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天赐
    汤山的这一声喝问,犹如泰山崩裂一般,气势及其雄烈,惊得那妇人也是变色,一时不敢答话。

    汤山现在哪里会不知道那妇人要做什么!“食人”这个只在书中看到的词在汤山脑中闪过,虽然古时许多灾年,乱世之年,这“食人”的禽兽行径便会残忍的出现,汤山也是读过许多这方面的历史记载,每每读到这里,汤山就会在心里非议,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出现?

    这不可能的,人怎么可能会吃人呢!就算是饿急了,那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那还不如饿死的好!汤山对这些记载一直是心里存有怀疑的。

    然而今天这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汤山是彻底的震惊了,这个世上竟然真的有这样的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大丈夫尚且不吃嗟来之食,更何况是同类!这又怎么可能下得去嘴呢!汤山真是难以理解。

    汤山见妇人不说话,又是厉声喝道:“你这贱妇,这是哪里拐来的孩子,还不说出来,你可知道这孩子父母现在是怎样的心急如焚!是怎样的痛不欲生!”

    那妇人慢慢的说道:“这是我的孩子。”

    汤山惊得瞪大双眼,这真是天大的笑话,这世上哪里会有将自己孩子放进锅里煮的母亲!真当我好糊弄不成!

    汤山又是喝道:“你这贱妇还在胡说,当我是三岁小孩不成?”

    那妇人说道:“家里活不下去了,饿死也是死,丢弃也是会被别人吃,与其让别人吃,不如我自己吃。”

    汤山一个踉跄没站稳,跌落在地上,不可思议的看着这妇人,这还是人吗?这还是一个母亲吗?

    汤山看着怀里哇哇大哭的孩子,本能的摇动着身子,想让孩子好受一些,看着这孩子,汤山再也忍不住了,一下站了起来,冲到那妇人身前,“啪”的一声,重重的打在那妇人脸上,一个巴掌印深深地印在她脸上。

    汤山指着那妇人,手气的颤抖,喝道:“你这禽兽,你配做人吗?你配做母亲吗?你还不如死了的好,你活在这世上干什么?你活在这世上干什么?”

    这一个巴掌仿佛是将那妇人打醒了,她看着汤山怀里的孩子,眼睛里慢慢的充满着深情,女人天生的母爱仿佛是又回到了她身上,慢慢的,那妇人又是泪如雨下,慢慢的,眼睛又是变得迷离,空洞,人慢慢的也是呆傻。

    “我不配做母亲,我不配做母亲,,,”

    那妇人一遍遍的在嘴里喃喃的说着,还慢慢的来回度着步,其状很是可怜。

    汤山看的也是生了怜悯之心,可能她也是一时糊涂吧,试问天下又有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

    可是想起她要将自己孩子煮了吃,汤山又是怒火再起,这样的人怎么值得别人怜悯?汤山在心里不由得想着。

    突然,那妇人“啊”的一声,向着灶台撞去,汤山本能的上去阻拦,可是毕竟事出突然,加上怀里又抱着一个孩子,汤山还是晚了一步。

    那妇人顿时头破血流,倒在地上奄奄一息,艰难的举着手,想要再看看孩子。

    汤山立即将孩子送到那妇人怀里,此时汤山心里也是后悔不已,是自己刚才的话说的太重了,是自己将她骂死的啊!

    那妇人饱含深情的看着怀里的孩子,轻轻地抚摸着孩子的脸庞,最后又是满眼祈求的看着汤山。

    汤山见她显然是活不成了,于是郑重的说道:“你放心吧,我会替你把孩子抚养长大,我会告诉他,他的母亲是一个苦命的母亲,他的母亲也有许多的无奈,我会让他记着你的。”

    那妇人感恩的看着汤山,笑了笑,又是看着怀里的孩子,最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汤山抱着孩子慢慢的站起身来,没想到今天会遇上这样的事情,看着怀里的孩子,汤山的眼中都是爱怜,汤山轻轻地对孩子说道:“以后你就是我的孩子了,你要乖,知道吗?”

    仿佛是感受到了汤山的浓浓爱意,那孩子慢慢的停止了哭泣,最后更是对着汤山笑,汤山爱怜的将自己的头轻轻地碰了一下孩子的头,说道:“以后你就叫汤天赐,你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我会好好待你,教你读书识字,教你做人的道理。”

    汤山而后从包袱里拿出一些治疗跌打损伤的草药,给孩子敷了上去,又找来几块小木板,将孩子的双手固定,孩子疼的哇哇叫,汤山也是没办法,心里只是祈求上天保佑天赐,让他要好起来,不要落下残疾,不要影响孩子的一生。

    可怜这孩子这么小,就要经历这样的苦难,哎,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也不知道这话灵不灵验。

    最后汤山又是拿出一些吃的,慢慢的喂给孩子吃,许是饿坏了,这时孩子也是忘记了疼痛,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看汤山的眼神也是可爱多了。

    孩子吃饱后,汤山将孩子放在房间里,很快孩子就睡着了。

    汤山再去寻铲子,好让那妇人入土为安,可是找遍了草房的各个角落,也是没有找到,最后无奈,只好找来一块还算是能用的木板充当铲子,然后在草房外面挖了一个小坑,将那妇人埋葬了进去。

    一切做完后,汤山这才抱起孩子,又是给孩子套上自己的一件衣服,就是太大了,汤山也是没有办法,先将就穿吧,等以后再换。

    当汤山抱着孩子要离开草房的时候,汤山对着孩子说道:“天赐,再看看你的家吧,也许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孩子看着草房,欢快的笑着,丝毫没有离家的伤感,躺在汤山怀里不停的东张西望,不时还大笑几声,惹得汤山心情也是好多了,

    汤山心里一直对那妇人的死耿耿于怀,现在看着无忧无虑的天赐,汤山不由得也是舒服好多。

    就这样,汤山带着孩子又是上路了,他希望可以尽快的回到老家,这样就可以给孩子一个好的环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