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这可如何是好啊
    张荣兴此时已经是知道万华做下的事情,这可把他吓了个半死,他怎么就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公然的对抗官军!现在还把艾诏给杀了,天啊天,他一个乡下土包子怎么就做下了这么大的事!这可怎么得了啊!

    张荣兴考虑许久,一脸苦色的说道:“青竹啊,这么大的事情,这怎么瞒的过去,所谓纸包不住火,这迟早是要被朝廷知晓的,到时天兵一到,我们岂有活路!”

    汤山微微一笑,自信的说道:“先生太高看官军了,白水王二的起事到现在也没有镇压下去,难道朝廷没派大军过去吗?我家头领现在实力百倍于起事时的王二,即便那时朝廷调遣大军,那又岂是三五年能了的事!”

    说到这里,汤山略带恐吓的说道:“现在我家头领还有所顾忌,所以才要演这场戏,这才找先生帮忙,若是先生不答应,我家头领横下一条心来造反,到时候第一个倒霉的就是县衙了,先生想想,你能独善其身吗?”

    张荣兴一听,只觉得一阵冷风吹过,顿时是一个激灵,身上汗毛都竖起来了。

    就在这时,一个队员走进来在汤山身边耳语了几句,而后转身出去了。

    汤山听完,说道:“先生,我家头领已经开始行动了,若是先生不肯答应,还是早早离去吧,否则,一旦被我家头领知道,定然是没有活路的。”

    张荣兴大惊,这时候跑到哪里去啊,这乌漆麻黑的,路都看不清,几个城门外面早就有万华派的人盯着,这就是想跑也不行啊!

    你汤山倒是说得好听,让我赶快跑,你倒是拿个信物什么的出来,我出门的时候也好脱身啊!

    罢罢罢,现在不答应也是不行了,我算是上了你们的贼船了,只求老天保佑,看在我也是被逼无奈,让我多活几年。

    想到这里,张荣兴无奈的对汤山拱拱手,说道:“事已至此,那便依青竹了,只求青竹看在我们都是读书人的份上,以后多照看一二。”

    汤山听了,大喜,赶紧是拱手还礼,说道:“先生言重了,你我乃是圣人子弟,都是自己人,以后先生有什么事情,我汤山自当是义不容辞。”

    张荣兴见汤山说的真诚,心里多少好受一点,哎,谁又能想到他万华崛起的如此之快,现在这米脂又有谁能治的住他!

    这时,城门外面突然是喊杀声震天动地,七八百号人是将四个城门围得水泄不通,特别是南门,更是有三四百号人打着火把,在那里攻城。

    好在天色已晚,城门早就是关了,要不然,他们早就是攻进来了。

    这喊打喊杀声响彻云霄,县城里面的老百姓都是吓得关紧门窗,将桌椅板凳死死的堵住房门,这要是乱民攻进来还得了!

    到时那就是血流成河啊,这乱民杀起人来可不是好玩的,谁能落个好!

    这么大的动静谁还睡得着,县尊晏子宾也是被喊打喊杀声吵醒,吓了一大跳,赶紧是慌忙披上衣裳出了房门,只见那些做事的杂役下人都是吓得四处乱躲,也没人来顾及他这个县尊了。

    “东主,不好了,不好了,”

    只见张荣兴大叫着向晏子宾跑来,神情很是狼狈。

    晏子宾赶紧是快步迎了上去,问道:“先生,这是出了何事啊?外面怎么有如此多的叫喊声?”

    张荣兴急道:“东主有所不知,不知从哪里跑来了一股流贼,足有千人之多,他们十分强悍,便是贺人龙的大军都被他们给杀散了,不但如此,他们还冲进艾诏老爷的府邸,连艾老爷都被他们给杀了,现在他们又来攻打县城,这可如何是好啊!”

    晏子宾一听,吓得顿时是两脚打晃,差点站立不稳摔在地上,多亏张荣兴眼疾手快扶了一把。

    晏子宾止不住浑身颤抖,两排牙齿上下打架,咯咯作响,

    “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啊,先生,先生,你要想想办法啊!”晏子宾焦急的说道。

    张荣兴沉思一会,说道:“如今所有城门都是被流贼围住,卫所官兵又是远水救不了近渴,若是城门被破,后果不堪设想,为今之计,唯有组织城中青壮守城了。”

    “此言甚是,那就拜托先生了,救城如救火,先生快去办吧。”晏子宾立马说道。

    张荣兴又是说道:“东主乃是一县之尊,地方父母,此时还请东主登上城门,以壮士气,如此方可让青壮誓死守城!”

    “啊!”

    晏子宾一听,吓得大叫一声,又是说道:“这,,,这,,,你去就可以了,我这就不用去了吧!”

    张荣兴急的连连摇头,说道:“东主不去不行啊,如此场面,东主哪里能不现身!若是城门被破,我们都要死在流贼之手,时间紧急,东主不可再犹豫了!”

    晏子宾见没得办法,于是也横下一条心,说道:“好,既然如此,本官就去走一趟吧。”

    很快,晏子宾就是登上了南门城墙,只见城下是一片的人山人海啊,许多的流贼举着火把,鬼叫鬼叫的声音是震得人耳朵发麻。

    “兄弟们,杀进去就发财了!杀进去就吃喝不愁了!”

    “里面到处是金银财宝,谁抢到就归谁!”

    “杀啊,谁要是杀进去了,赏他十个女人。”,,,

    他们都是用黑墨涂了脸,手上都是拿着鱼叉,木棒什么的,在那里不停的叫喊,因为人多,虽然他们还没有攻城,可是气势很大,很吓人。

    看着这样的场面,晏子宾只觉得眼前一黑,竟然是晕了过去。

    身边的张荣兴一把扶住晏子宾,见这晏子宾如此不经吓,心里不由得是一阵鄙夷,不过想想要不是自己早就知晓了其中缘由,估计自己和他也差不多。

    见他晕倒,这哪里行,今天这些事主要还是为你准备的,缺了谁也不能缺你啊!

    于是张荣兴对身边的青壮大叫一声,“快去拿水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