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八章 不值当
    面对许杰的质问,万华从容的笑了笑,而后说道:“王嘉胤手下人马皆为我华夏儿郎,与我同文同种,如何下的去手!

    当然,如果一定要抛开这些不谈也可以,毕竟生逢乱世,每个人都有许多的无奈,

    可是先生想过没有,一旦我这样做了,我将在天下人眼里是一个怎样的形象!

    当年白起一举坑杀四十万秦国降卒,天下为之震惊!

    从此,世人皆以人屠,杀神,魔鬼,称呼白起!

    赵地更将清蒸鱼,油炸排骨改名为清蒸白起,油炸白起,

    后来几百年过去了,赵地有了烧豆腐,赵人直接将烧豆腐称为白起肉,可见他们对白起之恨!

    若是我一举烧死王嘉胤几万人马,我就是第二个白起!天下人将如何待我!陕西人又将如何待我!”

    许杰微微一笑,摆手说道:“首领多虑了,白起坑杀赵国降卒乃是杀降,自是惹来天下人之怒!

    而首领乃是运用计谋战胜王嘉胤,两者两差甚远,又岂能等同!”

    万华摇摇头,回道:“不,站在普通老百姓的角度来看是一样的,赵国降卒己经投降了,他们己经认输了,对秦国己经没有威胁了,你还要杀他们,你就没有道理!

    王嘉胤的人马被困峡谷,走不脱,跑不掉,可说是废了,对我已经没有威胁了,我还要把他们全部杀了,还是活活烧死!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许杰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万华又是说道:“如果双方血与火大战一场,死多少人都没有关系,胜利者只会被世人敬仰,老百姓只会称颂胜利者文治武功了得!

    这也就是为什么韩信杀了那么多人,打了那么多仗,用了那么多计谋,却无人说韩信是屠夫,奸贼,是第二个白起!

    因为说到底,韩信用计,可双方都是在血与火的拼杀中一决雌雄!

    然而一场不对等的屠杀,没有血与火,即便你赢了,也不会得到世人的认同,反而会招来世人的唾骂!”

    说完,万华就是无所谓的笑了笑,而后无比自信的说道:“一个王嘉胤,我从来没有放在眼里,又怎会为了他,而将我的名声败了!

    虽然我从不将名声看的有多么重要,可是为了一个王嘉胤,不值当啊!”

    万华这样说,林虎他们这才是松了一口气,我就说大哥不是这样的人,哪里会做这样的事情!

    这火烧几万人的场面,想想就吓人!

    许杰静静的看着万华,见他主意已定,不由得也是笑了笑,

    而后许杰对万华拱手说道:“首领,学生有些困乏,便先告辞了!”

    万华无奈的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多打扰先生。”

    说着,万华便是将许杰送出了营帐。

    看着许杰离去,万华不由得感慨道:“我这样的心肠,哪里收的住贾诩啊!”

    不得不说许杰有大才,可是他的心肠太硬,这一点真是和万华不对付,也不知道他一个读圣人诗书的读书老爷,怎会有如此的心肠!

    叹息过后,万华便是进了营帐,不过神情却是多了些许的落寞。

    一支赤黑色的雄鹰翱翔在空中,雄健的翅膀煽动着呼呼的北风,锐利的眼睛俯视着苍茫大地,如此雄鹰,一看便知是万中无一的鹰王!

    然而当这只雄鹰俯看大地时,却是一惊!

    只见此时的大地上,一支数以万计的人马正在缓慢前行,犹如乌龟在移动一般,

    然而就在此时,在这只人马后面,一支百余人的骑兵队伍却是以极快的速度向其狂奔而去,

    这支人马似乎还不知道后面的威胁,不紧不慢的走着,好似郊游一般!

    “大王,大军如此脚程,这要走到何时去啊!那些头领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合兵来攻,大王万勿松懈啊!”

    看着后面这慢悠悠的大军,吴贤庆就是焦急不已,于是对王嘉胤劝道。

    “哎!”

    王嘉胤无奈的叹息一息,说道:“军师所言我当然是知晓,可我也是没办法啊!”

    这次王嘉胤逃跑的勿忙,所带粮草财货也是不多,加上担心万华他们追击,所以王嘉胤是带着人马没日没夜的跑了两天,此时已经是人困马乏!

    谁想跑了两天,后面一只鬼影子也没看见,这下许多人就是松了气,心想是不会有追兵了,这气一松,再想提起来却是不能了,这不,任他王嘉胤怎么命令都不行!

    这也不怪他们,接连跑了两天,人人都是累个半死,现在还吃不饱饭,再逼得他们过紧,非要闹哗变不可!

    王嘉胤军伍出身,自然晓得其中道理,所以也不敢逼的过紧!

    王嘉胤抬头看了看天色,又估摸了一下时辰,想想前面不远有个瓦池镇,这瓦池镇也是不小,都快赶上一个县城的规模了,只要加快脚步,天黑前该是能到。

    于是王嘉胤对身边的几个亲兵说道:“传我命令,加快行军,前面不远有个镇子,只要天黑前到了,本王由尔等任取任求!”

    那几个亲兵一听,顿时是来了精神,立即是风风火火的传令去了。

    还别说,这个命令果然是一剂良药,那些罗罗们听了都是浑身一振,嘴里还不住的嚎叫几声,立马又是恢复了体力,速度也是快了许多。

    就在这些人憧憬着即将到来的痛快时刻时,只觉得脚下的土地在抖动,

    开始罗罗们还不甚注意,可是这抖动越来越强烈,让人不由的心里打晃。

    特别是一些军伍出身的人本能的就是趴在地上,用耳朵贴在地上倾听。

    突然,只见一个汉子猛地蹿了起来,大声喊道:“有骑兵!有骑兵!快跑啊!”

    大叫着,那汉子就是没命的向边上跑去,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军纪军法!

    这一声吼叫犹如寂静的池塘猛的丢下去一块巨石,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周围的人都是乱了,

    他们都是向着两边跑去,先是几十个跑了,接着又是几百个,一眨眼,逃跑的人是越来越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