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乡绅人家
    李高有想到这里,不免佩服的对李昌荣说道:“还是叔父看的明白,侄儿差的远了。”

    李昌荣微微一笑,说道:“有些事情是说不明白,也听不明白的,非要自己经历了,那才会体会到,叔父我也是无数次的鬼门关前走过,才悟出了一些皮毛而已,以后的路还是要靠你自己走啊!”

    “侄儿明白,侄儿明白。”李高有说道。

    过了许久,马车到了一座宽大气派的府邸停下,府邸上面赫然写着“艾府”两个大字,不错,这就是县衙捕头赵显根的舅舅艾诏家,原来艾诏便是李昌荣的东家!

    这也是可以理解,艾诏作为读书人,一向是自持身份,商人地位低下,一贯就是被文人看不起,几千年下来,商人被他们骂的是没一个好东西,一身的铜臭,文人都是耻于与商人为伍!

    这艾诏当然也是要脸,自然也是做出一副清高的样子,视钱财如粪土,一向是不屑搭理那些商人。

    可是说是这样说,商人毕竟是赚钱啊!钱又是个好东西,金山银海的几人不爱!这些文人一边骂着商人,一边在心里面又是羡慕他们,怎么办呢!这可难不倒这些天之骄子,自己躲在幕后不就完了嘛,又不露面啰。

    所以你会看到但凡是大商人,他们身后都会站着有功名,有官身的人在给他们撑腰,要不然,再大的商人也是权贵眼里的一头肥猪,想什么时候杀,那就什么时候杀,一句话的事。

    李昌荣和李高有两人随着艾诏府里的下人进了府,很快,艾诏就是在自己的书房见了他们两人。

    这时的艾诏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脸色如常,不喜不怒的样子。

    “敢问东家让小的过来可是有事?”李昌荣轻声问道。

    艾诏这时微微睁开眼睛,看着李昌荣,而后说道:“管家验看账目,发现账目上有十余笔支出注的是礼金,这是怎么回事?礼金还不少,送出去了六十两之多,时间都是这两三个月,这是为何?”

    李昌荣说道:“回东主的话,这都是老鬼帮虎爷操办喜事,东主的当铺就在老鬼帮的地盘上,所以就跟着随了份子。”

    艾诏一听,不由得是怒气上头,什么时候他们这些流氓无赖敢刮地皮刮到自己身上来了!

    艾诏说道:“我艾诏的铺面还需随份子钱?他一个江湖痞子算得什么!还竟然无所顾忌的刮了十几次,真当我好欺不成!那痞子可是那个叫做万华的乡野莽夫?”

    一边的李高有已经是有些吓得喉咙发干,还好这里没他说话的分,李昌荣带他来也是见见世面,练练胆子而已。

    李昌荣脸色有些害怕的说道:“回东家话,正是那人,此人为人颇为难以捉摸,曾经一言不合便是杀了以前的老鬼帮大当家蔡爷,小的也是不敢得罪,所以就是跟着随礼了,还望东主莫怪,东主莫怪。”

    艾诏“哼”了一声,而后说道:“此事与你无关,一个乡野匹夫一时走运,竟是忘了自己的身份,真当我米脂无人!”

    说完,艾诏就是脸色一缓,又是问道:“这都是小事,还有那两次珠宝的账目,怎的都是同样货色,同样银子,还是一天之内收的,整整四千四百两银子,如此之多,是哪个卖与的,你可识得?”

    李昌荣从衣袖里掏出一块小方巾在额头上擦了擦,紧张的说道:“回东家话,这卖珠宝之人便是这虎爷,那日他将珠宝分两次卖与小的,小的见可获利不菲,便是收了下来。”

    艾诏一听,顿时是眉头一皱,问道:“那匹夫为何要分两次卖与,那日是何缘由?”

    李昌荣于是慢慢的将那日万华卖珠宝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当然,李昌荣将后来加两百两银子的事情不提,直接就是说看在珠宝品相尚好,又是极多,于是开价两千两百两银子。

    艾诏是越听越气愤,最后是猛地在桌案上一拍,只听“啪”的一声,再看艾诏,已经是气的没了往日的风度。

    艾诏怒道:“气煞我也,气煞我也,他一个不知匹夫竟然是这般诓骗于我,若是直接都拿出来,又岂会让他这匹夫卖得这般价钱,真是岂有此理!”

    艾诏气的是不停的在书房内来回渡步,骂道:“如此匹夫,我又怎能容他!现在又是听闻他包下了周围四五个村子的田亩,这是要挖我乡绅人家的命根子啊!若是他人有样学样,我等乡绅人家还活不活了!”

    这也是难怪艾诏发如此大的火气,大明的县衙,他人手只有这么多,每年到了征收皇粮的时候就显得不够用了,于是县衙都会委托各地的乡绅代为征收,这就给了乡绅人家上下其手的机会。

    老百姓又不懂什么,这皇粮交多少,怎样交,那都是乡绅们一张嘴,别看他们平时面目和蔼可亲,一幅忧国忧民的模样,一旦到了涉及他们利益的时候,那是不管那么多的,能用上的关系全用上,也不管代价多大,那是一定要把对方踩死的!

    现在万华就是干着这样的事情,虽然万华包下的田地不归艾诏代为征收,可是一旦别人有样学样,那就是大事了,那就是会触及自己的利益,所谓天下乡绅是一家,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艾诏是气的半天没消下火去,最后艾诏狠狠的说道:“我倒是要看那匹夫还能猖狂几时!待到皇粮征收之时,我便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一个乡野村夫,忘了自己的身份!”

    李昌荣在旁边是吓得半天不敢说话,李高有见叔父都是如此,更加是吓得脚打哆嗦,冷汗直流。

    最后,艾诏见李昌荣他们两人这般模样,也是懒得再跟他们废话,挥手说道:“好了,你们回去吧。”

    “是,东家。”李昌荣如蒙大赦,赶紧是弓着身子出去了。

    李高有也是紧跟在他身后出去,一步不敢多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