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八章 如何破局
    可是他皇太极能拿出什么本事来让他们这些旗主服气呢?

    论打仗,代善,阿敏,莽古尔泰他们这些人谁都不赖,现在的大金国就是大家合伙打下来的,皇太极比他们也没什么很大优势!

    论谋略,这大家都是一路过来的,就是个傻子,这么多年了,那也给练出来了,谁还不能在国家大事上说出几个道道来!

    论气度,这大家都是打群架出身的,到现在还在打,大金又不是跟大明那样的中原王朝,谁跟你讲这个!

    所以最后说到底,现在大家讲的还是刀子!谁的刀子硬,大家就服谁!

    见皇太极半天不说话,范文程又是说道:“汗王,如今我们大金不但天灾连连,以至耕田歉收,而且旗人肆意欺压汉人已成常例,数不尽的汉人被欺凌致死,如此下去,必被那东江毛贼《毛文龙》有机可乘,一旦被他挑起事端,我大金必将大乱啊!”

    “哎!”

    皇太极无奈的叹息一声,而后渡步走到窗前,举目望着那天上的一轮孤月,此时的他倍感孤独无助!

    许久后,皇太极转过身来,对范文程说道:“先生,你认为身为汗王,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范文程想也不想,脱口而出道:“那自然是定国安邦,使百姓安居乐业,若是有可为,自可开疆拓土,为后世子孙谋万世福祉!”

    皇太极摇摇头,而后看着范文程,说道:“不是,在你们臣子看来,本汗是汗王,本汗自然要为百姓,为后世子孙谋福祉,可是在本汗看来却不是这样的!”

    范文程一阵疑惑,不解的看着皇太极,难道作为一国之主,还有比这更加重要的事情吗?

    皇太极微微一笑,而后说道:“本汗以为,身为汗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坐稳汗王这个位子!若是连这个位子都坐不稳,其他的一切都是假的!”

    范文程恍然大悟,联想起如今大金的局势,不禁也是赞同了皇太极的话。

    如今的大金,他皇太极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他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头领,实际上他在很多事情上面都是做不了主的,许多的大政都是要和其他几个旗主贝勒商量着办,他们若是不点头,这事情就只能胎死腹中!

    这事情就要说到一个对皇太极来说,根本不能接受的政治制度,那就是四大贝勒共掌国事!

    现在的大金是这样处理国事的,身为大汗的四贝勒皇太极,与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他们四人一同并排坐在上面,接受文武百官的跪拜,然后处理国事!

    这还不算完,这国事谁做主呢,按月份四大贝勒轮流做主!

    这真不是开玩笑的,这个月轮到谁,谁就来具体处理国事,不管这国家有什么军机大事,全部由他处理,当然,也许这贝勒在处理前可能会和其他几个贝勒商量一下,可这最后拍板的还是这个贝勒!

    比如说,这个月轮到阿敏执政,现在要处理一件国家大事,阿敏拿不定主意,于是和大汗皇太极,代善,莽古尔泰他们几个商量一下,可是不管他们有什么意见,就算皇太极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最后拿主意的是阿敏!

    这个制度对中原王朝来说,这不是胡闹嘛,这国家大事哪有这样办的,这不成了小孩子过家家嘛!

    所以此时对于皇太极来说,他是无论如何接受不了这套制度的,他皇太极精通满,汉,蒙三种语言,对满,汉,蒙的历史都是知道的清楚,特别是对汉人王朝,那更加是向往,对汉人王朝那皇帝唯我独尊的权利地位更加是无尽渴望!

    可是越对汉人王朝了解的清楚,对现在大金实行的这套制度就越是知道里面的厉害!

    在现在这套四大贝勒共掌国事的制度下,他这个汗王和其他三人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说他是头也行,说他不是头也行,这样长此以往下去,四大贝勒必定会生嫌隙,到时候哪里会不出乱子!

    再加上自己本就是在个人实力上不占优势,若是以后他们三人有谁要造反,那就只能是干瞪眼啊!这样的位子,他皇太极又怎么会坐的安稳呢!

    明白了皇太极的苦衷后,范文程就是觉得现在这些物价腾贵,奴隶被欺压致死的事情,对于至高无上的皇权也说,那就真是不值一提了。

    于是范文程也就立马在心里苦思如何破这个局,这个局是努尔哈赤种下的,这么多年了,已经是形成了习惯,若是直接宣布废除,那和直接跟这三大贝勒翻脸没什么两样,所以这破局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必须要慢慢来!

    好在中原王朝几千年皇权下来,对于如何争权夺利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多,那可以借鉴的例子自然也是极多,所以范文程很快就是想到了一个主意,

    于是范文程对皇太极作礼,说道:“回禀汗王,奴才有个主意兴许可以解汗王一丝忧虑!”

    皇太极大喜,立即说道:“先生有何计策,快快道来!”

    范文程最后整理了一下思路,而后说道:“我大金此时,四大贝勒共掌国事,那是先汗所立,若是欲行废弃,当徐徐图之,此事汗王可以分为三步而行,

    第一步,便是增加议事人员,汗王可在八旗各个旗中设总理旗务大臣,让他们协助各旗主管理旗内事务,也让他们一道共同参议国政,如此,就可以分散各个旗主的权利!

    第二步,待得这些旗主权利被分散,各旗务大臣皆有一定实权后,汗王就可以诸大小贝勒都是先汗子孙,当一道共同参与国政为理由,让所有先汗子孙全部来决断国事,如此,龙多了,不下雨,这便实同废弃了四大贝勒共掌国事的制度!

    第三步,当所有贝勒在商讨国政大事上皆有一席之地时,汗王就可废除四大贝勒共掌国事制度,由汗王一人“南面独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