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刁民
    晏子宾见张荣兴一脸犹豫的神情,像是欲言又止的样子,于是对他微微笑了笑,说道:“先生可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要是的话,但说无妨。”

    张荣兴拱手一礼,想了一会,还是说道:“学生有件事情不知当讲不当讲?”

    晏子宾大度的摆摆手,微笑着说道:“先生与我乃是良师益友,有什么话不可以讲!先生请说。”

    张荣兴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那匹夫送珠宝来的时候,拜托学生向东主带句话,说是想东主看在剿匪有功的份上,求东主赏他个官做,大小都可以。”

    晏子宾听后,不由得一愣,而后便是哑然失笑,将那珠宝放回木盒里,慢慢走到窗前,看着外面星空点点,说道:“先生,你看今天这月色不错啊,都说这几年年景不行,庄稼欠收,先生以为呢?”

    张荣兴走过来,也是看着星空,想了一会,说道:“东主可是担心今年赋税之事?”

    晏子宾欣慰的点点头,说道:“还是先生最知我心啊,白水王二杀官造反,这事情朝廷到现在也没有剿灭,我忧心啊,听说现在朝廷又是将江南的茶税转到陕西,不知道我们米脂要摊派多少,若是到时候米脂也出个王二,我可就是死路一条了。”

    说完,晏子宾叹了一口气,他真是不能理解朝廷怎么会把江南的茶税转到陕西,想那江南是何等富裕之地,如果他们都是交不上税银,那这天下还有何处能交!

    张荣兴也是担忧,陕西自古便是精兵猛将辈出之地,没转税就出了个王二,这要是再转个税,真不知道到时候什么样子。想到这里,张荣兴也是看着月空,脸上也是担忧之色。

    过了许久,张荣兴说道:“东主无须太过忧心,朝廷既然将转税之事定在陕西,就必然有防范陕西民变之策,想来到时定会调遣一支精兵来我陕西,应当无大碍。”

    晏子宾听后,不由得点点头,张荣兴说的确是有理,即便自己这样的小官都知道转税对陕西的危害,朝廷那么多重臣都是多年宦海沉浮,又岂有不知之理!

    想通这些,宴子宾向张荣兴拱手一礼,欣慰的说道:“先生所言大善,若非先生解惑,此事还不知要困扰我多久,先生真乃大才啊!”

    张荣兴听到夸奖,心里也是一阵得意,可惜自己时运不济,以致考场多次失利,这才迫于生计做了幕僚,否则,当年我如果高中,以我的才学,必是入阁之臣!

    心里虽然这样想,可是面上却是一幅谦虚的神情,说道:“当不得东主如此夸赞,不过是些微末之思而己,东主过奖了。”

    宴子宾心中忧虑一去,顿时心情大好,于是吩咐下人去准备夜宵点心,拉着张荣兴又是一阵亲切的交谈,气氛好不欢快。

    第一天早晨,轻风徐徐吹过,落在身上,让人倍感舒爽。

    此时,一辆马车正在县城通往各乡镇的路上行进。马车里坐着一个三十七八的男子,这人衣着体面,身材略显微胖,面容却是冷俊,这人便是米脂县衙的刑名师爷方孝严。

    很快,方孝严便到了这趟行程的目的地,正是万华的寨子。

    见寨门口还有看门的,马夫不禁好笑,一个狗窝还弄的有模有样,马夫想也不想,抽打着马匹,便是要直接进去。

    看守寨门的铁树和牛宝见这车辆竟然是一点停下的意思都没有,怎么着?想冲来,你当这是什么地方!

    “停下停下,哪来的,有没有规矩!”

    “快停下,再敢乱闯有你好看!”

    铁树牛宝二人都是历声喝道。

    驾车的马夫显然是没料到小小的乡下土寨敢拦自己,自己给县衙几位老爷驾车多年,这米脂地面上谁不给几分面子,你们这乡下土包子竟然敢喝骂老子,真是反了天了。

    铁树牛宝见马夫丝毫不理会的样子,顿时也是火了,操起手里的长枪就是顶在身前,倒要看看你停是不停!

    “吁。”

    马夫急急的拉住马,马被拉的高高一翘,险些都是要翻车了。

    “怎么回事?”

    马车里的方考严差点撞在木架上,不禁大声喝问道。

    马夫赶紧赔礼道:“老爷息怒老爷息怒,两个村夫无礼,小的要他好看。”

    说完,马夫转过脸来,对着铁树就是一鞭子,

    “啪”的一声,鞭子重重的打在铁树脸上,顿时就是一道血痕,着实吓人。

    打完铁树,马夫又是接着一鞭抽在牛宝脸上,又是“啪”的一声,牛宝也是被抽出一道血痕,脸上是火辣辣的疼。

    你个刁民,老子给县尊,各师爷,捕头们驾车多年,就靠着这活计养家糊口,惹得老爷不高兴,要是活计丢了,我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去,这刁民真是不打不行!

    两声响亮的皮鞭将周围人的视线都是吸收过来,都是向这奔来,哪里的混蛋,敢到这来撒野!

    铁树牛宝开始也是被打懵了,反应过来后,两人便是扔了长枪,将那马夫拉下来一阵拳打脚踢,嘴里还不停骂道:“敢打老子,老子打不死你!”

    “你佬佬的,敢抽我鞭子,我他嘛踢死你。”

    众人也是跟着你一拳我一脚,大家都是亲戚朋友,哪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住手,我是给县衙老爷们驾车的,快住手,你们要造反啊!”

    这时候谁会理他,可怜那马夫还没两下功夫就被打成猪头,身上也是伤痕累累,好不凄惨。

    方孝严听到动静,从马车里出来,见众人都在围打着马夫,马夫已经是被打个半死。

    方孝严大怒,喝道:“还不住手,我乃县衙刑名师爷,尔等可是要造反!”

    打狗也要看主人,这马夫被人打成这样,这让我方孝严的脸往哪放?今天他万华不给个交代,这事就算闹到县尊那里,也要给我个说法!

    众人听见方孝严历声喝问,再见他一身的体面打扮,还有他威严的样子,这才罢手,而后便是让人去通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