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破军星
    神君听了,抚须微微一笑,而后说道:“你可知本神君为何要请你到得此处?”

    李守忠摇摇头,说道:“不知道,如果神仙要小民做什么事情,神仙尽管说,小民一定尽力。”

    那神君听了,神情露出和蔼之色,说道:“那蟒蛇乃经千年修炼,即将幻化之时,便是在那紧要关头,却是被几个无知野汉所扰,幸得你的恩德,方才躲过一难,如今他已然位列仙班,此蟒蛇,,,便是本神君。”

    说到此处,那神君飘然而下,来到李守忠面前,将李守忠扶了起来,而后深深的躬身行礼。

    李守忠想要侧身躲过神君的那一礼,却是动弹不得,只得是受了。

    神君行过礼后,又是说道:“知晓恩公祈求神灵,希望诞下麟儿,我便请托好友,终于是为恩公求得一子。”

    说着,那神君身边就是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穿黄色衣裳的小孩,那神君又是说道:“恩公,次子乃是破军星转世,他日定当横扫天下,所向无敌,然而破军星杀气太甚,所谓盛极必衰,终有一日,必将为他人所治,故破军星多下场凄惨,

    人之命运,七分天定,三分人为,还望恩公悉心教导,使其造福百姓,方可成就功德无量,切记,切记。”

    说完,那神君便是拉着小手,将那小孩交给那李守忠。

    李守忠握着小孩子的小手,只觉得无比亲切,心里很是欢喜,连忙是要多谢神君,可是回头一看,只见得眼前冒出许多白烟,将一切遮盖,自己也是被笼罩了进去。

    李守忠一下便是从梦中醒来,而后看了看身旁的婆娘,心里不禁是想道:难道我是想儿子想疯了。

    可是等到李守忠回到家里,婆娘便是怀了身孕,从此,李守忠便是将这梦深深的刻在心里,想着儿子以后可能会下场凄惨,所以李守忠对李鸿基倾注了无数心血,

    可是却每每不如意,让他去,成天是一个字看不进去,惹得先生不快,将他赶了出来,

    让他去跟地主家放羊,隔个几天,就是偷偷将羊杀了请兄弟打牙祭,一连是杀了三只,无奈,李守忠又是让他去跟人学打铁,还没几天,就是把师傅打了个半死,

    就这样晃晃悠悠的不知做了多少行当,终于是做了个驿卒的差事,总算是安稳了几年,李守忠也是觉得就这样挺好,谁想到又是黄了,哎,难道他终将要做那破军星,在战场上厮杀吗?

    想到那神君说的,破军星多无好下场,李守忠就是深深的担忧,哎,这命难道就是改不了吗!

    却说那李鸿基来到了二里铺的一处酒家,这是他常来的地方,以前没事的时候就会叫上那几个好兄弟来吃上一顿,那日子倒也是舒坦。

    刚走了进去,见自己的那些兄弟都是来了,李鸿基很是高兴,大笑着就是向他们那一桌走去,可是没走两步,却是感到一股无形的威势压着自己,这种感觉很是奇妙,以前从未有过。

    李鸿基不禁是左右四下看了看,却又是找不出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李鸿基摇摇头,难道是撞邪了!

    也不管那么多,李鸿基就是来到了李过他们桌前,这里坐的人都是李鸿基的好友和发他们是马维兴,高一功,贺珍,贺锦,还有从侄李双喜,当然,还有那李过,他们都是跟李鸿基从小玩到大的,关系很是要好。

    见李鸿基来了,他们都是站起来招呼,高一功首先说道“老弟你怎么才来,都等你半天了。”

    李鸿基拍拍高一功的肩膀,说道:“高老哥今天怎么没在牢里当差?”

    原来这高一功是米脂县衙牢房里做事的,以前李鸿基在县城学打铁,因为把师傅打个半死,去了一趟县衙,就这样认识了高一功,这高一功也算是他们这些兄弟里面混的最好的,别的都是今天吃了不知道明天在哪里的主。

    高一功笑道:“还好我这几日休息,要不然,就错过这一顿酒了,哈哈哈,,,”

    马维兴,贺珍,贺锦他们也是哈哈大笑,可算是能吃顿好的了,肚子都几天没进东西了,都快贴到后背去了。

    李鸿基对他们压压手,说道:“兄弟们都坐都坐,今天我请客,大家高兴高兴。”

    那贺珍笑道:“当然是李哥你请客了,我们哥几个可是就带着肚子来的。”

    “哈哈哈,,,”

    众人都是大笑,李鸿基点了许多的菜,亏得有点底子,要不然,这一桌子菜一般人可是舍不得吃!

    大家那是吃的昏天黑地,看他们样子,那真是饿死鬼投胎啊,特别是贺珍,贺锦两兄弟,那真是就带了肚子来的主,从开吃起,那就没停过筷子,

    大家是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老酒,大口大口的吃着饭菜,那真是无比的惬意啊!

    好半天的,酒菜下肚,那菜盘子也是干干净净,众人这才是打着饱嗝停了下来。

    这时,李鸿基见该谈正事了,于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哎。”

    高一功和李鸿基关系极是要好,见他叹气,不由得问道:“老弟为何叹气啊?可是有什么事,别的不敢说,找场子的事尽管说,哥们几个可是不怕打架,都是一句话的事。”

    “对对对,李哥尽管说,谁敢欺到李哥头上,我们兄弟几个可是不放过他!”

    “不错,别的本事没有,打架我们不怕事大。”

    大家都是热情,本来大家关系就好,现在这马尿一灌,天王老子都敢上去踹两脚。

    李鸿基神情落寞的说道:“那驿站管事的老头把我裁了,现在我也是没了吃饭的碗喽。”

    大家听了,都是一愣,而后都是脸上关切的看着李鸿基,大家本来就他和高一功混的还行,现在他也是没了饭碗,这怎能不让人可惜!

    高一功说道:“这事情也是怪不得那老头,听说是朝廷要动驿站,说是整顿,妈的,这朝廷就知道干些断人饭碗的屁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