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何必要丢人现眼
    村民们都是吓得四散逃跑,可是还是有三个年纪小的后生被他们抓住,在那里不停的哭泣,眼泪汪汪的叫着爹娘。

    那老族长见后生被抓,心里一下就是急了,顾不得年迈的身躯,赶忙来到那杂役头子身前,跪下哭求道:“差爷您就行行好吧,您大恩大德开开恩吧,他们年纪还小,您要抓就抓我这把老骨头去吧。”

    哭着,老族长就是双手紧紧拖住那杂役的手,求他放了那几个孩子。

    那杂役听了,厌烦不已,也是懒得跟他废话,吼道:“滚一边去。”

    说完,转身就是要走。

    可是老族长还是紧紧的抓住他不松手,老泪纵横的要他放人。

    杂役头子烦了,猛的一个甩手,竟是将老族长甩飞出去。

    “啊!”

    只听得一声惨叫,老族长扑在地上不再动弹。

    村民们慌忙上去扶起老族长,一看,只见老族长头破血流,已然是没了气息。再看地上,一块石头上也是斑斑血迹。

    村民们紧紧的握紧拳头,看向那些杂役的眼睛已经是要喷出火来了。

    那杂役见他们这样,也是慌了,没想到这老头子竟然这样就死了,这可不得了,那可是族长啊!

    在家族里那就是最大最大的,族人成亲磕头都要先给他磕,然后才轮到爹娘,可见族长的地位有多高!

    村民们都是慢慢的走过来,将那五个杂役团团包围起来,恶狠狠的瞪着他们,仿佛是要生吃了他们一般。

    那几个杂役也是害怕了,松手放开了手里的几个孩子。

    可是村民们还是不肯散去,还是将他们围在中央,大有要拼命的架势。

    那杂役头子见村民们不让路,于是壮了壮胆子,对他们喝道:“你们想干什么!想造反啊!我可告诉你们,你们谁要是敢乱来,那就是杀头的罪,还要株连九族,到最后家里没一个能活的!”

    村民们被他这一吓,也是有点害怕,毕竟这害怕官府都是怕到骨子里的,一下子,大家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这时,一个村民叫道:“牛哥来了。”

    众人看过去,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精壮汉子向着村子走来。

    这人名叫王嘉胤,从小就是力大无比,七八年前因为徒手打死一只水牛,所以得了个铁牛的称号,

    后来跑去从军,在边关当了几年兵,也打了几年仗,可是什么也没落着,那些上官又是盘剥的厉害,别说养家,自己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王嘉胤觉得在那里当兵没前途,于是几个月前就偷偷跑了回来。

    王嘉胤远远的见村民们这般,知道是出事了,赶紧是跑了过来,见一个后生在老族长身边嚎嚎大哭,再看老族长,已经是死了。

    “牛哥,那衙役把太爷爷打死了,太爷爷死了,,,”那后生哭道。

    “轰”的一声,一股热血直冲王嘉胤脑门,眼睛顿时是变得血红血红的,脸上也是涨得通红,看的吓人。

    王嘉胤慢慢的转过头来,看向那几个杂役,眼睛就像刀子一般的落在他们身上,几个杂役是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王嘉胤二话不说,扭头就是快步冲回了家,当他再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手里已经是多了一把明晃晃的钢刀。

    王嘉胤一步步的走向那些杂役,身前的村民都是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路。

    那些杂役见王嘉胤这般凶神恶煞,都是吓得两脚打晃,脸色惨白,不敢动弹。

    那杂役头子见王嘉胤这般,又是壮着胆子对王嘉胤说道:“你,,,你要,,,你要干什么?你不要乱来啊,我们可是给县衙当差的,是朝廷的人,你要是乱来的话,那是要株九族的啊!”

    王嘉胤猛的一个劈砍,只见刀光一闪,钢刀狠狠的从那杂役的脖子上斜砍了下去,而后死死地卡在胸腔骨上,

    再看那杂役头子的脑袋,被一些皮肉挂着,在那里左右摇摆,场面极其吓人!

    王嘉胤狠狠的一脚踢开那杂役,将钢刀抽了出来,又是看向其余的四个杂役。

    那几个杂役见了,都是吓得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哭求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们也是混饭吃的,这不关我们的事啊,是他打死的老族长,不关我们的事啊!”

    “是啊是啊,好汉饶命啊,我们家里还有妻儿老小啊!”

    王嘉胤看也不看他们,而是对着村民们大声吼叫道:“家里活不下去了你们不吭声,亲戚朋友饿死了你们也不吭声,现在老族长被人打死了,你们还不吭声!难道你们是死人吗?是死人就自己埋到土里去,何必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王嘉胤的这一声叫喊深深的刺激到了每一个村民,每一个村民都是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胸口都是剧烈的起伏,在看看那惨死的老族长,眼睛已经是充满了仇恨之火!

    “啊!”

    只听的一声叫喊,一个二十多岁的汉子一把抱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冲到一个杂役面前就是狠狠的砸了下去,

    只听得一声惨叫,那个杂役被砸的脑浆四溅,鲜血溅的到处都是。

    有一个带头的,立马就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到最后,所有村民都是一窝蜂的冲向了那几个杂役,对着他们是拳脚乱打,石头乱砸,

    很快,那几个杂役就是把大家给打死了,可是村民们还不解恨,还是不停的对着他们的尸体继续打,把他们是打得不成人形。

    当村民们发泄完心中的怒火后,再去看那几个杂役,已经是一滩烂肉,鲜血也是流的到处都是,许多人身上还是一身的血,

    大家都是呆了,杀人了!我们杀人了!

    这可怎么办?他们都是衙门的人,若是被县衙知道了,到时候非要处死不可,不但自己要死,可能还要牵连家人,到时候一家都是活不成!

    这可怎么办啊!不由得,大家的目光都是看向了王嘉胤,这时候也就是只有指望他能拿个主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