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牵连甚广
    恋上你 630 ,明末小平民最新章节!

    崇祯看毛羽健说的真切,心里也是觉得以前似乎对驿站之事疏忽了,看来真是要到了整治一番的地步了,

    于是崇祯对文武百官说道:“毛爱卿所奏,众卿家以为如何?”

    各位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久,礼部侍郎钱谦益就是站了出来,对崇祯先是拱手施礼,

    而后说道:“回皇上,臣以为毛御史所奏,纯属一派胡言,真真乃是小儿家话语。”

    这话一出,毛羽健是气的差点跳了起来,你不赞成就不赞成喽,你说我这是小儿话语,这不是骂人嘛!要不是看你是士林领袖,我都要跟你干仗了!

    毛羽健按下心中怒火,对钱谦益拱手说道:“下官不才,愿闻钱大人高论!”

    钱谦益微微笑了笑,说道:“毛大人刚才也说了,驿站乃是递送使客,传递军情,转运军需物资的重要所在,如此重要的地方,牵扯之人何止千万,又怎是一句“裁撤”就能了事的!”

    钱谦益说完,许多官员都是纷纷点头呼应,

    “不错不错,我大明驿站遍布天下各处,每三十里地就有一处,一句“裁撤”就将他们赶回家去,岂不是儿戏嘛。”

    “就是,这驿站千年前便是有了,如此重要的机构一裁了之,真是无稽之谈。”

    钱谦益又是说道:“这驿站乃是传递消息的关键所在,一旦裁撤,这朝廷政令如何传送?那边关急报如何传送?这些都是事关我大明安危的大事,岂容得半点马虎!”

    毛羽健一时语塞,半响过后,毛羽健又是说道:“可是下官刚刚所言句句属实,这驿站已经是面目前非,这总是不容争辩的吧。”

    钱谦益又是笑了笑,说道:“当年太祖高皇帝建立这遍及天下的驿站,那是花费了多少心血,出了一点问题就要全部裁撤,那本官问毛大人一言,这民间还有许多的假银假铜,多少人还为此丢了性命,那是不是干脆就废除了事,让那银子铜钱不再作为钱币流通,这样岂不是没有这些事了!”

    这钱谦益果然不愧是士林领袖,一张嘴皮子那是上能翻天,下能捣地,真是好口才啊。

    这时,刘懋见毛羽健势单力薄,于是就站了出来,对毛羽健进行声援,只听他说道:“皇上,臣以为驿站裁撤之事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这驿站的贪腐不是一日两日了,那是百年来堆积下来的顽疾,若是不及早整治,

    只怕日后是积重难返,想要治也是治不了了,再且,若是裁撤驿站,每年可节省数以百万计的白银,如今国事维艰,处处都是要用银子,到时可将节省下来的银子用做他处,岂不是两全其美。”

    崇祯听了,顿时是眼前一亮,每年可节省百万两的银子!

    现在的崇祯可是快被银子逼得睡不着觉了,如果裁撤驿站就能节省如此多的花费,那何乐而不为呢!

    此时,那户部尚书毕自严见崇祯意动,也是坐不住了,这银子能省吗?要省,那也不是现在啊!

    于是毕自严站出来对崇祯说道:“皇上,毛大人所言确实是事实,如今驿站已经是糜烂不堪,朝廷每年用在驿站上的银子有近二百万两之巨,想想,确实是无辜浪费了许多,”

    毛羽健听了,顿时是大喜,这毕自严可是当朝户部尚书,又是有军功威信在的老臣,当年就是魏忠贤当道,那也是奈何不得,最后还是求了天启帝,这才是把毕自严气走,可想而知毕自严的能耐有多大!

    他现在为自己说话,那无疑是为自己加分不少,这又怎能不喜!

    可是毕自严又是马上话锋一转,说道:“但是这驿站非同儿戏,如今又是关外有鞑子作乱,地方上又是有许多逆贼啸聚,如此时期,又怎能将驿站裁撤!那岂不是自断耳目吗?”

    崇祯听了也是觉得有理,可是这说了半天,你这到底是赞成还是不赞成呢?你这朝廷重臣,你不能没个态度啊!

    毕自严没有让崇祯等太久,就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只听他说道:“臣以为这驿站之事还是等到剿灭了逆贼,关外局势尚可之时,在去慢慢的整顿吧,却不可操之过急啊!

    一旦稍有不慎,让那逆贼做大,让那鞑子得了空隙,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现在时机还未成熟,还望皇上明察。”

    钱谦益一听,既然反对现在裁撤驿站,那就是我这边的,于是钱谦益也是赶紧说道:“皇上,毕大人所言极是,现在国事繁杂,哪里可以裁撤驿站,还是等到剿灭了逆贼再商议此事不迟啊。”

    崇祯一时也是拿不定主意,这驿站确实是个大事,大明这么多的驿站,这要是裁撤了,这让他们如何过活!

    再说,这里面一听,就是牵扯到了许多人,这事情要是操之过急,确实是难办!

    可是想到如果裁撤了驿站,那每年近二百万两的银子就可以省下来贴补辽东,如此一来,岂不是轻松许多。

    此时,刘懋又是说道:“皇上,如今我大明驿站平日用于公务者十之二三,而用于私事者十之七八,如此浪费国库钱粮,怎能视而不见!驿站已是贪腐之气蔚然成风,还请皇上早日整顿,以解万民苦惑!”

    毛羽健也是赶紧说道:“刘大人所言句句为国为民,如今的驿站已经是国之蛀虫,犹如吸血之鬼魅,如何能放任不管,还请皇上明断!”

    钱谦益见他们如此,又见崇祯似乎有了意想,也是急了,赶紧说道:“皇上不可听信他们所言,驿站之事牵连甚广,若是没有万全之策,还是不能动啊!”

    其他许多官员也是纷纷表态,直言驿站之事事关重大,万万不可轻动。

    开玩笑,大家都是交游广阔,这天下哪里没有同年好友,一年不知要走动多少地方,这要是没了驿站的便利,不但白白损失进项不说,还要另掏腰包,这谁愿意!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