级,那都叫明升暗降!

    而这种位卑权重的官,在封建王朝,许多都是成天围着皇帝转,哪怕只是在皇帝面前端个茶,扫个地,那也不是一般官员比得了的,魏忠贤不就是这样端屎倒尿起的家嘛!

    言归正传,这时候,曹金龙就是要李捷拿出驾帖来,因为他不相信皇帝会命令锦衣卫一下子逮捕这么多的官员,只有看到了驾帖,他才会认栽!

    见曹金龙如此“执着”,李捷不禁是冷冷的笑了!

    驾帖他自然是拿不出来的,刑科给事中可以和锦衣卫分庭抗礼,驾帖这样的杀手锏自然也是很难伪造的!

    不过李捷可以拿出另一种东西来对付曹金龙,那就是官威!

    这时候,那曹金龙不过是李捷案板下的鱼肉,是杀是刮全在李捷,他哪里有什么资格讨价还价!

    只见李捷冷笑过后,猛地就是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曹金龙的脸上,厉声喝道:“本官身负皇命,不敢有一丝懈怠,时间何其宝贵,哪里容的在你身上浪费!带走!”

    此时的曹金龙被李捷这一巴掌甩的,那力道,两颗门牙直接飞了出去,嘴巴里面尽是鲜血,脑子也是晕晕乎乎,迷头转向!

    还没等曹金龙反应过来,押着他的锦衣卫就是一块破布塞进了他的嘴里,而后不顾他苦苦挣扎,便是将他拖了下去!

    将曹金龙和他的家眷带走后,李捷便是对一众手下大声说道:“经查,曹金龙身为通判,不知尽忠皇上,报效国家,反而是利用职务之便,大肆侵吞民脂民膏,以至民间怨声载道,苦不堪言!

    今日本官上奉皇命,将曹金龙逮捕归案,所有家产充入国库!”

    说完,李捷一声令下,“搜!”

    一众手下齐齐应是,而后便是无比熟练的四下前去搜查。

    外面的老百姓见到里面这个动静,那也是忍不住大声叫好。

    “好!抄的好!当官的人家就得抄!”

    “这曹金龙就是个王八蛋,你看他那一幅贼头贼脑的模样,一看就是个国贼!”

    “锦衣卫好样的!这些个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抄干净一点!”

    李捷听外面叫的热闹,心里也是无语,这些个老百姓,平时规规矩矩,可是一旦有了机会,这嘴巴里面也是没好话!

    因为这曹金龙早就是在昨天自己收拾好了家财,随时准备跑,所以这抄家比前几次还要顺利,只要一包袱一包袱往外搬就是。

    很快,又是一座小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这也是把外面的气氛推向了**!

    见又是抄到了这么多的家产,外面的老百姓也是知道今天看样子没白来,以前恨这些当官的太贪,现在嘛,就怕这些官没贪,这要是没贪,今天不是白来了嘛!

    心里虽然是高兴,可是面上还是要有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这时候,一个老汉就是指着那绑在一堆的曹金龙喝骂道:“曹金龙,你这狗官!皇上给你官位,给你俸禄,你还不知足!还要贪!你良心被狗吃了!你几十年的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这老汉的厉声喝骂,顿时也是掀起了百姓们对曹金龙的一阵声讨!

    “不错,今天要不是锦衣卫官爷来抄你的家,你还要蒙骗我们皇上到什么时候去!亏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还没老子懂事!”

    “说得对,要是老子当了官,老子一定比你强上一百倍!一定给皇上尽心尽力办事,一文钱老子都不会贪,谁贪谁就是乌龟王八蛋!”

    那曹金龙见这些个百姓这般谩骂自己,这颜面真是丢到天边去了,这要是传出去,我这名声算是彻底毁了!

    到时候就算是命大躲过这一劫,那也是没脸活在这世上!没脸去与人相处!

    想到这里,那曹金龙就是左右打量,看看有什么机会,一头撞死算了!

    那看押的人也是机灵,见他这模样,想也不想,甩手就是一个巴掌拍过去,喝道:“老实点!”

    可怜人家曹金龙堂堂一个文官老爷,这一天竟然是接连挨了三个巴掌,这自打记事起,就没受过这般委屈!

    对他来说,这时候真是比死还要难受!可是偏偏还就想死也不让死!想争辩一番,又是张不开嘴,只得是生生受了这万般的苦难!

    哎,早知今日,我曹金龙便是死,也不会去读什么书,考什么状元,一心一头在家里当一个土财主,岂不是逍遥自在!

    很快,那些钱财也是被一一装车,这一次锦衣卫也是没有让大家失望,那几个破箱子还在,见到这几个箱子,百姓们那真是无比的亲切啊!

    看这进度,马上就要开抢,一众人等也是纷纷摩拳擦掌,便是那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那也是眼睛放光,仿佛是一下年轻了十几岁!

    这情况落在李捷眼里,不由得就是揪心,这些个老人家来凑什么热闹!腿脚不利索,这要是一个不好摔着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可是如今他们已经是进入了开抢状态,这时候就是赶他们走,他们哪里又甘心走!

    想到这里,李捷也是无奈的叹息一声,罢罢罢,管你们怎么抢,反正你们也是抢惯了,年轻的时候就是到处争抢鞑子脑袋,现在不让抢,别给憋出病来!

    想到这里,李捷就是对一众手下说道:“好了,我们分头回去,你从东城门回去,你从西城门回去,你从北城门回去,走!”

    话音一落,李捷也是跳上了马车,四辆装运财物的马车纷纷是调转马头,向着四个不同的方向回去。

    这也是李捷没办法,这样做,好歹也是可以分散一点人群,让这些老头老太太们抢的安全一点!

    一众百姓见此情景,脚下也是纷纷让路,不过眼睛却是在盯着哪驾马车铜钱碎银掉落的厉害,到时候就跟在哪驾马车后面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