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情面
    田三也是跟着大笑几声,说道:“对,过了明天,咱们哥两也是人上人了,也算是出人头地了,哈哈哈。”

    张武豪一摆手,说道:“好了,我先回去了。老弟也早点睡。”

    田三也是高兴,说道:“那我就不送了,老哥好走。”

    看着张武豪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田三这才是满意的让人将城门关上,并且是叫来了一个守卫,对他说道:“你去“绥德老头”客栈给我盯着,那波人有什么动静立马来告诉我。”

    “哎,”

    那守卫应了一声,就是向着“绥德老头”的地方去了,田三这才是放下了心,慢悠悠的去睡觉了。

    按下田三张武豪他们不表,且说那王康云和万华分开后,并没有回粮行,也没有回家,而是独自一人去车行寻那张老,没办法,不去说上一句,王康云是放不下心的!

    张老在车行店堂见了王康云,张老笑呵呵的说道:“王掌柜去而复返,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老头子吗?”

    王康云赶紧摆摆手,说道:“不敢不敢,张老说笑了,晚辈哪里敢交代张老事情,只是有件事情希望张老可以给晚辈一个薄面。”

    张老听他这样说,心里已经是猜到王康云要讲什么了,不过也是不点破,问道:“什么事?王掌柜尽可说来听听。”

    王康云略微想了一下,而后说道:“这位米脂来的虎爷,还请张老可以顺利的将粮食给他们运回去,不瞒张老说,这虎爷可不简单,与他做这买卖本非我愿,晚辈这两天也是鬼使神差一般,不知怎的这买卖就是做成了,还将他领着满县城的跑趟,

    现在想想,真是见了鬼,所以晚辈还是希望那虎爷可以高高兴兴的回去,免得日后与他伤了和气,所以这才来向张老讨个情面。”

    张老满脸慈祥的看着王康云,他那脸上挂着一贯的笑容,可是眼睛里却是透着一股子精光,半响过后,张老说道:“你放心吧,既然是你介绍来的,我又怎会不给你面子,令尊当年的帮衬我还是记在心里,这虎爷老头子我会把他顺利的送回米脂。”

    王康云起身,恭敬地向张老躬身行礼,说道:“谢张老,等到把他事了了,晚辈定然备下厚礼,不忘张老的恩情。”

    张老起身,将王康云扶起来,一脸慈爱的说道:“你这是做什么,令尊对我有大恩,你又是我看着长大的,何须与老头子这般见外。”

    王康云见张老说的真诚,也是放下了心,他就怕张老他们走到半路,然后找个时候将万华他们给害了,这种缺德事情,他们车行干的多了,甚至有时候就靠着这偏门过活,脚钱都是收的极低,就指望路上把雇主给害了,然后捞上一笔,

    这些个烂事王康云不是不知道,这还不是王康云最担心的,他最担心的是张老要是失了手,万华非得以为自己和张老串通了,到时候就是浑身长满了嘴巴也是说不清,

    你说把粮食卖给万华后本来就没他什么事了,可是也不知道怎么的,当时就想着这杀神高高兴兴的回去,生怕他是有一点不高兴,然后一刀把自己抹了,做买卖这么多年,这还是头一次这么提心吊胆!

    现在既然已经得到张老的保证,那这件事情就没事了,王康云一下就是神清气爽,人也是精神多了。

    张老见他这样,心里不禁想道:这孩子还是这般沉不住气,比起他老子真是差远了,也不知是为什么,他老子那么厉害,到他王康云这辈却是蔫吧了,再看他孙子那一辈,也是没个顶梁的,估计他们王家也要没落了。

    张老关心的问道:“你们这一房听说比往年要差了些,都快被三房赶上了,是吗?”

    王康云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有什么赶不赶上的,都是一家人,其实不瞒张老,对于我这种商人之家,能够保住家人平安,若是再能保住家业不那么快败了,这就已经是大幸了!”

    张老听后也是点点头,商人之家如果没有当官的在后面撑着,那就是别人眼里的一只羊,有的人想养肥了再杀,有的人等不了,直接就是杀了吃肉,赚得家业越大,盯着他们的狼就越多,哎,世道艰难,自古如此。

    两人又是聊了一会,因为张老还要调派人手,所以王康云也是很快就告辞了,张老看着王康云远去的背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而后叫来一个手下,说道:“去把吴掌柜,陈掌柜叫来,”

    那人领命而去,

    张老慢慢的坐回了椅子上,脑袋里不由得浮现出当时看见万华那一木板车银子的情景,那仿佛是要将太阳都要遮盖的银色光芒,看的人是热血沸腾,现在想想,心里还是不由自主激动万分,人仿佛是年轻了许多一般。

    很快,那个手下就是领着两个人来到了张老面前,那两人都是四十来岁的模样,个子还算是可以,身上都是一身的肌肉,脸上都是异常高兴的模样,眼睛里也是透着渴望。

    见到张老后,两人都是恭敬的抱拳行礼,口称“小子见过伯父。”

    这两人都是绥德县城的车行老大,他们的父亲以前都是跟着张老混饭吃,可以说是张老一手带出来的,感情那是相当好,后来他们父亲流露出想出去单干的想法,张老也不生气,并且是出人意料的给了他们起家的本钱,

    就这样,他们很快都是做出了名堂,成为了绥德有名的车行,不过比起张老来却是还要差些,因为张老对他们两人有大恩,所以他们都是唯张老马首是瞻,和出去单干前也没什么两样,

    现在十几年过去了,他们也是先后走了,一个病死,一个因为路上失手被扎了一刀,拼了老命才把那雇主干掉,不过自己也是因为失血过多,当天晚上就死了,估计也是做多了缺德事,所以现在都是他们儿子当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