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你竟这般待我
    ,明末小平民!

    万华在边上想了许久,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多嘴吧,毕竟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偏偏又是这种破事,还是让李鸿基自己发泄一下吧。

    发泄一下,那他自己也好受一点,于是万华就是退后几步,转身去了外面。

    李鸿基那是越打越气,猛然就是站起身来,一下就是冲了出去。

    韩金儿见李鸿基出去了,这才是松了一口气,不禁在心里想道:好你个李鸿基,你敢打老娘,老娘不跟你过了,凭着老娘的相貌,到哪里找不到男人,我倒要看看最后是谁哭!

    很快,李鸿基就是去而复返,韩金儿一看,吓得“啊”的一声大叫。

    再看李鸿基,此时手里赫然拿着一把菜刀,一双眼睛通红的盯着韩金儿,一步步的走向韩金儿。

    韩金儿顿时吓得是魂飞魄散,面无人色,竟是一时忘了叫喊。

    李鸿基狠狠的说道:“想我李鸿基哪里对不住你,给你吃,给你穿,若是不想与我过,你大可说出来,大家也可好聚好散,走出去不至于没了脸面。”

    说到这里,李鸿基顿了顿,这时的他也是难过,心里犹如刀搅一般,

    而后,李鸿基又是说道:“可是你却这般待我,你叫我李鸿基以后如何做人,以后在乡亲们面前如何说话?

    悔不听爹爹当时劝告,娶妻娶贤,娶妻娶贤,我李鸿基本以为你会安分过活,也就不去理会你以前的事情,可是你却是恶习难改,又是做出这等丢人勾当,是可忍,孰不可忍,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痕!”

    说完,李鸿基便是跳上去,一刀砍在了韩金儿的脖子上。

    “啊!”

    韩金儿大叫一声,一股鲜血从她脖子里彪了出来,贱的李鸿基一脸都是。

    李鸿基恶狠狠的抹了一把脸,而后便是看也不看韩金儿一眼,又是朝着外面走去。

    万华在外面听到一声惨叫,看那架势,估计是出人命了,刚想要进去看看情况,却是见李鸿基一脸是血的走了出来。

    万华知道那女人定是被他杀了,罢罢罢,杀都杀了,也不在乎再多杀一个,于是万华见李鸿基走向那盖虎,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在后面远远的看着。

    高一功,马维兴,贺珍,贺锦,李过他们见李鸿基的模样,又是听到那一声惨叫,知道李鸿基已经是杀了韩金儿,也不吃惊,这年头,出这样的事情,那就是破了天的大事,依着李鸿基的脾气,哪里还有她的活路。

    那盖虎见李鸿基提着刀向自己一步步走来,顿时是吓得不知所措,赶紧是要爬起来跑掉,他也是顾不得疼痛了。

    盖虎才爬起来艰难的跑了两步,后面的李鸿基就是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看着李鸿基要喷火的眼神,盖虎只觉得犹如见了阎王一般,死亡的恐惧死死的压着他,让他喘不过气来!

    “李哥,李爷,,,放,,放我一命吧,我以后给你当牛做马,干什么都行,放,放我一次,,,”

    盖虎求饶道,他也知道自己被宽恕的机会那是根本没有,可是在走投无路之下,便是这没机会的求饶,那也是要紧紧抓住。

    李鸿基蹲下身子,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往后一拽,将菜刀架在盖虎喉咙上。

    李鸿基恶狠狠的说道:“你睡我婆娘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这一天,大好男儿,干什么不可以,非要做这烂鸟子的勾当,你要我放你,你要我如何放你!”

    李鸿基一双眼睛瞪着盖虎,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一般,眼睛里面尽是血丝,通红通红的,看的很是吓人。

    “呸。”

    李鸿基重重的吐了一口唾沫,吐在了盖虎的脸上,而后只见李鸿基扬起手里的菜刀,

    “啊,”

    李鸿基大吼一声,便是一刀照着盖虎的喉咙砍了下去,

    “噗呲”的一声,一股血柱就是喷了出来,射出老远。

    菜刀卡在骨头里,李鸿基猛的一拽,就是拔了出来,而后又是一刀砍了下去。

    此时的盖虎竟然还没死,眼皮子还在那里上下微微的眨着,不过意识已经是模糊不清,越来越微弱了。

    李鸿基砍完一刀又一刀,直到将盖虎的头彻底砍下来,这才是罢休。

    此时,高一功,马维兴他们都是站在一边默默的看着,没有人上前阻止,也没有人说话,他们有的只是对盖虎的愤恨,

    他们这些人和李鸿基亲如兄弟,现在李鸿基遇上这些事情,他们感同身受,只恨不能早一日将这盖虎杀死,以至于让李鸿基受辱!

    寨子里许多人都是听到了动静,探出头来查看情况,大家都是在不远处议论纷纷,见死的是盖虎,大家大概也是能猜出个大概。

    不久,李鸿基的父亲李守忠就是跑了过来,见到了这样的场面,一下没回过气,就是瘫倒在地。

    李鸿基和李过赶紧是过去将他搀扶了起来,李鸿基羞愧,不敢面对李守忠,低下了头,眼泪也是流了下来。

    李守忠年纪大,什么事情没有见过!看着儿子,心里是无比心痛。

    李守忠将李鸿基抱在怀里,摸着李鸿基的头,声音嘶哑的说道:“闯儿啊,你糊涂啊,你一条命,难道就要陪了他吗?”

    这话一说,大家才是想起一个关键的问题,那就是他盖虎是死在了外面,而她韩金儿却是死在了家里,所谓捉奸捉双,这就不符合了嘛!

    有些事情大家明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可是拿到官面上来说,那就是说不清楚啊,捉奸捉双,那就得是在床上把两个人捉个现形,哪怕是在荒郊野外也行,

    可是她们现在离得这么远,又是穿了衣服,你说她们私通,你看到了?你看到的时候为什么不捉?要等到他跑出来再捉?

    没看到,那你凭什么杀人!

    哎,现在闹到这个地步,你李鸿基也是有嘴说不清,就是这里的人都给你作证,可是谁也没有亲眼见过盖虎和韩金儿私通,没有见到他们两个人睡在了一起,这要大家怎么作证!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