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四章 要不要摸摸底
    见万华他们进去了,跟着万华的两个人便是相互嘀咕了一句,便是有一个悄悄的走了,另一个还是留着了外面,接着盯梢。

    那回去的人很快就是到了一座府邸,这府邸倒是气派,门口还有四个强壮军士在那里站岗,一看就是武官大将的府邸。

    那人进去后,便是直接被人领到了一个房间,里面已经是有五个人在那里等着,这五人个个都是龙精虎猛,一身的彪悍模样,看着就是不凡!

    不错,他们便是如今这延绥武职最高几个武官了!

    自从洪承畴带着总兵吴自勉,还有贺人龙,郝三宝等人进京勤王后,延绥的武官就数他们几个最大了!

    而且他们又都是土生土长的榆林人,在这榆林一亩三分地,那真是坐地虎一般的存在!

    他们这五个人,以此宅主人,延绥参将尤立臣官职最高,其他的几人都是游击将军。

    那盯梢的一进房间,便是对尤立臣和那四个游击将军行了一个军礼,而后便是对尤立臣说道:“禀告将军,那兵仗局刘大人今日一早突然去了“榆林老栈”,一待就是半天,而那五军营千户也是住在那里!

    刘大人走后不久,那五军营千户也是出了客栈,不过也没做什么事情,就是在路上碰上个老头,请他吃了一顿饭,这一吃又是半天,现在他们已经是回了客栈,那老头醉的不轻,那千户也是带着他一起回去的!”

    尤立臣听后点点头,便是示意他下去了。

    那人走后,一个游击将军就是忍不住对尤立臣说道:“将军,您看他到底是不是京城来的?是不是五军营啊?怎么来两天了,也没见他派人来说一声,就算是瞧不起我们这些人,可至少那些文官总得去见一见吧,怎么就没动静呢!”

    这人一说话,又一个游击将军接着说道:“是啊,这要见也不应该见兵仗局的人啊!见他们是干什么?将军,要不末将去问问那刘大人?”

    尤立臣一听,赶紧是摆手说道:“不行,这种事情怎么能问呢!”

    这时,又是一个游击说道:“这伙人看着不像我们官军做派,如今到处都是贼兵,他们会不会也是贼兵啊!”

    尤立臣听了,立马就是说道:“这不可能!”

    说着,那尤立臣就是站起身来,来回渡了几步,而后又是说道:“这支兵马来历不明,说是五军营我看不一定,不过一定是官军,这倒是无疑!

    别看现在这各地贼兵四起,可是他们就一千来号人,哪个贼兵有这个胆子,敢明目张胆的来我们榆林!所以本将军断定他们一定是官军,而且还带着某种特殊使命,否则,不会如此行事!”

    几个游击将军听了尤立臣的话,都是赞同,是啊,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延绥治所,九边雄镇,哪个贼兵敢来!

    可是他们既然是官军,为什么不与我们这边接触呢!

    想了半天,一个游击就是说道:“如果他们真的是皇上派来的五军营,那他们会不会是来查我们的啊!”

    这话一出,大家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年头,官员的道德素质普遍都是烂了,文官屁股普遍不干净,他们武将也是好不到哪里去,杀良冒功,贪墨军饷,那都是普遍存在的事情,哪个又经得起查!

    那尤立臣想了一会,心里也是担忧,就是说道:“这个倒是不得不防,你们回去后要给手下人通气,要他们注意点,不管是谁,都得给本将军当哑巴,要是哪个兔崽子乱说话,坏了事,老子饶不了他!”

    “哎哎哎,我们会注意的,将军放心。”

    这个倒是不用担心他们大意,毕竟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的前途命运,哪个敢马虎!

    这时候,又是一个游击说道:“将军,我们要不要派人过去摸摸底,要真是京城来的,我们也好早点和他们搞好关系,免得到时候误事啊!”

    “是啊是啊,早点打通关节,总好过临阵磨枪的好!”

    “是啊,派人过去探探底,也省的我们胡思乱想!”

    几个游击都是觉得应该派人过去看看,这样他们心里也有底!

    那尤立臣想了半天,对此也是不置可否,无奈之下,只得是说道:“如今巡抚大人和总兵都是进京勤王去了,我们只要保着延绥不出事就行!

    既然这些人目的不明,又不与我们接触,那更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不要去主动招惹他们,天知道他们是个什么鬼,万一招惹了,惹来一身骚,没事变有事,那我们真就要撞墙去了!”

    几人一听,也是觉得有理,加上他们只是个游击将军,既然尤立臣他这参将发话了,那以后就算是出了事情,那也是他这个高个子来顶,关我们何干!

    想明白后,他们自然也是不会有人有异议,人人都是点头赞同。

    而后尤立臣也是不忘叮嘱道:“我们虽然不去招惹他们,不过必要的防备还是要的,派出去看着的人不能撤,特别是他们的营寨,更加是要时刻看着,以防万一!”

    “是,将军!”

    和他们又是一阵交代,要他们老老实实的安分一点,这时候情况不明,别惹什么事出来,手下士兵更不要出来了,都待在军营不能动,过了这阵子再说。

    把他们送走后,尤立臣也是疲惫的躺在了椅子上,嘴里不禁是嘟囔道:“他娘的,以前看那巡抚总兵的威风,如今他们走了,老子也能过把当头的瘾,哪知道当头的这么累,比打仗还磨人!

    早知道这样,老子还不如跟着他们去进京勤王呢!”

    夜深了,到处都是漆黑的一片,街道上除了有那打更的提着个灯笼,走街串巷的敲上几锣,就是再无他人。

    那“榆林老栈”外面,那负责盯梢的人也是困的厉害,时不时的就是要眯上一会。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却是悄无声息的翻墙进了那客栈,一下就是没了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