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让我等如何做人
    打到最后,那几个夜不收都是被打落马下,几匹马也是被村民给牵在了手里。

    见夜不收还想再打,一众村民又是对着他们一通乱打,最后夜不收都是被打的浑身是伤,不能动弹,躺在地上跟死狗一般!

    这时,那开始骂人的村民就是又站出来指着他们骂道:“现在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老子告诉你们,我们武家村几百年了,还从来没怕过谁,你们看那!”

    说着,那村民就是指着身后的一个村落说道:“看见没,那就是我们武家村,别说你们几个蚂蚱兵,就是大将军,大元帅来了,那也得给老子乖乖饶路!哈哈哈,,,”

    其余村民也是跟着一阵哄笑,样子很是得意!

    这时,一个村民说道:“要不把他们全宰了吧!免得到时候他们叫人来!”

    这话可是吓得那些夜不收心里一颤,那夜不收小旗也是顾不得脸面了,立马是哭求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啊,我们下次不敢了,不敢了,我们家里还有妻儿老小啊!”

    还别说,这一句求饶还真是起了作用,那开始骂人的村民就是说道:“看在你们还有家里要养活的份上,老子我就放你们一马,不过嘛,,,这死罪可免,活罪就难饶了,得要你们好好涨涨记性!”

    说着,那村民就是解开裤腰带,对着那夜不收小旗就是浇起了地!

    其余几个村民也是有样学样,对着另外几个夜不收也是撒起了尿

    这真是奇耻大辱啊!我堂堂七尺男儿,怎能受你如此侮辱,便是一死,那也要争得这一口气!

    想到这里,夜不收们就是要挣扎着爬起来,跟村民们接着打,可是还没起身,又是一阵扁担,木棒打来,又是把他们给打趴下了。

    这下是真的不能动弹了,五个夜不收心里纵然有冲天的怒火,那也是发不出来,只得是生生受了!

    “哈哈哈,,,”

    最后,一众村民带着得意的狂笑离去,样子极是欠打!

    过了许久,那五个夜不收才是恢复了一点体力,呼呼直喘气的爬了起来,看着远处的那个村落,眼睛里面无不是喷火啊!

    小旗龇牙咧嘴,狠狠的说道:“这仇不报,老子管你们叫爷爷!”

    说完,几人就是互相搀扶着向那大军汇合,马已经是被那些村民牵走了,他们只得是这样一瘸一拐的走着,背影很是凄惨落寞!

    走了许久,终于是和其他负责侦查的夜不收撞上了,在他们的帮助下,终于是很快见到了夜不收队官。

    那队官一见他们这般腥臊,狼狈不堪,顿时是火了,喝道:“你们怎么回事?掉茅坑里了!”

    那些被打的夜不收是羞愧万分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把这前因后果给说了一遍,那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啊!

    在场的夜不收同伴无不是听的牙根直痒痒,大家都是兄弟,现在他们受到这般对待,这如何能忍

    那队官听了,那也是气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这走南闯北的这么多年,何曾受过如此侮辱!

    手下人这般被人对待,这和打自己的老脸有什么区别!

    队官再也是忍不住了,大喝一声,怒道:“此等刁民,真乃是欺人太甚!当我官军无人乎!”

    那队官说罢,就是要带着那些手下人去算账,可是却被那挨打的小旗给叫住了,

    只听那小旗说道:“那些刁民个个无法无天,而且极是团结,当时打我们的就有五六十人,估计他们整个村子得有三四百号人,总旗还是报告郝将军,让将军带人过去吧!”

    那总旗一听,也是觉得有理,这些刁民如此猖狂,那必然是有所凭仗的,他们说祖先早年跟随太祖打江山,看来那定是传下了悍武,战力不容小视!要不然,那也不会如此无法无天!

    如此看来,他们倒是不好对付了,自己就这样带着三四十号人过去,那估计也讨不到便宜,若是吃了大亏,那反倒是没法交代!

    想到这里,那队官便是说道:“也罢,你们几人便随我去面见郝将军,请求郝将军发兵剿了他们!”

    就这样,他们便是找到了郝三宝,一番哭诉,郝三宝也是脸上火辣辣的,这真是闻所未闻啊,天啊天,这还有我们官军站脚了地方吗?

    这些刁民不收拾了,我这将军还怎么当!这手下人还怎么带!

    郝三宝虽然是气急,可是那也是知道轻重厉害的,自己被洪承畴委任做了前军,责任重大,若是贸然行动,到时洪承畴军法一祭,那岂不是要人头落地!

    无奈,郝三宝又是带着他们几个去寻洪承畴,要请求洪承畴亲自下令,要不然,那是万万不敢擅自行动!

    见到了洪承畴,被打的夜不收一番哭诉,在场众人无不是动容,军人最是热血,看到军中同伴如此,人人都是不好受!

    最后那郝三宝激动的对洪承畴单膝跪地,抱拳说道:“大人,我等报效朝廷,为国杀贼,便是战死沙场亦是无怨无悔,可如今他们这些刁民却是如此对待我军中兄弟,这叫我们如何能忍!还请大人下令,遣末将为夜不收兄弟报仇雪恨!”

    那几个被打的夜不收也是人人跪地,口道:“大人要为我们做主啊!那些刁民实在是太可恨了!”

    站在洪承畴身旁的贺人龙也是气的牙根痒痒,这世道真是奇了怪了,我们官军没去找他们老百姓麻烦,他们倒是涨本事了,敢来打官军,这要我们的脸往哪里放!

    那贺人龙平素也是和郝三宝交好,如今又是一同公干,现在又是遇上了这个事,哪里有不帮着说话的道理,

    于是贺人龙对洪承畴抱拳说道:“大人,此事那刁民全无道理,便是踩了他们的田地,也断然不能容这般羞辱!这让我等将士如何做人!还请大人应郝将军所请,发兵好好教训教训他们,好让人晓得我们官军岂是好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