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我又如何不知
    回到了大营,打发完那两个罗罗回去后,王远望不禁是对万华躬身施礼,说道:“以前有负虎爷,鄙人深感不安,今日又多蒙虎爷相救,虎爷如此大恩,这叫鄙人如何报答啊!”

    万华微微一笑,将王远望扶了起来,说道:“王掌柜不必如此,你我之间有生意,也有情分,当初你带着我四处采买,这份情谊,我也是记在心里的,如今你有危险,我又怎能袖手旁观!”

    王远望听了万华的话,非常感动,都说他们混江湖都是嘴里满口兄弟义气,实际上全是屁话,哪个还拿义气,仁义当回事!

    可是今日看到了万华,他不得不相信混江湖的也是有好人的,至少眼前这个虎爷就是这样仗义的人!

    万华拍拍王远望的肩膀,又是说道:“好了,赶快回去报个平安,你那父亲可是记挂的很,一直抹眼泪呢!”

    王远望听了,不禁也是急了,父亲年纪大了,这次自己出了这个事情,想来定是心急如焚,想到这里,王远望便又是对万华躬身一礼,说道:“那鄙人就先告辞了,虎爷大恩,他日定当厚报!”

    “赶快回去吧!”万华说着,便是让林虎安排一个伍的队员保护王远望回去。

    王远望一再感谢,最后那是感动的流着眼泪回去的。

    王远望走后,林虎不禁走过来问道:“大哥,那些土匪怎么没跟你一块回来啊,我们都等半天了。”

    万华哈哈一笑,说道:“一群土匪而已,杀不杀,留不留的都不打紧,我们出来这么久了,明天收完礼后,我们这就该回去了。”

    “收礼?”林虎不禁是喃喃念道,这收谁的礼,

    想了半天,林虎挠着脑袋问道:“大哥,是收他们王家的礼吗?早上人家还送了三千两银子过来呢,这事都办完了,银子都没还给人家,现在又从土匪那里搞来一千多两,这如果还收人家礼,这是不是有点不大好啊?我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哈哈哈,,,”

    万华听的忍不住扶在林虎的肩膀大笑不止,好半天的才是缓过气来,

    而后万华指着林虎说道:“你这话说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以后这种话不能说了啊!”

    却说那王远望回到家里,那是和父亲抱头痛哭啊,可把老人家给担心坏了,现在儿子平安回来,这自然是最大的幸福!

    哭过后,王远望便是和父亲王康泰,叔父王康云讲了这些日子的遭遇,又是将今天怎样回来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他们听。

    听完后,王康泰,王康云两人是不禁相互对视一眼,都是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深深的担忧。

    王康泰叹息一声,对王远望说道:“孩子,你这些日子受苦了,先回去休息一下,旁的事情不用管,我们会料理。”

    王远望于是便应了一声,而后对他们行礼后,便是下去休息了,他也是累的够呛,当然是要好好的睡上一觉。

    王远望下去后,王康云担忧的说道:“兄长,如此看来,那虎爷是诓骗了毛道天,这才是将远儿给救出来,若是以后毛道天察觉了,岂不是更加恼怒,到时候恐怕我们王家有大祸啊!”

    王康泰听了,也是一阵沉默,许久后才是说道:“这估计就是他虎爷的后手吧,这样一来,我们王家就不敢待在清涧了,到时候我这一房的生意只得是先重点放在米脂,他以后采买粮食也是方便许多,高啊!”

    说到这里,王康泰就是不由得对王康云问道:“你说他一个乡下土包子,他怎么就这么会算计呢!”

    王康云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这事情谁能说得清,既然如此,兄长你也不必太忧心了,我看我们干脆这次就和虎爷一道回去,免得再横生枝节,若是晚了,只怕是那毛道天醒过闷来,我们想走就走不了了!”

    王康泰叹息一声,无奈的说道:“事以至此,我们又能怎样呢!只得是先离开清涧了,只是这大批的粮食,一时之间如何运回去,这却是难办了!”

    王康云大手一摆,说道:“兄长不用担心,别的兴许还难办,可是这粮食却是好办的很,再多也是不怕!”

    “哦?你有何主意?”王康泰不禁问道。

    王康云微微一笑,说道:“这虎爷不是在这里嘛,他可是一向粮食不怕多的,只要我们将粮食卖给他,他二话不说,那是一定会高兴的吃下来,至于怎样运回米脂,那就不是我们操心的事情了!”

    王康泰也是不禁点点头,确实是如此,他虎爷经常是到处找粮食,现在有粮食送到他面前,他还能不要,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一桩事情了了,王康泰心里也是放心不少,而后又是说道:“那三千两银子也不见他送回来,看来是落了他的口袋,他还又从毛道天那里勒索来不少,这事情从到头尾的,他除了动动嘴皮子,啥事没干,临了临了,我们还少不得给他备下一份厚礼!”

    说到这里,王康泰就是忍不住叹息一声,接着说道:“我们王家糟了难,他却是在一旁发了财,也不知道这次请他过来,到底是他帮我们,还是我们帮他!”

    王康云听了,一时也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本来这三千两银子他按道理是要拿回来的,毕竟这也不是给他的,是让他拿去救人的,现在这人也回来了,银子也没花出去,他怎么着也该派人把银子给送回来啊,

    可是这装作没这事,他不拿出来,我们又不能上门去要,哎,虎爷这人也太贪了!

    半响过后,王康云劝道:“兄长,那银子都是身外之物,既然虎爷要留着,我们也是没办法的事,多想无益,只要远儿平安回来就好。”

    王康泰又能说什么呢,只得是摇摇头,哀叹道:“我又如何不知,不过是发发牢骚罢了,事已至此,只能是这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