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 我服你
    “哈哈哈,,,”

    晏子宾是高兴的大笑起来,不得不说自己的运气确实是好啊,这么多流贼突然杀出来,这一个不好就要重演白水王二的故事,

    到时即便自己福大命大逃出升天,那仕途也是走到了尽头,谁成想这最后时候竟然是出现曙光,不但有惊无险,估计还能再捞上一份功劳,这怎能不让晏子宾高兴!

    没多久,万华他们就是带着人回到了城门外,万华对晏子宾大声喊道:“禀告县尊老爷,那伙流贼已经被我赶跑了,不过现在天色实在太晚,我们无法追击流贼,还请县尊老爷恕罪!”

    晏子宾得意的大手一摆,说道:“无妨,进城说话。”

    而后,晏子宾就是下令打开城门,自己也是难得的礼贤下士,下城头慰问万华他们一行人。

    万华见晏子宾亲自相迎,远远的就是躬身施礼,态度极其恭敬。

    晏子宾看着满意,不错,胜不骄,败不馁,这般年纪就能如此,此子前途真是不可限量啊!现在又是对自己有恩,看来以后要跟他好好亲近才是。

    到了跟前,晏子宾满面春风的扶起万华,说道:“免礼免礼,这次你立下大功,本官一定为你向朝廷请求恩典,定然不会埋没了你的功劳。”

    万华正气凛然的说道:“县尊言重了,为县尊解忧本就是我万华的分内事,再说我万华也是米脂人,怎容流贼在我米脂烧杀抢掠,胡作非为,为此出力,这也是应该的。”

    晏子宾听万华这一说,更加是高看他几眼,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那时他还托人向自己讨官,这让自己是很看不起他,

    没想到这短短时间,他竟然是从一个官迷,变成了一个一心守护家乡故土的汉子,这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这时只听得张荣兴在一旁好奇的说道:“今日这般情况,怎么没见赵捕头呢?”

    晏子宾一听,忍不住跳脚,怒道:“不说他,我还给忘了,今日情形如此危险,他身为捕头竟然是连人影都不见,真是岂有此理!待本官见到他,定要好好教训他不可,本官看这捕头的差事他是不想当了。”

    万华见晏子宾如此气愤,原来还想着说赵显根在我虎寨做客,听到流贼攻打县城,于是和自己一同来杀流贼的,不过赵显根不幸遇难了,现在既然你县尊这般生气,那我就顺便踩上一脚呗!

    想到这里,万华就是看着晏子宾,装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晏子宾见此,不由问道:“你可是有话要说?”

    万华一抱拳,说道:“不敢相瞒县尊老爷,在追击流贼之时,小的见捕头赵显根竟然和流贼头目在一起,小的顿时气急,县尊老爷如此信任他,他竟然敢勾结流贼,妄图攻打县城,真是狼心狗肺,所以小的不顾生死,上去便是和他拼杀起来,最后终于是将他斩杀!”

    晏子宾一惊,没想到他赵显根竟然和流贼搞到一起,我说这流贼怎么突然冒出来,他却是不见踪影,原来是里外勾结,他成了流贼内应,真是无法无天啊!

    晏子宾大怒,喝道:“把他尸首带上来,本官要好好看看他是何下场!”

    万华大手一挥,立即就有两人将赵显根的尸体拖了过来,此时的赵显根早就是死的不能再死,为了增加真实感,万华还让人在他身上又是捅了几枪,做的很像样子。

    晏子宾上前一看,果然是他赵显根,晏子宾气急,竟然是顾不得斯文,忍不住对着赵显根就是“呸”的一口,不过很快就是反应过来,这么多人面前,自己堂堂县尊老爷,竟然是这般,真是有辱斯文啊!

    这时的张荣兴心里是不由得纳闷,怎么改了,不是说他壮烈战死吗?又见县尊此时颇为尴尬,于是赶紧是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上去就是对着赵显根尸体猛踢几脚,

    怒道:“东主如此信任你,你竟然敢勾结流贼,真是无君无父,不忠不义,真是该碎尸万段啊。”

    这一番发作,成功的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他的身上,为晏子宾化解了尴尬。

    万华看见这般情况,在心里不由得是大大的写了一个“服”字,不愧是在官场上混饭吃的,就这份眼力劲,那就能混的风生水起,到哪里都有一口饭吃!

    想到这里,万华也是上去跟着踢了几脚,骂道:“你这贼子,竟然敢陷县尊老爷于险地,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给我打!”

    这一叫可是不得了,边上的人都是冲过去一阵拳打脚踢,下手都是不留情面,这赵显根做恶多端,多少人都是吃过他的亏,就算自己没吃过,亲戚朋友也是有人栽在他手里,加上他又是仗着身份目中无人,哪个看他顺眼!

    好不容易等到大家发泄一顿,这时的赵显根已经是被打的没了人形,万华请示晏子宾后,便是叫人把他拖下去埋了。

    这时万华对张荣兴使了使眼色,张荣兴赶紧是对晏子宾说道:“东主,这赵显根里通流贼,以后可以好好追究法责,可是现在捕头的位子已经是空出来了,这该让何人接任啊!”

    晏子宾想了许久,可是也没有人选,这时看着万华,不禁大喜,这不是有个好人选吗?

    于是晏子宾对万华说道:“万华啊,这次你立了大功,不如本官就委任你做这捕头的职务,你看如何?”

    万华赶紧是一脸惶恐的说道:“区区小事,哪里当得县尊老爷如此抬爱,县尊既然说了,小的本不该推辞,只是小的俗事甚多,实在是脱不开身,不如小的为县尊老爷推举一人如何?”

    晏子宾见万华推辞,也不气恼,问道:“哦,是何人?”

    万华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刘忠一招手,说道:“过来。”

    刘忠赶紧是站了出来,这时的刘忠已经是将脸洗了个干净,还换上了一身衣裳,看的很是精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