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一章 妖孽啊
    回到了办公间,万华就是开始处理事务,边处理边想着这官军什么时候进京勤王,他们一走,自己也可以动手了,

    慢慢的,想着想着,万华就是站起身来,对外面站岗的王五说道:“王五!”

    王五立即是进了办公间,对万华行礼道:“虎爷,有什么吩咐?”

    万华说道:“你去看看李捷走了没有?没走让他来一下。”

    “是!”

    王五答应一声,就是出去找李捷了。

    过了不久,李捷就是跟着王五过来了,一进来,李捷就是问道:“虎爷,找属下可是有事?”

    万华微微一笑,而后说道:“我还怕你去清涧了呢,没走就好,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这个要你去办一下!”

    “驾!驾!闪开!闪开!,,,”

    一骑快马疾驰在榆林的一条街道上,横冲直撞,丝毫不理会街道上的行人,便是撞了人,也是看都不看,打马远去!

    榆林,作为九边重镇延绥的治所所在地,榆林人可谓从小就是在战争中长大,便是寻常老百姓,那也是个个彪悍异常,极是能打,胆子也壮!便是寻常官老爷也是不敢随意欺压这里的人!

    所以即便有什么富家公子骑马招摇过市,那也是要十分注意,若是一个不好,摆谱招惹了人,随时都有可能被那毫不起眼的小老百姓一刀砍死!

    由此可见,那骑马之人的行为是多么的恶劣!街道上的行人无不是怒目而视,特别是那被撞之人,更加是直接操家伙了!

    不过众人再细看那骑马之人,却又是不得不自认倒霉,没办法,撞他们的是传递八百里加急军情的驿卒!

    这样的驿卒,传递的都是破了天一般的大事,别说是撞到了老百姓,就是撞到了一般的官员,那撞死了也是活该,谁敢上前去拦着!

    敢上去拦,不单自己小命不保,家人也要跟着受死!谁人敢惹!

    细看那马上的驿卒已经是十分的疲惫,眼睛里面尽是血丝,可是他却强忍着精神,不要命一般的打马向着延绥巡抚衙门而去!

    到了衙门后,那驿卒就是急奔着向那衙门里闯去,嘴里还大叫道:“朝廷八百里加急,挡我者死!”

    那巡抚衙门看门的人本想要上前问个情况,听这一声吼,都是吓得不敢动弹!

    此时的延绥巡抚正在处理公文,仔细一看他,这巡抚竟然是洪承畴!

    原来这洪承畴击败了府谷王嘉胤,而后又是屡次立下大功,加之得到前任巡抚岳声和的赏识,被岳声和极力向朝廷举荐,所以岳声和调任后,朝廷就是委任洪承畴做了这延绥的巡抚,如今已有两个多月了。

    听见外面驿卒的喊叫,洪承畴猛地抬起了头,一脸的震惊!

    难道真的是!

    洪承畴不敢多想,连忙是迎着那驿卒的声音,向着外面快步走了出去。

    那驿卒一见洪承畴,立即是箭一般的向着洪承畴跑去,边跑边叫道:“大人,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啊!”

    终于,驿卒将文书交到了洪承畴的手里,此时,就在这一刻,那驿卒仿佛是一下子全身的力道被泄了一般,眼睛一黑,一个猛子栽倒在了地上!

    洪承畴本能的就是去扶起驿卒,可是扶起他的那一刹那间,就是觉得不对,再去一探他的鼻息,已经是死了!

    见此,洪承畴也是忍不住心里一阵感慨,好一个铮铮男儿!

    于是洪承畴对身边的属下说道:“将他抬下去好好安置,对其家属从重发放抚恤银子,莫要让他九泉之下含恨!”

    属下连声应是后,就是让人将那驿卒抬了下去。

    而后洪承畴不敢怠慢,立即是打开文书,一目十行的看了起来。

    只见文书上赫然学着: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自继位始,枕戈待旦,株除魏阉,平反冤案,广开言路,恩泽四海,只欲兴我大明,振我社稷!

    然,天不佑年,西北连年大灾,江南水患频仍,以至社稷摇摆!

    此乃是天谴于上,而朕不悟,人怨于下,而朕不知,每每念及,朕追悔莫急,此,必是朕失德所至!

    今,朕下诏罪己,日后必幡然悔悟,仿圣贤以修己身,察微毫以绝不德!励精图治,拨乱反正,以求天意回返,人心悦服!

    然此紧要时刻,金奴悍然犯我大明,攻我城郭,屠我子民,陷我圣地,此乃是祸及天下之大害!此乃是毁我社稷之大凶!此乃是消我文化之大恶!

    如此危难之时,望诸公共讨之!

    四海勤王之师,五湖御敌之兵,值此危急存亡之秋,山河动荡之际,切望全**民努力报国!

    凡我大明男儿,不论出身,但有以身死国者,皆可投军讨贼!

    此勤王之役,胜之,尔等精忠报国者皆为我大明功臣,高官厚禄,封妻荫子,朕当厚赏之!

    布告天下,咸使闻之!

    钦此!

    看着这样的一封勤王诏令,洪承畴顿时只觉得自己的一切认知被无情的颠覆,天旋地转一般,洪承畴竟是站立不稳!

    一旁的几个属下见此,都是吓了一跳,慌忙是将洪承畴扶住,

    “大人,你没事吧!”

    “快请大夫!快请大夫!”

    几个属下是吓得手忙脚乱,一时之间都是不知如何是好,怎么一向睿智不凡的巡抚大人,突然之间就是变得这般模样!

    等到洪承畴身体稍微好些后,洪承畴又是不由得看着手里的勤王诏令,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洪承畴为何会如此?

    只因为他早就是知道了鞑奴侵犯大明的消息!并且是大半年前就已经知道了!他是在一封信中知道的!

    不错,那封信正是万华托郝三宝交给洪承畴的那封信!就是在那封信里,洪承畴提前知道了鞑奴侵犯大明的消息,尽管他当时并不相信,可是如今,,,

    许久后,只见洪承畴仰天长叹道:“妖孽啊!妖孽啊!”

    这一声呼喊可谓是惊天动地,许多树上的小鸟都是惊得跳了起来,向着远方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