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三章 这是为何
    李捷进来后,就是恭敬有礼的对洪承畴拱手施礼,说道:“在下李捷,字光耀,见过洪大人!”

    洪承畴也是不托大,对李捷拱手还礼,而后说道:“李捷!光耀!听名字,你当不是寻常人家出身吧!”

    李捷微微一笑,回道:“在下父母皆为平民,不过是年少时读了几年书罢了,入不得大人法眼!”

    洪承畴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说道:“请坐。”

    李捷也不扭捏,大大方方的就是坐了下来。

    而后洪承畴就是问道:“不知光耀此次而来,是所为何事?”

    李捷听他称呼自己的字,心里不由得就是有一丝得意,曾几何时,自己那样低微的锦衣卫身份,像洪承畴这样的大员是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即便是碍于形势,嘴里说着客气的话,却也是全然没有一丝尊重的意味!

    如今,自己做了一个“反贼”,反而是在他面前地位高了不少,真是不无讽刺啊!

    感叹过后,李捷就是回道:“奉我家虎爷嘱托,特来向大人带几句话!”

    又是带话!

    上次是让郝三宝带话,现在又是亲自派手下来,他想要干什么?他就不怕本官把他这手下抓拿吗?

    心里虽然是疑惑,面上却是波澜不惊,只听洪承畴从容的说道:“带什么话,本官洗耳恭听!”

    李捷说道:“我家虎爷说此次鞑奴进犯大明,兵锋直指京师,虽然是形势万分凶险,可终究也是会败在孙承宗孙阁老手下,受苦的只是遭难的黎民百姓而已!”

    洪承畴听了,不禁又是一惊,怎么回事?难道你又算出来了?不但是算出来了,而且连是谁打败了鞑奴都给算出来了!

    如今的孙阁老年事已高,正赋闲在家,即便是他出山,鞑奴如此强悍,他又怎有十足把握击败鞑奴?

    见洪承畴疑惑,李捷不禁是在心里得意,虎爷只要是说了的话,别管什么话,都是要应验的,虎爷有如此本事,真乃神人也!

    能够跟着这样的人做事,何愁日后成就不了一番功业!

    想到这里,李捷更加是精神十足,又是接着说道:“虎爷还说,此次天下各路兵马勤王,朝廷因为发不出粮饷,终将使得各路勤王兵马自溃而散,许多的官军将因此或占山为王沦为盗贼,或加入义军沦为流贼,绥德和陕西的勤王兵马也不例外!

    为避免陕西和延绥官军溃散,虎爷特地着人打点,在京师筹备了一批粮草,还有少许的银子,还望大人收下!”

    说着,李捷便是从腰间掏出一张纸,上面记载着这批粮草的存放地点,以及粮草和银子的数目。

    这件事情是万华早就布置好了的,为什么要这样做,一来是鞑奴侵犯大明,作为一个汉家儿郎,万华自然也是想要为此做点什么,出兵当然是不可能,自己还没有这个实力,不过一点粮草倒还是拿得出来!

    再就是许多官军溃散后,他们都是加入到了各路反王的阵营中,特别是延绥和陕西的官军,回来后许多都是成群结对的投在了王嘉胤,高迎祥他们的手里,这为各路反王的实力大增提供了种子军官,也为以后各路反王的成事提供了基础。

    可是那些反王迅速坐大后,说句不客气的话,那真的就是无法无天,到处烧杀抢掠,逼迫不愿顺从他们的人加入他们的阵营,不愿顺从就杀掉,就这样,各路反王像滚雪球一样,那是越滚越大!

    这些反王到最后哪里还有半点悲天悯人的道德情怀,完全是成为了权力的奴隶,所以万华不愿看到他们那样!

    布置这些事情还是多亏了王康云,好在王康云是商人,人脉关系错综复杂,什么人兜兜转转的都能通过关系搭上线,

    所以最后通过许多友人的牵线搭桥,王康云他们这才是找到了几个在京师做买卖的商人,这才是做成了这事。

    看着李捷递过来的纸张,洪承畴不禁是犹豫了,不可能!一个逆贼怎么可能会这么好!还主动给官军送钱送粮!这说出去谁信!

    这里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可是这逆贼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呢!

    想到这里,洪承畴不禁又是想起了贺人龙的家丁贺刀他们几个,这几人都是那逆贼放回来的,

    还有郝三宝他们几百人,不但给他们治伤,还无条件的把他们放回来,临走时还送钱送粮,这哪里像是生死大敌,分别就是多年老友一般!

    要说那逆贼有什么阴谋,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也不见出什么事!

    “哎!”

    洪承畴叹息一声,管你什么阴谋,先拿着吧,到时再看情况不迟!

    于是洪承畴接过了纸张,也没看,便是放进了衣袖之中。

    而后洪承畴说道:“有句话也许问了也是白问,不过本官还是想问一句,你家头领为何这样做?”

    说着,洪承畴就是看着李捷,看着李捷的那双眼睛,如果他说谎,洪承畴自信绝对瞒不过自己!

    李捷微微一笑,而后说道:“实不相瞒,在下也是对我家虎爷的这个做法看不明白,当时在下便问我家虎爷,说我们与朝廷已是不死不休,早晚必有决定对方生死的大战,既然如此,我们又为何要为官军做这些!”

    洪承畴听到这里,不禁是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他很想知道那逆贼是怎样回答的。

    只听李捷又是接着说道:“当时我家虎爷对在下说,不论我们和朝廷以后怎么样,关起门来始终是汉家兄弟之间的争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到了过年的时候一样问个好!

    可是鞑奴犯我大明,杀我兄弟姐妹,这是国仇,这是外人欺上我们汉家的家门来了,这时我们怎能不顾祖宗传承下来的血脉亲情,看着兄弟去死呢!

    汉家打归打,有了外敌,就要抛弃仇恨,一致对外,如此,方对的起身上流的血!方对的起生我养我的这块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