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你们就是贱
    大家听李捷这样说,都是不由得看向了李捷,很好奇这时他要说些什么。

    只见李捷又是对万华抱拳说道:“属下毕竟是锦衣卫出身,以前做的事情也是为朝廷效力,所以虎爷要对抗朝廷,属下其实心里一直有所顾虑,然而直到今日,看到虎爷可以如此对待官军,如此对待一心至自己于死地的敌人,虎爷的胸襟让属下折服,请受属下一拜!”

    说着,李捷就是单膝跪地,恭敬的对万华施礼。

    万华赶紧是一把扶起李捷,心里也是感慨,万华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李捷对自己的归心,这种归心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情感,做不得假!

    万华欣慰的看着李捷,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光耀啊,你是锦衣卫出身,对朝廷有感情,这是人之常情,如果没有,那才是不正常,所以你也无须介怀,你我之间既是从属,也是知己,以后心里若是有什么事情都可以与我相说!”

    李捷重重的点点头,心里好似一块石头落地,豁然开朗。

    而后万华就是对他们说道:“好了,你们都去忙吧,赶快打扫战场,今天我们就在官军大营过夜。”

    这时,那林豹嬉皮笑脸的对万华纠正道:“大哥,你终于说错一句话了,那已经不是官军大营了,是我们自己的大营!”

    “哈哈哈,,,”

    众人都是一阵哄笑。

    万华也是被他说得忍不住大笑,而后说道:“对,你小子今天倒是反应蛮快的嘛,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一个官军士兵躺在那人堆里,一身的血,一动不动,看样子已经是死了,

    三个保卫队队员结伴寻找官军伤员,这是保卫队的规章制度,一般队员们不管做什么,那都是不能单独行动的,免得出了事情也没个照应!

    一个队员见到了那个躺在死人堆里的官军,对着边上的队员用手指了指,而后三人就是笑了笑,而后那队员将手里的长枪掉个头,用枪杆捅了捅那个官军士兵,说道:“嘿嘿嘿,别装了,快起来,再不起来,老子真把你拖去埋了啊!”

    那士兵还是一动不动,任由那队员捅着。

    队员们都是忍不住一阵哄笑,其中一个队员笑道:“这么大个人,装死都不会装,死了还抓着腰刀不放,怎么着,你还想带到棺材里去啊!”

    这个士兵叫毛二狗,见已经是装不下去了,不得不撑着身子爬起来,拿着刀对着那三个队员,

    不过因为这么一动,腰间的伤口一下就是血流不止,钻心的痛直击心扉,一下又是没撑住,瘫倒在地上。

    毛二狗气息微弱的说道:“别,,,别过来,”

    队员们走上前去,将他的腰刀拿走,而后将张二狗的手搭在肩膀上,把他扶到郎中那里去包扎,

    队员边走边说道:“兄弟你别怕,我们师帅仁义,不但不杀你们,还要给你们救治,你就偷着乐吧!”

    毛二狗不可思议的扭头看着那扶自己的队员,喃喃说道:“救治?救我?”

    那队员嘿嘿一笑,又是说道:“可不是嘛,我们师帅真是一幅菩萨心肠啊,都说乱世铁血英雄汉,可他们比起我们师帅来,那是差远了,我们师帅救得人比杀得人多多了,你小子以后可别没良心又往枪口上撞,不是每次都这么好运气活到仗打完了的!”

    很快,毛二狗就是被队员们扶着来到了大营的一顶帐篷里,里面已经有许多官军士兵在接受郎中的救治,

    这些人都有一个同样的表情,那就是惊讶!不可思议!

    他们都是受了重伤,想跑跑不了,想死又一时死不了,见大军崩溃,都想着这下是活到头了,谁曾想却是被他们这些贼兵带到这里来,

    然后就是几个郎中围着他们打转,给他们止血,给他们上药,给他们包扎,都把他们搞傻了!

    直到郎中给这些人都是包扎完了,然后对他们叮嘱道:“你们好好养伤,不要乱动,有什么事情就叫一声,我们虎爷大仁大义,你们以后可要记得我们虎爷的恩德,好了,还有许多人等着包扎呢,小老儿我就先走了。”

    那些官军士兵这才是反应过来,然后不住的点头,说着讨好的话。

    等到大帐里没外人了,毛二狗忍不住问身边的一个人,说道:“这些贼兵为什么要救我们?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那人赶紧一压手,示意毛二狗住嘴,而后小声说道:“你小子还敢说贼兵两个字!不要命了!”

    毛二狗这才是反应过来,如今自己的小命可是被他们抓着呢!要是一句话没说好,惹怒了他们,那还有活路!

    毛二狗赶紧小心的点点头,而后压低声音说道:“老哥,你说他们有什么阴谋啊?”

    “呸,”

    那人无所谓的吐了口唾沫,说道:“管他什么阴谋,我们这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就是再怎么算计,还能把我们怎么着,最多也就是再挨他们一刀!”

    说到这里,那人又是忍不住叮嘱道:“不过老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你小子可得长点心,管好自己那张破嘴,别到时候连累了我!”

    这时又有一个受伤的士兵插话道:“你们啊,就是贱,对你们好还叽叽歪歪,你说我们这些大头兵有什么用,有什么好算计的!又不是当官的,又不是什么大富人家,人家救咱,那就是想着做点好事,你以为这草药不花银子啊!”

    这话也是得到了许多士兵的响应,确实如此,我们这些人,若是当了什么大官,那还值得人家惦记,可是就我们这样的,人家图什么!

    又是一人说道:“是这个理,我们这些人,说句难听点的话,今天就是我们打赢了,就我们这一身的伤,将军还不一定管我们死活呢!还不是躺在地上听天由命!”

    “这哥们说的是,咱们又不是头一次打仗了,多少兄弟就这样活活疼死的,谁来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