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不敢苟同
    万华见老谭,发根,张细老,何火根他们都是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特别是老谭,他是自己极其信任的人,又是自己的左膀右臂,一向对自己的决定很是赞成,不知为何现在却是一幅颇为犹豫的神情,

    于是万华对老谭问道:“老谭,你可是有什么话讲?但说无妨。”

    老谭犹豫了一下,而后站起身来,对万华说道:“大当家,我们米脂离湖广何止千里之遥啊,一路的崇山峻岭,险关陡壁,这路上艰辛非常人可想象,而且我们可不是一个人啊,要去就得是拖家带口,这得是多大的一支队伍啊,还要带上一万余石粮食,我们没有这么多的板车啊!路上又不好走,估计许多路板车都过不去啊!”

    确实,老谭说的话确实是很严重的问题,既然万华要走,队员们自然是要带上的,这队员们的家人也是要跟着走的,要不然,队员们以后到了湖广也不安心。

    要是不带上家属,以后万一家属在米脂出了什么事情,难免要怪到万华头上来,要不是你万华要我走,我家人哪里会出事!我在的话至少能帮上忙嘛!

    再说他们本来也是最好要带上,毕竟万华的手下不可能全部是兵,要有人种地啊,要有人来养鸡养鸭什么的。

    这一算就不得了了,光林口村和何家村就有**百人,那些队员们的家属最少一千人以上,还有那些在各处各坊做事的人,他们不带走的话,许多事情又要从头再来,带走的话又是几百人!

    这么一算,估计那就快到三千人了!

    再算上那些钱粮铁料什么的,今年的皇粮刚刚收上来,既然要走,那这些粮食自然就一起带走,加上自己五千多亩地收的粮食,一共就有一万余石粮食,天啊天,这没有一千四五百辆木板车别想上路,要是再加上那些铁料什么的,更加是不敢算!

    万华沉思许久,说道:“人不嫌多,能带多少带多少,至于别的,先紧着粮食带,带不走的就不要了,只要我们到了湖广,手里有人有粮,还怕干不出一番事业来吗?”

    此时的发根在那里想了许久,最后还是鼓足勇气,站出来说道:“我们在米脂不是待的好好的嘛,就算要走,也不用到那么远的地方,这一路的颠沛,那么远,路又不好走,就怕年纪大的,身体弱的吃不消啊,这一路上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沉默了,万华也是不由得担心起来,这个问题确实是自己忽略了,这年头出远门可不是闹着玩的,多少高官显贵出远门死在路上,许多人到了地方突然来个水土不服,一下就去找阎王喝茶了,这种事情多的很。

    他们这么好的条件尚且如此,更不要说这几千号人乌怏怏的一起上路,还想不死人,怎么可能!

    大家都是有爹有娘的人,要是路上他们有个什么事,到时候真是要在心里内疚一辈子了!估价还要把万华给恨上!

    这时候就连国振,林虎他们都是不免犹豫起来了,他们的爹娘也是年纪不小,要是路上出个事,那真是不得了!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汤山慢慢的站起身来,对万华拱手说道:“敢问头领为何要离开米脂?”

    万华拱手还礼,而后整理了一下思路,这远走湖广可是大事,要是众人心不齐的话,根本是办不到的,所以一定要让大家明白远走湖广的必要,即使是有困难,也要想尽一切办法克服!

    万华深吸一口气,说道:“如今我们打败贺人龙,杀了艾诏,这已经是和朝廷决裂了,这已经和造反没有区别了,你们想想,以后朝廷会有源源不断的大军前来围剿,我们如何敌得过,便是我们再强,官军也会一滴滴的耗尽我们的鲜血,

    再者,如今年景一年不如一年,我们陕西更甚,老百姓都活不下去了,怎么办,只有造反一条路,我可以断定陕西很快就会大乱,到时候到处都是流贼横行,反王遍地,他们要壮大实力,就要不断的抢夺粮食和人口,到时候他们就会像官军一样源源不断的来我们这里找事,

    我们可以在官军与反王的共同打击下存活吗?不可能,所以我们只有远走!避开他们!”

    万华说到这里顿了顿,又是说道:“我为什么选中湖广,因为我们走的不远,不能避开他们的话,那和不走又有什么分别?别看湖广离我们那么远,可是只要我们到了那里,我们就可以避开即将到来的乱世,一心一意发展我们的实力,

    湖广四面环山,内有广茂平原,鱼米之乡天下闻名,只要我们在那里扎下根,厉兵株马,不消十年,我们就可以有问鼎天下的实力,到时候不管敌人是谁,我们都可以和他打一场,那时的我们将不用惧怕任何敌人,我们将会有一支足以横扫天下的精兵,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在历史上留下属于我们的名字!”

    说到这里,万华看着众人,又是说道:“这是对我们来说最好的出路,跳出陕甘,我们就是飞龙在天!”

    大家听了都是不由得在心里盘算,万华说陕西要大乱,天下要大乱,这个大家都是觉得很有可能,毕竟现在年景实在是太差,老百姓活不下去要造反,这也是人之常情,

    如果到湖广可以避开这样的乱世,一心一意发展实力,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可是想想这一路上可能会出现的许多事情,大家都是一时下不定决心,

    苦点累点都不怕,就是万一亲人支撑不住,死在了路上,这就真是太要人命了!

    汤山想了许久,突然眼睛里面充满着决绝之色,而后对万华严肃的说道:“头领所言,请恕学生不敢苟同!”

    这话一出,大家都是吃了一惊,没想到平时温文尔雅的汤山竟然会这般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