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难道这局面就不要了吗
    洪承畴这样截留缴获,那也是没办法,就现在这朝廷的德性,若是指望朝廷发下赏赐给那些有功将士,那真是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再者,还许诺了贺人龙要走一趟米脂,要是不给他们一点好处,这些人能上杆子去!

    没办法,洪承畴也就只能是如此了,反正就算交上去,皇上也得不到半分银子,自己也不算对皇上不忠!

    见手下那些军官个个配合默契,喜形于色,洪承畴又是对他们说道:“此次大胜,使我朝廷天威再次广播人间,本官欲趁热打铁,走一遭米脂,听闻那里也有一个逆贼,本官便一并收拾了,你们意下如何?”

    一直站在军官后面的李自成一听,顿时一震,米脂!逆贼!难道大人说的是虎爷?

    一定是了,米脂现在是虎爷的天下,县衙都成了摆设,县尊也成了庙里的菩萨,坐在那里不管事,那米脂大小事情都是虎爷说了算,除了虎爷,那还能有谁!

    别人也就罢了,可是虎爷对自己有恩,若是真要和虎爷打,这如何下得去手!

    再者,那虎爷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手下弟兄也不是他王嘉胤可以比的,这要是动起手来,最后还不知道打成什么样呢!

    暂且不说李自成,那贺人龙听了洪承畴的话,那是顿时激情澎湃啊,一股子热血直冲脑门,这拼死拼活的这么久,还不就是为了报仇嘛!

    这大人果然不是白给的,这才刚打完王嘉胤,立马就是把去米脂的事情提了上了,本来自己还想着要不要说一下,怕他忘了,现在看来,还是自己心太小了!

    只见贺人龙大步而出,单膝跪地,抱拳说道:“大人英明,剿荡逆贼本就是我等本分,末将愿鞍前马后,听从大人调遣!”

    见贺人龙这样,别人也不是傻子,这刚刚洪承畴就是给他们截留下了一座金山,所谓投桃报李,此时无论如何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加上这是去剿贼,到时候大家又可以白捡功劳,还能再分一次银子,这好事哪里能往外推!

    想到这里,那尤世瑾就是紧跟着单膝跪地,抱拳说道:“大人忧国忧民,我等敬佩万分,末将不才,也愿听从大人调遣,奋勇杀贼,以报天恩!”

    郝三宝不敢落人后面,也是单膝跪地,说道:“我等身为武将,杀敌剿贼本是应当,大人只管吩咐,刀山火海,我等在所不辞!”

    其他一众军官见贺人龙,尤世瑾,郝三宝他们都是表了态了,他们哪里还敢有意见,于是也纷纷对着洪承畴跪地说道:“愿听大人调遣!”

    李自成虽然心里不情愿,可是架不住这场面啊,于是也就跟着一众军官表了一个态。

    洪承畴看着这一地的军官,心里很是满意,军队之中讲的是强者为尊,男儿军中掌兵权,左手军功右手田!

    只要能带着他们立下军官,带着他们发财,即便是再桀骜不驯的将军,那也得乖乖的听话,叫他干什么不成!

    洪承畴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好,众将如此,我心甚慰,明日本官便带着你们走一趟米脂,若是米脂太平无事还则罢了,若是真有逆贼作乱,本官便叫他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李自成心事重重的回到了自己的营帐,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自己好不容易在军中站稳脚跟,这次剿灭王嘉胤又是立了大功,眼看着就要往上再挪一挪,这又是出了这个事,这可如何是好!

    高一功,马维兴他们几个见李自成这般,都是不免心中疑惑,这打了大胜仗,怎么大哥还这么不高兴,一幅心不在焉的样子,

    于是高一功问道:“大哥,可是出什么事了吗?怎么看你脸色不对啊!”

    李自成叹息一声,而后说道:“洪大人明天就要带着大军去米脂了,说是米脂也有叛逆,要带我们去剿贼!”

    这话一出,高一功,马维兴他们几个都是不由得愣住了,怎么好端端的又要跑到米脂去,若是别的倒还好,只当是回家探望爹娘,可是这是去剿贼啊!

    米脂谁是贼?那是虎爷的地盘,除了他,别人就是想当这个贼也没那本事啊!

    愣了半天,那李过开口说道:“难道大人是要去打虎爷?那我们怎么办?虎爷对我们有恩,我们难道真的动手?”

    李自成一时也是不说话,一屁股坐在床位上,低头沉默不语!

    其他人也是一时不说话,过来半响,那高一功有些犹犹豫豫的对李自成说道:“大哥,我有些话不知该不该讲?”

    李自成抬头看了他一眼,多年的交情,李自成本能的就是感觉到了高一功想要说什么,本想不让他说,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是变成了“你说吧!”

    高一功看了大家几眼,而后说道:“老话说得好,爹有爹的命,崽有崽的运,虎爷对我们有恩是不假,有恩自当报答,可是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日子要过,

    如今我们好不容易在这里扎下了根,站住了脚,我们的局面也是慢慢的有了,也许过不了多久,大哥也能做将军也说不定,到时候我们兄弟几个也是跟着沾光,

    这么好的局面,我们做的又是报效朝廷,尽忠皇上,这是大忠大义的事,难道我们为了报虎爷的恩,就把这一切全给抛了不成!”

    众人听了,都是一阵沉默,谁也没有说话,都是一副无比压抑的样子。

    高一功又是说道:“虎爷对我们有恩,那是私恩,我们做的事,那是大忠大义的公事,老话说的好,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忠义面前,孝道都保不住,难道我们为了和虎爷的这一点交情,就不顾大忠大义了吗?”

    高一功的话一说完,大家都是觉得有理,这兄弟之间的交情那自然重要,可是这大忠大义就不重要了吗?

    难道我们为了报他虎爷的恩,这忠义就抛之脑后了吗?这好不容易打下的局面就不要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