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四章 谁能想到
    何通,王宝,赵大牛他们三人听了,不禁是哈哈大笑,见过这些书呆子狂妄,可是没见过这么狂妄的!

    你当比武搏命是练字啊!那是要见血的!

    何通,王宝还没说话,那赵大牛就是忍不住说道:“大哥,二哥,就让小弟来教训教训这个狂妄之徒,让他见识见识我老赵的厉害!”

    说着,赵大牛就是跳下了马,将手里的斧头猛地一下对着许杰平举,喝道:“来吧!”

    许杰微微一笑,也是从容的跳下了马车,走到赵大牛面前,右手一摆,说道:“请!”

    赵大牛见他竟是没拿兵器,喝骂道:“你这臭老九,连兵器都不拿,你他娘的到底见没见过人家比武啊?”

    许杰毫不在乎的说道:“非学生自夸,学生无需武器足以打败好汉!”

    “哎呀呀呀呀!真是气煞我也!”

    赵大牛气的那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牙根直痒痒,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喝道:“找死!”

    说着,赵大牛就是挥着大斧向那许杰砍去。

    两人相距不过一丈许,那也就是两三脚的功夫,赵大牛一个箭步就是到了许杰跟前,抬起斧头就是对着许杰面门砍去,这要是砍实了,许杰脑袋非要砍成两半不可!

    “啊!”

    马车里的张婵不禁是吓的大叫一声。

    就在赵大牛的斧头就要落在许杰面门的一刹那间,只见许杰身形一侧,顺着力道就是到了赵大牛左侧身边,躲过了赵大牛的斧头!

    众人还没人看清是怎么回事,许杰拳头一紧,又是猛的对着赵大牛脖子重重一拳,直把赵大牛打飞出去!

    这时候赵大牛手里的斧头才是刚刚落下而已,整个人就是飞了出去,可见许杰的动作之快,力道之猛,真是世所罕见啊!

    赵大牛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身子不住的抽搐,脸上已经是成了猪肝色,嘴里还涌着鲜血,没几个呼吸,就是死了!

    静,死一般的静!

    这样的场景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若非亲眼所见,没有人会相信堂堂乌鸦山的三当家竟然在一个书生面前走不过一个回合,这说出去谁信!

    何通,王宝二人也是惊的说不出话来,没想到这臭老九如此厉害,开始还当他是吹牛打屁,谁知却是绝顶高手,这可如何是好!

    猛地,何通就是看向了马车,刚才的那一声女子的惊呼,他是听了真真的,想来定是这书生的家眷,只要将她抓在手里,这书生还不得任由自己拿捏!

    于是何通对王宝一个眼色,王宝心领神会,就是打马饶着道,直奔马车后面而去。

    何通也是大声对一众手下罗罗吼道:“兄弟们,给三当家报仇!谁要杀了他,赏银百两!”

    说着,何通就是对着许杰一挥斩马刀,示意啰啰们上!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没有勇夫也有笨蛋!一众啰啰听何通这样讲,那也是冲向了许杰,老话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乱拳还打死老师傅,任你这臭老九再难耐,我们这么多人,还能打不过你!

    很快,罗罗们就是一窝蜂的将许杰团团包围,五花八门的武器也是对着许杰身上招呼。

    说是迟,那是快,许杰一抚腰间,只听得“咻咻”的一声清脆,一把软剑就是出现在了许杰的手中,

    “咻咻咻”的,一阵亮光围着许杰转了一圈,一刹那间,血箭四射,漫天飞舞,十几个罗罗就是栽在了地上痛哭嚎叫不止!

    再看他们身上,要么是手筋被割断,要不就是脖子被划开,不住的飚着鲜血,在地上打滚哀嚎。

    对于这些,许杰看也不看,直接就是一个挥舞着软剑直冲马车,因为他已经是看到了王宝的企图,哪里敢耽搁!

    一阵清脆的声音仿佛是一道催命符,许杰所过之处无不是血红哀嚎的一片,凡是出现在许杰眼前的罗罗无不是应声倒地!

    王宝此时已经是到了马车后面,见许杰将许多马车边上的罗罗杀死,正向着自己而来,王宝不敢大意,慌忙是挥舞着手里的大砍刀接招,

    “锵锵锵”的一阵兵器撞击声,看的人是眼花缭乱,此时那些罗罗们哪里还跟上前,都是远远的看着,不时还咽着口水!

    王宝本就功夫不俗,砍刀也是够长,自己又是在马上,再加上他不像赵大牛那般轻敌,所以一时间倒也是和许杰打的难分难解。

    不过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许杰一剑就是将王宝胯下的马给划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如血注一般的从那马脖子上喷射而出,溅的老远。

    马匹一阵剧烈乱窜,很快就是站立不稳,摇摇晃晃的就是要栽在地上,王宝顾不得许多,连忙脚下一瞪,跳下了马,拿着砍刀对着许杰,一时不敢出招。

    就在这时,那何通已经是一脚跳上了许杰的马车,许杰大惊,慌忙回身救援,可是那王宝哪里肯就此放他去,对着许杰后背就是一个砍刀过去,

    许杰无奈,只得是回身躲避,

    边上的那些罗罗见许杰似乎是要落下风了,也是壮着胆子在边上比划着,一时间,许杰竟是抽身不得!

    马车里的张婵他们见何通猛地掀开帘子,吓得不知所措,张婵更是吓得花容失色,一脸惨白。

    何通猛地一见张婵,不由得也是一愣,没想到这张婵竟是如此漂亮,心下不由一喜,这要是将她抢作压寨夫人,便是死在她的石榴裙下,那也是求之不得啊!

    不过此时却是没时间想这么多,先把那书生应付了再说,来不及多想,何通一把抓住张婵的小手,将她拖出了马车。

    “别动,再动我就掐死她!”

    何通掐着张婵的脖子,对许杰喝道。

    “婵妹妹!”

    许杰见张婵被抓,不由得是一声呼喊,撕心裂肺般的呼喊是响彻云霄!

    “哈哈哈,,,”

    何通得意的一阵狂笑,而后对许杰恶狠狠的说道:“还不把兵器放下!再不老实,我就让你们阴阳两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